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的理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itee Smith)

 

你以為一切會轟轟烈烈的完結。

你偷看到他的短訊,是他那個新入職的女同事,臉上稚氣未脫,可是勾引男人的功夫卻是相當到家。他們一直在公司暗送秋波,她總借故和他一起下班,然後天南地北說着沒完沒了的瑣事。她會因為一個爛笑話而笑得花枝亂顫,會因為一件小事而投以崇拜敬佩的眼神。男人都喜歡這種被仰望的虛榮感,於是他也開始主動送她回家、開始偷偷互傳短訊、開始送她各樣的小禮物,只為聽聽那笑聲和讚美。

其實那時你已經隱約感到他的冷淡,他再也不稱讚你精心的打扮和營造的驚喜,可是你卻安慰自己:「可能是他工作太忙,沒有心情而已。」現在你才知道,再多的付出總比不上床邊的甜言。

酒精助燃,那次公司聚會後他送那女孩回家回家,可是她卻借醉整個撲入他的懷裏,睜起那對無辜的大眼睛說:「可以留下來陪我嗎?」

她慢慢解開出門前你為他繫上的領帶,她有着美好結實的胴體、她有着青春活力去迎合他的各種要求。自此他們就相當頻繁地一起睡覺,有時連午飯的一小時也不放過,前後腳到公司附近的酒店作那短暫的狂歡。

有一次她穿着透視睡衣,含羞答答地拿着支白色洋燭和皮鞭,然後低聲說着:「我今晚想給你一個驚喜。」他就像頭野獸般撲到她身上,似是要把她的靈魂也噬得一根不剩。

那夜你發現了這一切,你憤怒你叫罵你哭喊,你抓着他肩膀追問原因,把伸手可及的東西都掉爛,除了你們的合照,你拿着相架,整個人像個洩氣的氣球般癱坐在地,不停地碎念着為甚麼為甚麼,像是問他又像問着自己。

只是這一切在個變了心的男人眼中,看到的只有煩厭和不耐煩。最終他還是走了,不顧一切的跟那個女人走了。只是還不夠三個月,那女人就認識了暗暗地勾搭了一個比他更厲害、更有錢的男人,走了。如果一段愛情是以崇拜開始,也必然於崇拜告終。

那女人就這樣成為了他生命中的一個小插曲,只是就因為這段突兀的音符,你們就曲終人散。一餉貪歡只換來終生抱憾。

 

你多麼希望你們的關係是這樣完結的,可惜上面所說的並沒有一件是真的。你們感情穩定,沒有第三者,也籌謀了美好的將來,打算在拍拖的第六年就結婚。在別人眼中,你們是模範情侶,沒有人想過你們會分開,就連你自己也難以在這段感情找出甚麼缺失和遺憾。你總以為你們這一生就會這樣朝着既定的幸福路程一起走下去。

只是有一天,你感到你們之間有種難以言喻的東西,有如池水被拔走水塞般急劇流走,就好像你們之間突然失去了某種聯繫。那不是用刀硬生生切割的感覺,更像是風箏不明就裏地斷線飛走,最初你還能依稀看到它的形狀,只是它越飛越遠,最後只剩下湛藍的天空。

那天你提分手,他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好像很早就預示了這一日的來臨,你覺得他反而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就像把甚麼重擔放下一樣。現在雖然各有伴侶,只是你們偶爾還會約出來食飯聊聊近況,有次不知為甚麼就說到當初為何分手。

「我那時也覺得是解脫阿,只是我到現在也解釋不到自己為甚麼會有這種感覺。我女朋友問到我們為甚麼會分手,我還不知如何回答她。」他笑說。

「生命中有很多東西都是無疾而終的阿。」

「可是總得有個理由吧?」

「如果愛一個人並不需要理由,那麼不愛一個人又為甚麼需要理由呢?」

他笑了笑,沒有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