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宅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harat Ganapati)

 

找房子本來就十分磨人,何況是帶著一個一歲的幼兒。芷君這天跟老公和兒子在這一舊區已看了不知多少個單位,但不是太小就是太貴。年幼的兒子不知是天氣太熱還是怕陌生,踏進每個單位時都哭鬧不已,令芷君手足無措。眾人開始氣餒時,地產經紀小姐說:「其實還有一個單位,是唐樓,但有點殘舊,而且沒有電梯,你們看不看?」

踏上陰暗的梯間時,芷君心裡已經不大舒服,但既然一場來到,便即管看看吧。一打開門,房子空空如也,只有客廳正中放了一支燃點著的大香燭,不知有何用途。房子還算挺大,朝西的大窗讓陽光洒了一地,芷君兩夫婦倒是有點意外驚喜。兒子來到這裡也不扭計了,歡天喜地的在屋內跌跌撞撞地跑來跑去。只是房子的確頗殘舊了,牆壁批盪剝落了一地、有好幾扇窗子已鏽蝕得不能開關,客廳的木地板上更有一大攤瘀瘀黑黑的不知是甚麼的污漬。芷君一問價錢,出乎意料的合理,當即有點心動。但還是有點不放心地問地產經紀:「這裡沒有污糟野吧?」經紀小姐笑道:「應該沒有。人家說小孩子對那些東西很敏感,你看你兒子一進來就不哭鬧了。但要是你不放心的話,我可以替你查一下。」

第二天,芷君工作時接到地產經紀的電話:「王太,我替你在田土廳查過了,那個單位沒有發生過謀殺或自殺案,你放心吧。」就這樣,芷君一家買下了那個唐樓單位作新居。入伙前當然大事裝修,連地板也重新鋪過,整個單位頓時煥然一新,和窗外滿佈唐樓的舊區景致形成強烈對比。

芷君對新居甚是滿意,畢竟以他們夫婦有限的預算,本來從沒想過可以住進這麼寬敞的單位。而且才搬進去不久,她的兒子便帶來了意外驚喜。

有一晚,芷君神秘地拿出一個陳舊的瑞士糖鐵盒,對老公說:「看你兒子今天在家裡發現了甚麼!」老公打開一看,裡面全都是俗稱大棉胎的舊版大額港幣,面值過萬元,有幾張甚至是不知甚麼年代發行的有利銀行絕版鈔票。老公拿著那幾張鈔票失笑說:「這幾張是古董吧!」轉頭問兒子:「BB,你在哪裡找到的?」BB只管吃吃傻笑。老公這時自言自語道:「奇怪。那些裝修工人幾乎把整間屋拆開來裝修,怎麼我們都沒有發現這個盒子?」芷君捏著兒子胖嘟嘟的面龐道:「難道你是運財童子?」BB笑得更大聲了。

轉眼一年,芷君一家在那單位裡相安無事,還僱用了一名印傭照顧兒子。芷君兒子也快高長大,精靈活潑,就是喜好古怪一點。例如一個兩歲的人兒,竟然愛嚐腐乳。在這一區街頭巷尾經常傳出粵曲的歌聲,兒子經過時一定要駐足細聽,還狀甚陶醉。就連看電視,兒子也不愛看卡通片,反而最愛粵語長片!

有一天,芷君放工回家,印傭興奮地拿著手機向她展示一段短片,用半咸淡廣東話向她說:「Mum,你聽下,BB好叻,識唱歌!」短片中,只見一臉稚氣的兒子一面自顧自地砌lego,一面口中在哼著:「一呀葉,輕舟去。。。」居然有板有眼。芷君樂得呵呵大笑,連忙把短片Whatsapp給還在工作的老公。轉念一想,再把短片上傳到親子王國。不一會,論壇上便有人紛紛留言:「好可愛!」「是版主教他唱的嗎?」「讚!」芷君和她的兒子也當了好幾天的論壇置頂紅人。

一個炎熱的周末午後,芷君獨自在廚房裡準備晚餐。雖然開了冷氣,但是西晒的房子還是悶熱得很。這時,芷君隱約聽到廳中的兒子喃喃自語道:「唉,天口又係咁慶,諗返起嗰日真係冇陰公呀。。。」芷君探頭出廳外說:「BB,你說甚麼?」BB看見媽媽,只管格格大笑,然後又自顧自地玩耍去了。芷君只好笑罵一聲:「古靈精怪!」

這一晚,芷君向著工作了一天後累得攤在大床上的老公撒嬌:「一定是你!把你的老餅基因遺傳了給我們的兒子!」

老公沒好氣地攤開手板:「我可是從來不看粵語殘片的啊。」

芷君轉身爬到老公身上說:「我不管!肯定是你的基因,搞到我生了一個老人精!」

老公一翻身把芷君壓在身下,不懷好意地笑說:「那你要不要用我的基因再生幾個老人精?」

芷君咯咯大笑道:「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就這樣,兩公婆度過了溫馨的一夜。

過了不久,芷君任職的雜誌社要製作一個某富豪家族的爭產專輯,由芷君負責資料搜集。一天下午,芷君在辦公室茫無頭緒地翻閱昔日蘋果,忽然被一則不顯眼的港聞吸引了注意力:

「深水埗唐樓發現恐怖腐屍 獨居老翁疑失救曝屍家中三日」

「【本報訊】深水埗北河街一唐樓單位昨日發現恐怖腐屍。居於該單位的陳姓老翁(90歲)失蹤多日,單位並發出惡臭,令街坊起疑報警。警員破門入屋後,在客廳中央發現一具已化成血水的恐怖腐屍,懷疑是陳姓屋主。但由於屍身嚴重腐爛,須待進一步調查確定身份。警方表示屋內無搜掠痕跡,懷疑死者因病失救致死,估計已死去兩至三日,死因無可疑。

據街坊表示,屋主陳伯性情怪癖,甚少與街坊來往。唯獨愛好粵曲,常在家裡大聲操曲至深夜,尤其喜愛<鳳閣恩仇未了情>。最近幾日陳伯家中再無動靜,並傳出惡臭,遂令街坊生疑報警,揭發這宗悲劇。。。」

芷君心頭一懔,連忙看清楚單位地址,一看之下整個呆住了:這不就是我現在住的單位嗎!芷君渾身發軟,癱坐在座位上。這時,她無意中留意到報道的日期,是兩年前的8月17日。她回心一想,這天的三日前不就是BB出生的日子嗎?忽然間,許多原本覺得奇怪的事情都彷彿得到了解釋,但是芷君只覺天旋地轉,動也動不了,整個下午只能呆坐在椅子上,渾然不覺放工時間已到。

芷君懷著戰慄的心情慢慢地走回家,在家門前良久不敢開門進內。忽然,隔著大門,她聽到兒子用童稚的聲音唱起歌來:「一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呀呀呀。。。」印傭還在一旁大笑拍手,顯然被兒子的歌聲逗樂了。但這一切聽在芷君耳裡,只覺恐怖非常。芷君不禁想到,兩年前在自己身體裡生出來的這個人,究竟現在是兩歲呢?還是九十二歲?一想到這裡,一陣寒意穿透了芷君悶熱的身軀,嚇得她拔腿就跑,永遠不想回來。

 

註:香港法律並無要求地產經紀必須披露單位是否凶宅,政府部門包括田土廳亦無此項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