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神級公關——團隊贏聲譽,老細輸選舉?

 

做人無公關當然死得人多,但有時候也不是公關可以大於一切。比方說,特首選舉。

一直以來,我們這一行的人都很少看政治,無他的,他們覺得不知道也不會死。但自從Lancome 事件之後,大家都明白,找藝人也好,代言人也好,很多時候都不應該也不需要找自己麻煩。反正什麼抽水什麼的,記一兩天好不好?對很多人而言,很快就會忘記。但如果因為一件事件,令自己的客戶蒙受損失,公關的招式再好,也不過是花招。

所以最近,隨緣就覺得特首選舉過後,很多「評論公關」的前公關行家,都炒車了。他們一直都以為薯片有機會贏,就分析薯片的公關如何神級云云。首先,這種跟風說項的文章,呃一下點擊率倒是可以,在我們行內人之間,都笑到口大。首先,當你的對手是一個被視為是惡魔的人,輕輕點撥,自己做回一點正常人做的事,說一點正常人說的話,加上某些大傳媒、KOL全力支持,根本你放隻豬上去,都會有人當成是「神」。真正的神級公關,是把惡魔說成是善人。除非,那些稱讚薯片的人,是打從心底覺得薯片是惡魔,將他變成眾人楷模,人人都要學的雷鋒,就叫神級公關吧。否則,當你的對手是奶媽,一個被視為是 CY 2.0的人物,先天上怎麼看都會有點優勢,那些小花招,只不過是基本的系數,何以被捧成神級公關?

而另外,更可怕的,是在香港這種選舉,衡量一場選戰的公關是否得宜,倒要問:「最後邊個贏?」如果你搞了一場龍和道集會,得罪深黃絲,再令阿爺中央覺得這個人挾民意造反,就怎會有看頭?這種公關團隊,只顧自己發揮,取悅無權無勢者,忽視本來應該要討好的客戶,這是不是「神級公關」呢?反過來看,奶媽一場又一場的脫腳秀,不會用八達通,不會買廁紙,在這些權貴心目中,隨時還會得到很多同情分:「對啊!我就是跟她一樣。離地就離地好了,為什麼要貼地為那些總是不努力的香港人給他們福利?阿爺叫我投那一個又投那一個好了……」這種公關戰,輸了民心,但最後贏了,在小圈子選舉這個不公不義的遊戲下贏了,就是贏了。輸了的選戰,最後還出來分析他「做得有幾好」,好聽就叫自我感覺良好,難聽一點就是打飛機。旁人看上去,如果你是深黃絲,你永遠不能忘記那一天有幾多人為警察鼓掌,也不會忘記龍和道的新意義就是手機燈光今天我。而泛民主派呢?押上這幾年來在雨傘積聚的民氣,像中大的馬嶽教授所說,豪賭後就豪輸,以後還有什麼面目出來說反八三一?

再看這陣子的什麼「神級公關」文章,我只覺得如果我是老闆,我一定不會錄用這些人,為求自己成名,忽視政治現實,最後還做了一些觸動中共神經的事。那時候不是有人說過,用集會、用民氣迫中央讓步,「阿爺會唔開心嗎?」為什麼現在只要是薯片做,就是神級公關呢?

所以,隨緣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坊間什麼公關文歌頌薯片的,都只是呃like鞏固自身fans向心力。選戰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贏。輸了還出來說三道四還要有聽眾,這個香港民智之低,令人瞠目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