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 – 彼此也仆街、相煎何太急?

記得李光耀的《暴瘋語》,劉青雲扮的殺妻精神病患者范國生講過:「會否出現全世界都有精神病,我們反而最正常?」都係講精神病,那套電影卻只圍繞劉青雲黃曉明,勉強再加個鮑起靜三人。最尾那條問題,都係沒交代答案出來。

反而黃進的《一念無明》 (Mad World) 則嘗試去答這條問題。

余文樂飾的阿東,叫係有躁鬱症病患者,電影一開頭即給他這樣的標籤,這設定似係參照一個故事或笑話:一個教授,把一隻「聰明老鼠」和一隻「死蠢老鼠」分別放進內容一樣的迷宮裡,叫學生視察那隻最快離開迷宮。結果兩隻老鼠都相若時間離開,學生疑惑地問教授:「唔係『聰明老鼠』係聰明D咩?點解『聰明』o個隻唔係更快走出來既?」教授答:「挑!我只係幫呢兩隻野改名做『聰明』同『死蠢』咋嘛,我幾時有話過隻『聰明老鼠』真係醒D?」

其實若不是阿東弒母,沒啥人會當他是一回事,因為圍繞著阿東的社會,或真唔知甚麼叫正常還是不正常:把針插進自己兒子頭部叫他專心讀書的雙程證母親、靠雙手搵唔到食,錢搵錢才實際的觀念、婚禮主角致辭,卻無視各自閒話家常,反而阿東出來搶咪才注視的眾來賓、阿東或好友跳樓或因被Jenny指為有病,失控狂吃朱古力痛哭,人們卻當見到珍禽異獸圍觀擺上網,沒人去慰問一句…….要計較還真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你或說這些不叫不正常,極其量只叫社會冷漠而已。如果真係冷漠疏離,其實對阿東還好,最起碼大海阿東不用被迫走。很多所謂的關心,都係虛偽:Jenny帶阿東返教會,分享時不斷訴說阿東怎樣有病,她那句:「我真係好憎你!」大概才是真意、大海到精神病患者家屬眾會,一家屬自說因害怕其丈夫會對其子女下手,於是謊稱其夫企圖自殺硬把他送回精神病院。既然關心,就係接連想去幫你解決問題,現實卻係你忙你累你甚麼那麼根本解決不著我的問題,於是就把我標籤排擠在一邊,坦誠地答,這就叫欺凌。

電影裡有句俗語很常講,叫仆街。金燕玲的病母常罵面前的阿東做仆街,大海在家屬眾會自責自己係仆街,還說做個仆街不容易。其實論誰才是仆街,最後圍威喂迫大海阿東等離開的同一屋簷下才最仆街。大海反窒大家:「你話阿東有病?你都有病啦。」若大家都身處在個不正常的社會,還真相煎何太急。最後大海阿東自行留落在沒人的城門水塘,清閒地岸郊野。也在諷:既然你地唔想理,也就吾賞鯉好了,何必為我這個也唔想理理你的而自找煩惱?

遺憾結尾那句字幕,黃進卻又在自找塵垢。

原文刊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