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政治經濟學:港式超級富豪的末日之戰

今年特首選舉最奇特的現象,不是北京政府信任的林鄭月娥當了特首,也不是她拿了777張票。最神奇的,是薯粉的出現。至今,也沒有人講得清楚,薯粉存在的作用及價值,更不要說出現的理由,選後薯粉亦用完即棄了。用曾俊華的話,大家陪他發了一場夢,可是這真只是夢嗎?

夢?

先說作用與價值。反中共?一眾粉絲支持一位願意為23條立法的候選人,如何反中共?他連831也不敢否定,便叫希望?他還曾是梁振英提議中央任命的特區政府大員。反西環?西環何時獨立了?它不過是中共的一部份。就當大紀元是真理報,西環真是香港政治夥團,與中央不同利益,但曾俊華何時罵過西環干政?何時抵抗過西環?倒是胡國興提議為基本法22條立法算有交待了,連林鄭都說西環不要去遊說立法會議員。

至於用民意挾迫中央欽點曾,則純屬九十年代的「民主抗共」的翻版。內裡的虛妄與矛盾,早被看穿。「民主抗共」戲名不敢再提,但戲碼還要繼續,不過,絕對發揮不了「抗共」作用,只能玩弄薯粉及自己。

港式超級富豪的黄昏

最好的說法是,他代表了一面反西環旗幟。但是,誰要這面旗幟?揮舞這面旗來幹啥?當然不是小小反對派市民需要,反對派也不需這面旗幟,他們抗議西環的遊行示威還去得少嗎?這面旗是香港統治階級要繼續治港的槓桿,尤其是以李嘉誠為首及代表的華資超級富豪。

細心一看,薯粉成分複雜。宣傳機器有《蘋果日報》黎智英、D100的鄭大班,幾位名嘴KOL發揮了最大效用。舊電池翻新再充電的劉細良及他的「城寨」,亦應記一功。再加852的游清源,連標榜專業的眾新聞也有撐曾傾向。他們動員起溫和泛民兩政黨,還竟然可以外加一些本土派KOL,集合了最廣闊的反對派光譜,置於一位溫和建制派翼下,實乃回歸以來最巧妙的操作。而且,薯片翼下應該還有許多中間派或稍為親建制的市民,否則民望不會如此之高。

能操此盤的人,只有本港出身的華資超級富豪所領導的「在野」精英,而且薯粉這場夢也對他們也最有利,讓他們嘗試重奪香港的管治權。他們的帝國要在中國甚至世界有更大的政經影響力,亦只能靠這一步,即使前途艱難。

以香港為家的全球資産階級

與15世紀佛羅倫斯的Medici家族一樣,這類超級富豪,以香港為家,卻成區域性甚至全球資產階級,靠的並不是「自由市場」或「企業家精神」,而是過去幾十年有能力跟政權打交道,無論是英國、港英政府、中共及特區政府。他們的生意不是靠開超級市場或藥房,而是靠具有壟斷地位的基礎公用設施,兼從中套利(例如土地及壟斷事業)。你看他們在香港以至全世界搞電訊、碼頭、能源、電力、水力等等,便知他們的本性與斤兩。他們在香港最為人注意的地產業務,也靠與政府批地、規劃及開發緊密合作才能成事,否則買來的新界農地也只能永遠是農地。

他們的經濟及政治影響力,在80-90年代曾經幫過中共。但回歸以來,碰上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興起,卻反而受到制肘。他們要去英國、澳洲收購點能源、公用、電訊企業還算游仞有餘,但在自己這個新家門卻處處碰壁,因為他們鬥不過中共的國企,要像阿里巴巴、騰訊等民企得到中共扶植,也輪不到他們。李家的Tom.com與騰訊(700)差不多同時成立,但比後者早上市,因為有李家雄厚的資本。但今天的股王是騰訊,而不是連不少香港股民也不識的Tom集團(2383)。香港超級富豪最多只能做些國內地產(李家搶到一點碼頭已算不錯),還要排在有國企背景或得國家支持的內房公司之後。原以為中國的資本主義崛起需要他們,可是最終靠中共的官僚與美國財金精英,便綽綽有餘了。以李嘉誠為例,在大陸的生意做不大,狠下心腸調整一下全球資產分佈,便招官煤譏為「逃跑」,「有違商業邏輯」。

李嘉誠這種超級鉅富,中共當然忌諱,所以一直限制他在中國政經裡的影響力,所以生意做不大。就連隨傳隨到的「梁粉」羅康瑞,大陸的房地産生意愈來愈難做,90年至2000年代初,搞出上海「新天地」,一時無兩,但近十年已盛況不再,舊城改造難做,買地亦輪不到他。香港資産階級只有把資産及資金投入到大陸國企民營,做個食息及食利者,像坐擁兩千億港元的李兆基,便似個超級散戶,H股及A股大好友,長期投資碧桂園(2007)、中人壽(2628),但要控制任何中國的産業或城市都幾近不可能。

他們在中國經濟的失意,與他們在香港的失落是同步的。2010年前後,民間批評他們為地產霸權,只是一個開端。由曾蔭權之治末期到換上梁振英,是他們最挫折之時,郭炳江捲入許仕仁的官商勾結案,他們支持的曾蔭權公職行為失當等等。這一切其實是北京以至中聯辦向他們發放的最凶險訊息。同時,香港地產生意也愈來愈做;當國家資本也來香港買地之時,正式宣佈他們的老本行有危機。中共要宣佈,如今是香港資産階級神話的黄昏。

唯一活路

資本無國界,但卻不能不跟講疆界地盤的政權打交道。有人甘心做中共鷹犬,苟存於亂世,但亦有人不甘心,或者,甘心者多少內裡也有點不甘心。他們心想,若連自己出身的香港也搞不定,那就不要到中國大陸或外國混了。但是,世界的確難混,那怕是有幾千幾萬億元身家的大財主,亦沒有例外。香港不再是以前模樣,中共要收編建制派,強控兼收人心,邊緣化這些港産統治階級。民間覺得你為富不仁,出賣香港,有奶便是娘,今天的政治反對派亦非容易控制。因此,遊戲早已不再只是安坐政協人大位置,以換取生意滔滔,兼插手香港政局那樣簡單。

控制香港,參與城市治理,始終是全球企業王國的生存與發展所必需,即使是在全球化年代,否則無論多大的資産階級都只是一只「冇腳嘅雀仔」。香港這些超級富豪,有的是資産,但他們的權力網絡與地方根基在中港兩地正被瓦解,在歐洲等地則還在經營建設之中。要向北京討價還價,一味服從也不是辦法。表面合作裝作順從,背地裡搞些小動作,顯示一下自己的肌肉,不要讓習近平看扁,是為上策。

然而,把特首欽點權由北京手上搶過來,是痴人說夢,用來忽悠香港反對派可以,每天看著市場上落、討價還價的資産階級並不愛發這種夢。但是,他們暗地裡實實在在配合反對派發揮在野「否決權」,卻是可以的,拿丁點錢便養幾個反對派兼撑曾的媒體,亦綽綽有餘。推倒梁振英,Anyone But CY已成功了,曾俊華拿多少票不重要,最重要是拿到民主派的三百票。政治角力不在選舉,而在於夢要發得愈大愈好,也在於選後向缺乏民望的林鄭月娥討點好處,例如起碼可以安插幾個局長,甚至說不定可向北京政府要點經濟好處。我估計,即使中國大陸權貴太多,容不下這些「外人」,國企要到海外收購,香港超級富豪既是競爭對手,也可以是合作夥伴。

李嘉誠的眼淚,是為了香港而流,還是為了自己的王國而流,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如今只能玩這種危險的「兩面派」遊戲:他們要把梁振英從特首位置拉下來(說不定他們向北京遊說說,讓他做太上皇更合適),暗地裡支持一堆缺錢的反對派媒體及KOL,更可以捧出曾俊華;但也要逆向操作,到了最後關頭幾乎All in 林鄭月娥,只留幾票給曾俊華(反正他已完成歷史任務了),讓他做一次溫和泛民的共主。

只有做只變色龍,才能令他們找回在中港政治的存在感,找到自己的支撑點,主動權,才能在爭奪香港管治權上有一個位置,進行一場末日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