自殺的意欲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bennylin0724)

 

在看這篇文章之前,有一個問題想問著大家,
「如果有一日你是一位家長,眼見自己的孩子自殺,你的第一句會説什麼」?
我曾聽過一家長説:「咁我以後點算」,
真心我覺得很自私。

近日來,香港自殺頻生,有很多人充斥著大部分的言論,「死,真不值得」,「點解咁睇吾開」,「將來大把路要行,咁都忍唔到」,死,到底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死的背後,
充斥著多少的故事?負能量?失望?壓力?無力?絕路?我相信沒有人在短暫有自殺欲望,自殺是想法日積月累的。

人生路漫長,看似高低起落順境逆境,逆境自強是社會的一種風氣,電視廣告屢播不段,細心一一想,負能量的時候你又會接受人的鼓勵嗎?空談鼓勵對於弱者又是否聽得入耳?言語間,面臨失敗,挫敗,負能量的人,他們需要的,回望一諗,他們需要的又是否他人的閲歴見解,單純空談的鼓勵?

死。我相信需要很大的勇氣,
我更相信,自殺的欲望絕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長久的內痛。

我有一個朋友的例子。
他是一個熱愛自由的人,他曾面見朋友坐巴士被壓死的一幕,因而對壓迫,透不到氣的地方總充滿厭污,他曾有死的諗頭,但他愛死得自由。因此他有一個特別的僻好——「對密封的地方」,總不太願意進入,好多人也可能覺得好笑,特別在「該人總對搭巴士有一種抱怨的態度」,我曾問他,「他不想死於一個焗促而又沒有自由的空間內」,他喝望自己死在一個海闊的土地,骨灰散到四週。

可是身邊的人也認定他為異見份子,「怕搭巴士」絕是天大的笑話,長久以來,身邊的人也叫他克服,他的家人更感沒面,一方面又擔心仔兒是否有精神病,而他諗的是多大的壓力,他害怕家人的感受,又害怕多年的內心刺,他知道自己衝不開心境,

慶幸他曾向我説:「他還有很多事要做」。

但到底,他圈子的人,又有誰關心過他?
只有責備,他的世界誰人問?

我又有第二個例子,
是一名快升上中六的高中生,準備迎接DSE 的來臨,相信看過這篇文章的人,也感受到公開試的壓力。筆者實不相暪,我也考過了多次的公開試,也是失敗告終,從試前的準備功夫,試後放榜的心理壓力,放榜後一直怕被人看不起的心理陰影,充斥著每一位的兒童。

考試壓力大,固然的絕大因素,但被身邊人管輸重量的試後心理壓力,才是最大的壓力來源,家人一方面長期昐望子成龍,強迫學生溫習失去自由,一方面接二連三的溫習,活動班彷彿沒有了私人時間,同時一方面又擔心一但成績末如理想,卻又在愛對比風氣下,受盡罵戲,孩子又怎能有一個快樂童年?自己又看不起自己,

我這朋友常向我説:「真的想一下就跳了下去」,她不是害怕艱辛的考試,而是害怕試後成績過差,對不起家人,連累家人。她不是沒有努力,而是儘管多大的努力,也知道未可附入大學,她害怕家人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家人會因她而受到身邊的人嘲笑。

這兩個例子,例子二相信大數人也會明白,這是每一個人的必經階段,捱得過説不在什麼,日後還有很多荊棘路。一步一步視乎人嘅心態,但失敗充滿負能量的人,社會上的又何時有人關心過他們?關心的只在表面上他們將來是否過得好?是否人上人?現在每位學童內心,家長又有否盡責主動聆聽?

離題一問,
社會上的小數人,
就連弱勢人士,聽障,視障人士又有多少新聞加入手語,
根本小數者大部分也得不到愛,
人關心的圈子,只有大眾圍內包括自己。

對於自殺,我不敢説太多,或多或少也無筆墨感到寫出內心世界,但面對負能量的人,需要的也許是陪伴關心而不是偏面支持的鼓勵,人的路上總不是每人也相同的。

今時今日,了解是相同重要的。

但願香港會少這一類的情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