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受害者——給文憑試學生的信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rvin Lee)

 

過去寫這信的時候,都可用木棉盛放來引題,但今年恐怕難以做到。活在天覆地載之中,以為世界最幻變不定的不過是人心。卻沒想到甚麼都會變,在這亂象紛呈的城市裏,既然法理人情都可被顛覆,那自然失了規律,不也是很寫實的諷刺嗎?如果四月還有秋意是荒唐,那萬萬千千的少年給推向制度的深淵,年復一年,不是更為荒謬嗎?

我們都是受害者——雖然我比你老上十年,但在這教育制度下,我們都是受害者。由小學開始,我們就被訓練成考試機器,為的是獲取佳績名列前矛,而名列後矛的那些,就會給家長老師狂插,到下次他們用功了,又有新人包尾,然後又有人被插,再有人發奮,後有新新人包尾……尼采的「永劫回歸」也不過如此吧?教育制度關心的從來只是成績,而成績是大學的入場券,不過每年只有五分一考生能跨過大學門檻——那就是說另外的五分四人,十二年的中小學教育,都在為另一群「精英」作嫁衣裳。進不了大學,一生中美好的年華就給白白浪費了。這樣公平嗎?

如果你以為︰「那我好好努力,成為少數的精英,不就可以了嗎?」——那你又錯了。「大學畢業生人工偏低」這個接近真埋的說法,相信不用再去論證。事實就是如此,除非入了神科,一畢業人工跑贏大市,或是入了心儀學系,感受到追求知識的樂趣,否則幾年大學教育,又是一場空虛。到畢業時,除了手上的沙紙,再也帶不走甚麼。

這是教育制度最失敗之處。在最應該培養興趣和發掘潛能的時候,我們就只能死啃課本。香港人說葉鴻輝是英雄,卻不希望孩子踢波;讚曹星如是拳王,更不希望孩子打拳︰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國的世界更精彩,但可憐可悲可恨——我們活在香港。「考好幼稚園才能考上好小學,考上好小學才能考上好中學,考上好中學才能考上好大學,考上好大學才能賺錢,賺了錢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年輕人嘈嘈閉,就因他們賺不到錢。」他們如是說。但如果賺錢可以解決問題,那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應該甚麼問題都解決了吧?

前天看了篇文章,勸人不要讀博士,說讀博士的成本效益太低,難入更難出,是攞苦嚟辛。其實不只博士,讀第一個學位,也應好好考慮吧?當然在這拼搏時候,這番話實在掃興。最後如果你能考上大學,我固然為你欣慰——但也僅此而已。如果你考不上,我卻不會難過。先漂浮漂浮,在巨浪裏翻滾,在波濤裏找到興趣與所長,到時再滿懷目標走入大學,得益甚至會比那些十八九歲糊裡糊塗進去的毛頭大上許多呢。

人生不是賽跑,考試失敗了,我不會講些「今次唔得,下次努力」的說話。塞翁失馬,考試失敗難度不是一次契機去探索世界嗎?

日長夕短,就此擱筆。匆匆。

祝考試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