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作文題:《走向IFC天台的足印:解開輸身家的憤怒心結》

 

我一個人在IFC踱步,手持著那個Nokia唔知乜差型號的手機,手機顯示著阿珍的電話號碼。我在猶疑,到底應不應該按下去。我想在IFC廣場布滿我足印之後,走上那條不歸路之前,可以親口打電話跟初戀阿珍臨別前講句:「我愛你」。

我叫田雞,係一個輸了錢的散戶,一個輸錢輸到身家還十世都還唔清的散戶。中環人以錢為先,拜金至上,輸錢的人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我已經困惑地踱步了他媽的十幾個鐘,但無人在意過我。也許,我就是不顯眼的微塵。行過IFC的Apple Store,講著普通話的大媽自由行熙來釀往。這是香港,本應布滿我們足印的地方,現在卻是由大陸人話事,抬頭一望,都是中資的天下,的確令人無奈。他們手上那部鮮紅色的新出Iphone,也許就是代表紅色資本的紅,跟我手上的Nokia形成強烈對比。他們很膚淺,因為Iphone會消逝,但Nokia卻是永恆。當這班大媽陪隨住Iphone萬年後化作塵土,Nokia依然存在,依然堅硬。我有想過,上IFC天台會被嚴密的保安攔截,不那麼容易跳下去,倒不如一頭撞在堅如鑽石的Nokia手機之上,反正頭殼必裂,一死已謝天華。死得痛快,倒是乾脆。

不知為什麼,見到Apple Store的大媽,心頭就有種無名憤怒,我整副身家,就是間接輸在內地人手上,因為我十倍孖展買了那隻老千妖怪輝山乳業(6863),結果單日暴跌七成。因為這隻內地民企妖股,連累我輸了整副身家、輸埋我的至愛,仲有,輸埋我的人生。幾個月之前,朋友傻強個內地表哥個女友個細妹個老師個同學,同我講線人來電,叫話一定要買輝山,輝山一定得,一定會暴升十倍。我初初都不以為然,不過我見到圖表走勢不錯,公司好像又基本業務,公司市值又大,又是深港通、滬港通名單的基金股,所以我all in,心諗終於可以儲夠三十萬首期,只要加埋爸爸媽媽那幾百萬,咁我就可以正式上車,改變我的人生了。

點知兩個星期前某一個下午,正當我仲發緊上車夢,以及如何邀請阿珍來我屋企啪啪啪……的時候,輝山的股價突然好似Chef Lé mon fing蕉咁,一fing就單日跌了七成。我個孖展倉,亦都好似謝霆鋒那塊「亦能像威化般乾脆」的威靈頓牛扒,先被內地大戶刀疊刀,磨刀霍霍,然後一刀斬了落去,敝著滴滴的血水,爆埋倉。我個心,亦好像那塊淋過毛巾的雞蛋仔咁,很不是味兒。

我個上司已經係內地人,工作上已經唔肯比機會我,幾年起無得加人工同分bonus,我都算,最過份係身邊的靚女同事為了份工,巴結佢同佢上床,不食洋腸食紅腸。機會已經無,錢又無,女都仲比班大陸人食晒,而家仲要連身家都輸埋比隻內地民企妖股。到底香港人係咪一世要比中資壓住上?到底我地呢一代仲有無出路?一個本應係我地足印的地方,機會處處的地方,點解會連累到我一無所有?見到這堆操鄉音的大媽有講有笑,就不其然想起我的身家就是養活了這班契弟,心頭那隻叫憤怒的怪獸逼我自殺之前,要先用那部Nokia,擲死呢班仆街。

突然之間,距離我憤怒地屠殺呢班仆街的剎那間,手上的Nokia電話無故響起,原來阿珍佢打畀我。聽到阿珍溫婉的聲線,氣漸漸消了一半。原來阿珍知我有位大學同學叫「渾水」,剛剛出了本暢銷書叫《殼股財技》,想借我約佢攞簽名(作者按:為了埋尾同sell書,我打完呢句都覺得自己無恥到仆街)。雖然她長得不是很像李心潔,但還是解開了我的心結。原來死係解決唔到問題,我一死,阿珍想要簽名的願望就會落空(作者表示:無恥令我起第二次雞皮,Sell書雖可恥但有用),我的人生還是充滿希望。輸身家算什麼,我要為阿珍活下去。

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利申:會考中文A、高考中文Straight A,包括作文。現在明顯退步了。

參考2017年DSE中文作文題目

第一題:試撰寫文章一篇,並以「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為末句收結全文。

第二題:「足印」雖是平常事物,卻可以引起聯想,或牽動思緒,又或啟發思考。試以「足印」為題,就個人體會寫作文章一篇。

第三題:有人說憤怒是壞事,有人說憤怒是好事,有人說處理憤怒的情緒需要智慧……
試以「談憤怒」為題寫作文章一篇,談談你對憤怒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