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吧,帶台電腦就能闖天下的「數位遊民」只是神話一場

REUTERS/Luke MacGregor

作者蕭瑟寡人, 個人臉書連結費德智庫 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當全世界的網路世代逐步走入科技創業和科技工作,「自由」與「彈性」成為年輕人嚮往的工作風格。由於遠端視訊、遠端團隊合作工具的成熟,「在家工作」和「異地合作」成了科技業的常態之一。

更甚者,慢慢有人將遠端工作與旅遊結合,成了所謂的「數位遊民」(Digital Nomad)文化。

在美國,有人聲稱自己一邊創業一邊周遊列國,如 這篇這篇 ,另亦有許多人強調在咖啡廳工作勝於擁有自己的辦公室,如 這篇這篇

這種彷彿將工作轉換成為娛樂的論述對於許多年少輕狂的科技業者有極大的吸引力,而此風潮有許多浮誇之處,值得我們深入檢討。

遠端工作 vs. 數位遊民

科技業許多人在家工作,是否代表在家工作的人都是數位遊民呢?其實不然,雖然科技工作者與數位遊民都在遠端工作,但是工具相同,心境卻不同。要討論差異,我們應先檢討經濟活動的理論與實務基礎。

任何經濟活動, 必有需求方與供給方。而管理、領導與業務,難以完全量性論之,有許多人際關係與情緒層面必須考慮 。因此,管理與領導階層多半必須當面與上司與下屬洽談,而業務人員則是需要面對面與客戶接觸,畢竟「見面三分情」。

從這觀點看來,遠端工作固然有其好處(如可以自由管理休息時間),但是卻也有其限制。

遠端工作的用意,說穿了就是在減輕工作者在辦公室中承受不必要的壓力(如久坐、硬性規劃工時等)。與其強迫員工每天必須多少時間坐在辦公桌前,公司可採用責任制,讓員工自由支配工作時間、自由決定工作環境。

但是, 前提是該員工能夠為公司持續創造價值,遠端工作的自由是建立於商業可行性上,而非純粹個人喜好

而數位遊民有些不同,多數數位遊民喜歡炫耀的「周遊列國」、「海邊工作」等,出發點卻是「自己舒適」而非事業的商業價值,與遠端工作不見得能混為一談。

數位遊民生活的真相

如今數位遊民(Digital Nomad)已成顯學,相信許多人跟筆者一樣都有些自詡為數位遊民的朋友。

這些數位遊民朋友的臉書、Instagram、微博貼文時常教人羨慕,若不是在長灘島沙灘上用筆電打卡、在尼泊爾的街道上自拍,不然就是在布拉格的餐廳吃飯。而大家平常都會帶著一台筆電,好似將辦公室搬到了任何有無線網路的地方。

然而,深入數位遊民的生活,會發現許多難以啟齒的難處。

首先,多數數位遊民若不是在創業,就是在遠端接案。而遠端接案的問題在於其在國際上 競爭激烈 、各國接案公司紛紛削價競爭,並不是長久之計。

而由於現在科技新創的成長曲線陡峭,常常從零加速到一百只要一兩年的時間,因此讓很多人以為停留在「零」隨時都有機會可以成為「一百」,也間接讓許多長期業務停滯、甚至完全沒有業務的「新創人士」以為長時間閉門造車也是「創業」的常態。

數位遊民創業家,多半都身陷此觀念泥沼而無法自拔。

筆者過去認識多位數位遊民創業家,都曾是 Techcrunch、Entrepreneur 等知名科技傳媒的特約作家,也曾擔任 Startup Digest、Startup Weekend 等交流組織的地地區性籌畫人。熟悉科技遊民圈子的朋友,甚至可能已在北美、歐洲、拉丁美洲、非洲、東南亞等地碰過這些話語領袖。

這些遊民創業家一年出國旅遊不下十幾次,也在各地大力鼓吹「遊民創業」文化,並自稱自己已身體力行。

事實上,這些遊民創業家的「創業事蹟」皆言過其實。大部分人只是設立一網站、發表一支 App、籌辦幾場活動,就自稱自己是「創業家」。其不但沒有成功的行銷或業務經驗,甚至連籌資、管理的經驗都沒有。

不難理解,由於自己創辦的公司一直都是名不見經傳的獨腳戲,沒有團隊、沒有投資人,甚至連客戶都沒有,當然是可以高興說去旅行就就去旅行。

因此,數位遊民的生計,最後還是得仰賴接案打工為主。

而許多數位遊民最不願意提起的事實,就是許多來自於小康家庭。如筆者認識的許多數位遊民領袖,皆畢業自學費在百萬台幣之譜的私立歐美知名大學,其實「數位遊民」的本質只具有話題性,真正自給自足的人是在少之又少。

▲每天遊山玩水還想要有商業上的競爭力?你在說夢話。Photo Credit:Steven Zwerink

誰得利?

當科技傳媒開始鼓吹 「工作自由」為 21 世紀的科技業新常態 ,這種看似每天都在度假的生活方式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靠接案為生的人任何地方都可以當辦公室,乍看之下很令人羨慕。

用自由業的方式從事科技工作,其實工作環境並不理想。除了先前提到的國際性削價競爭以外,靠接案維生的科技業者亦沒有勞保與健保福利。以美國為例,將近七成的美國人是透過雇主取得健康保險,每個月個人負擔都在兩百元美金以下,家庭成員也可納保。反觀自由業者,必須透過各州的 健保市集 去購買保險,個人負擔單價比一般員工高出許多(時常都在 300 美金以上)。

而從現實面來看,科技業的自由工作者幾乎都是短期派遣工,不但工作量較不穩定,當公司財務吃緊時,第一被資遣的通常都是自由工作者。故此,自由工作者通常升遷空間受限。

而這種情況下最高興的是誰?以為是「好自由」的接案人士和數位遊民嗎?

當然不是,是他們的雇主。雇用這些自由業工作者,雇主不用負擔勞保、健保,還可以隨時解雇而無須負擔任何資遣費。若越來越多人自以為在「享受自由」而願意用自由業的方式為公司工作,結果就是自由業者因供過於求而薪資成長停滯(甚至薪資下降)。

因此,當一人因為追求自由的遐想時,常常沒考慮到的是自己必須放棄的是未來升遷的機會和工作福利,而且是在一個行情越來越差的 IT 接案產業中打滾。

商業的現實就是你必須追求「需求」,而且你必須為了滿足這些「需求」而付出時間和精力。這代表業務還是得與客戶見面談生意、工程師仍然必須和主管溝通、團隊之間仍需要互動培養感情,就連遠端開會都還要顧及對方時間(和時差)問題。

要每天遊山玩水還想要有商業上的競爭力,別醉生夢死了。

延伸閱讀:

這篇文章 醒醒吧,帶台電腦就能闖天下的「數位遊民」只是神話一場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