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來來尋夢

 

小時候有段時間,爸爸受一位好朋友影響,很喜歡聽台語歌,所以我也略懂一二。

大家知道有時有些小巴司機的品味也是獨特的,我曾經聽過有司機播的歌,是我完全不懂的語言,當然,是小弟孤陋寡聞、學識淺薄,遠不及小巴司機。近來坐車上班,我經常遇上同一個司機,他很喜歡聽這首「舞女」。我知道他很喜歡這首歌,因為我試過由上車到下車(大概五至十分鐘的路程),一直也是聽著這首歌,男版和女版。然後我心整天都在哼這首歌……

如果你懂得這首歌,你會知道它的內容是個傷感的故事,一個身不由己的舞女,招呼客人時在暗暗流淚,仍得假裝笑嘻嘻,不管客人是什麼人,儘管只當作是夢一場。

我以為,台灣歌者陳小雲唱得最入心入肺,每一個字都好像唱出一個夜場舞女的心情,感同身受、親歷其境。當然,叫一個男人去唱「舞女」,X,玩咩?

而這首歌曾被改編成國語「有誰能夠瞭解,做舞女的悲哀,暗流著眼淚,也要對人笑嘻嘻。來來來來跳舞,腳步開始搖動,就不管他人是誰,人生是一場夢。」這國語版聽起來讓人失落,點解?它沒有原裝台語版的那種妖艷濃郁,加上陳小雲的歌聲,溫婉而無奈,那是屬於女性的一種軟綿綿的感覺。「暗暗流著目屎,也是格甲笑咳咳」,通俗得令不懂的人覺得難以入目,可是當你了解它是獨特的方言後,這比「暗流著眼淚,也要對人笑嘻嘻」來得順耳動聽。

小巴司機每每聽到這一句時,跟隨著歌聲吹口哨,口哨的每一粒音,都帶著歌聲的來自喉嚨的震動,以致那天我聽得幾乎忘了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