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用嚟呃港豬嘅

 

正所謂做人無公關,就會死得人多。但係公關,真係要知自己做緊咩。好既公關,好既公關策略,應該好似魔術師咁,冇魔術師係會將自己套魔法,講晒出黎,然後等全世界去覺得呢個魔術師好叻既。公關,同做愛一樣。講天下無敵,冇用架,做先有。

好似曾薯片個大公關阿肥仔聰咁,尋日就畀香港獨立媒體過完一棟又一棟。首先,主辦既香港社會工作者總會,即係社總啦,就邀請所有媒體去睇呢個talk既,講到明,唔可以錄影,但可以報道,到報道出街,當中包括一D勁爆既內容,例如:

公民黨高層向他表示:「你真係玩死我地。」
團隊在獲得泛民兩黨支持,「加上 isolate 了長毛和阿廸(朱凱廸)」,已接近成功。
「如果佔中的人都調轉立場支持阿 sir,咁就 bingo。」
「今次不是玩選舉,而是和中央交涉。」
「曾俊華現象」是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這個實驗未完,你睇民主黨在立法會選舉五區贏得幾輕鬆,hea 住贏,但湯家驊做唔到,因為唔夠中間囉。」
羅永聰指,香港是二元對立的社會,舉例港台大樓撥款在立會遭否決一事:「稱港台攬泛民係好錯既事,應該攬民建聯呀嘛,即刻過咗啦。」
「溝通需要的不是態度,而是技巧。」

以上每一句,都係劍指整個選舉工程,其實只係一場空,一場夢。所有人,都只係曾先生同曾先生既團隊同中央交涉既一場戲碼。而你既感情,你既眼淚,你既汗水,你既希望,對佢地黎講,全部都只係工具。

只係工具。

 

而更重要既係,之後,獨媒係自己既面書發表以下一則聲明

 

一個由朱凱迪親手建立既媒體網,點會無啦啦出一個話「我地唔會收返」既聲明呢?

用patpat去諗都知,一定係有人叫獨媒收返啦。

好啦,咁邊個叫佢收返呢?如果畀著以前,D記者呀,行家呀,會唔會即刻問社總同埋曾辦,究竟邊個話要收返呢?點解而家唔會咁做?

 

 

更重要既係,因為社總已道歉,曾辦既團隊既人都已經道歉,即係話,獨媒既報道屬實,句句真話。

公民黨同曾辦有溝通,明知俾人玩死都上轎。
明知今次唔係玩選舉就呃市民話係選舉。
口話團結,但其實就係中共常用慣招「拉一派打一派」。

句句都係謊言,何來真誠?哈哈哈。

政治好污糟。係。但做人,唔好失憶。一而再,再而三咁俾同一堆人去玩既香港人,先玩死一件唐英年,再玩死一件曾俊華,最後邊個得益呢?做公關,唔係做神仙,你有機會可以呼風喚雨,唔代表可以同應該呼風喚雨。不過又咁睇,冇咁蠢既香港人,佢地又點會成功?唔知果D,係特首選戰中,日日係度同薯片吹奏既大公關,報紙寫手,去晒邊呢?盲左?定係死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