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峰狂spin 打壓橫洲村民發言權

尋晚(31/1)朗屏村惠州公立小學發生左一場叫做「元朗橫洲第一期公營房屋發展計劃與居民及有興趣人士會面」,我仲以為係諮詢會,原來係會面黎咋,係政府開始搞橫洲呢個公屋計劃多年後,第一次見將要被迫遷嘅村民呀!咁政府就好「隆重其事」啦,請左好多保安呀,警察呀,各大傳媒都來全程影住,仲有著名嘅主持人謝志峰主持會面添。

政府單方面決定會議流程,與會人士要登記、拎籌、抽籤發言。每人兩分鐘,官員可等五人發言後先回答,呀謝生一來就叫大家記得攞籤抽,放落工作人員個抽獎箱到呀!(官員要聽巿民意見天公地道,我抽到機會發表意見仲要當係中左獎呀?)村民一開始要求取消呢個安排,因為大家苦等左多年先等到見官機會,兩分鐘發言點講得晒想講嘅說話?再加上也怕政府抽籤做手腳,扼殺村民發言機會呀!謝志峰最初一直唔肯,直到有立法會議員到場,梁耀忠向謝志峰提出相同要求,取消抽籤,想發言的輪流發言,不限時發言,官員即問即答,謝志峰又即刻應承喎,仲唔係當無權無勢嘅村民無到?

好喇,到個會真係進行期間,佢都一直不停衝出黎幫官員擋駕。大家都知香港政府官員有個最強技能,就係錄音播帶功能,無論你問咩,佢都會答番你佢背左嗰幾行答案,尋晚嗰幾個仲成日強調自己只係技術官員黎嘅添!(技術官員唔駛用腦唔駛溝通?你派個唔識溝通嘅官黎同村民見面?)咁有與會者就問,好喇,你技術官員,咁你可否技術上答我,是否可以做到俾村民不遷不拆?(大意)啲官都未答,呀謝志峰就話:「啲官係答唔到啲咁高層次嘅問題嘅。」台下的我們:「哇!!!」你會唔會離譜左少少呀?

會面其間官員經常答非所問甚至講大話,令台下村民嘩然,某一次台下村民鼓噪,謝志峰話:「啲官坐喺度好辛苦架!」。我地真係忍唔住屌出黎,喂你收錢做嘢架,你估你做義工服務緊我地呀?而家封建年代呀有官見我地要跪低謝主隆恩呀?

中間真係有太多令人憤怒嘅發言,不能盡錄(或者大家記得再補充),更令我地一度大叫口號:「謝志峰!收聲!謝志峰!收聲!」唔知佢是否老羞成怒,竟然喺度大叫「我係有權咁做架!」喂你好似係請番黎嘅主持人喎?你係政府官員咩?你邊個部門呀?

最後與會者要求在坐的地政、房署等官員應承村民,一日運房局局長張炳良不落黎見村民,地政就不可以入村開工(哇會上有村民話有片為證,地政人員話自己係記者、親戚、仲要爆人門鎖入人屋企唔知做乜架!)。地政官員多次話:總之無指示嘅我地就唔會停止收地工作。一直唔肯應承村民要求,咁村民就要求佢即時打電話俾張炳良局長,快快脆脆講清楚啦。喺呢個時候,謝志峰話:「你地唔係咁做嘢架,打電話邊得架,你地應該同阿忠(梁耀忠)番去寫封信俾局方。」喂阿哥,其實你到底係邊位呀?仲要你教我地點做?村民信都唔知遞過幾多封啦!林鄭都有接過添呀!之後場面一直僵持不下,佢竟然話:「我係唔會俾啲官打俾局長」,重覆左兩三次。

喂,原來你先係新任特首呀?我真係唔知呀!

就算無左呢個主持,個會本來就係極荒謬,財委會都撥左款通過橫洲計劃,你啲官先第一次去開會同村民見面喎?啲官仲面不紅耳不赤話呢個係「行之有效」嘅系統喎。朱凱迪同姚松炎兩位議員提出有個新嘅替代方案,可以不拆遷橫洲,又可起雙倍公屋,希望政府能坐低傾下可能性,房署個官一開口就話我地已經研究左,你個計劃係唔得嘅!(你咁快就研究左?你開會傾下都唔肯?)官又話有開過21次會見過反對人士,但馬上被人撐穿嗰啲諮詢係針對一個道路工程,唔係橫洲起公屋呢件事喎!明明之後仲有刊憲期,個地政仲話其實啲程序已經做好晒,無得反對喎?咁啲村民到底喺幾時,邊度被諮詢過呢?就係尋晚嗰個會囉。就係咁赤裸。

仲要請個謝志峰番黎幫官擋駕捱刀,轉移視線,兩個半鐘會,講得最多嘢嗰個就係謝志峰,佢係邊位呀?其實由個會一開始佢講嘅嘢就明白了,佢話:「明白受呢啲發展項目影響嘅村民,難免會係有啲焦躁嘅」(大意),其實佢一開始就唔當村民嘅訴求係訴求,你地都係情緒大啲嘅維園觀眾啫。到最後咪就係見勢色唔對路,仲幫啲官員搵路走囉。他這個人的存在正正反映政府搞這場會不過是開show,找個謝志峰來開個城巿論壇各打個五十大板,製造假開明表象,實則更強力地收窄巿民發言權。

呢啲錢咁好搵,睇怕大家以後去政府啲會有排要對住謝志峰,做唔到啲咩都要寫低幾隻字洩憤。

#橫洲黑幕
#官商鄉黑
#不遷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