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醜態——評論家思想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eroen Bennink)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群生物,最愛躲在黑暗處,肆無忌憚地評論著,傳播著你的生活。這些生物,靠著吸收別人的傳言,緋聞,故事作為食物,再將他們慢慢用胃酸消化,變成完全不一樣的形態后,分泌出腐蝕性的黑色液體。他們,會將這些硫酸般的液體從鋒利的爪牙之中噴出,那些液體,不會讓人血流成河,但是卻會沾染你的心臟,造成不同程度的傷害。這種靠著評論別人的故事為樂,傳播別人的故事生存的生物,我們姑且稱他們為「評論家們」。

它們,在不同的生境生存著。其中一種,懼怕光亮的地方,只好躲在網絡後面,將身份隱藏,才能勇敢地大鳴大放。他們靠著散佈別人的故事為樂,最喜歡將別人的不堪,受傷的臉龐,裸露的身影,一一公諸于天下。他們把自己幻想成偵探,靠著高超的技術把別人的隱私榨乾。早前的北京動物園老虎食人事件,就被這群隱居鍵盤後的生物炒得沸沸揚揚。小三門,吵架門,各種各樣沒有根據的傳聞,被人們當做了茶余飯後的新聞,但卻是當事人難以撫平的傷痕。受害者受傷后裸露的照片,變成別人評論,傳播的趣聞。那些隱居的生物,靠著沒有智慧判斷真偽的網友,將這些不實的傳聞,如毒氣擴散至整個人間。

它們除了是個出色的搬運工,還是個精通于添油加醋的高級廚師。大自然里弱肉強食,壓力大如山,他們無法在現實的社會里憤慨的心情寫在臉上,只好把把這些內心的不滿,無奈,失望,憤怒,一一積累,聚腋成裘。然後將毒液靠著網絡散播人間。他們將鍵盤敲擊的砰砰作響,像是嗩吶般將心中無法表達的悲鳴吟唱。他們把留言板變成不見血的鬥獸場,把自己當做電影情節里的救世英雄般幻想。他們的牙齒能把皮膚撕裂,他們的毒液能將內心腐蝕。評論家們不知道河水積累成海洋的道理,從不覺自己的一點點毒液能夠聚沙成塔,變得多麼浩浩蕩蕩。也不知道自己的利刃多麼地鋒利,把別人的皮肉削凈,只剩下瑟瑟發抖的靈魂。
那些苦苦掙扎的肉體,他們虛微的解釋被當做粉飾,他們真心的道歉,似乎也得不到垂憐。生命,被這群生物肆無忌憚地凌虐。

被這些生物凌虐致死並不是假新聞,數據顯示,2016年網絡欺凌受害人比率為72.9%,凌欺者比率為68%,2015年,台灣女星楊又穎因受網絡霸凌和其他因素影響,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這些生物,沒有致人死地的心,卻結下了讓人無法呼吸的果。那些能灼傷眼球的冷言冷語,讓人看到火焰熾熱般的嘲諷表情,這些,才是殺死了人的攻擊性武器。到底,這些生物為何能源源不斷地繁衍生息,其實還有背後的勢力支撐。他們不是躲在鍵盤後的虛弱靈魂。相反,他們掛著職業的旗號,正大光明地在這個世界生存。這一類的生物,他們手腳靈活,視覺極為敏銳。靠著自帶攝像功能的雙眼,可以潛入他人家中,將室內環境,日常的一舉一動,愛人間親密的動作,都記錄地清晰可見。他們靈巧的雙手,編織出名為新聞報道的外衣,用報紙銷量和文章點擊率為自己的不法行為遮醜。同時,光明正大的它們和黑暗里的生物相扶相依,互利共生。某些無良的媒體,靠著這些新聞,為他們帶來源源不斷的金錢支撐。

面對他們,或許除了法律著個保護傘,我們也可以換了角度想一想。它們其實非常害怕太陽光,喜歡將別人放在太陽下暴曬,自己卻只敢躲在電腦旁。它們擔心自己的樣子曝光,大概是因為它們也害怕會被同類獵食的眼光。只敢在留言板上扮演英雄的角色,大概在現實生活里是個只敢對權貴點頭,對利益低頭的可憐蟲。網絡上的敢怒敢言,救世英雄,是他們對自己的幻想,這種幻想,終究只能是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