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雞係公廁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Blowing Puffer Fish)

 

有一位畫家將她剛努力完成的油畫帶到畫家協會接受評論。其後她的畫被批評得一文不值,所有人都認為她的作品有太多不足之處,從她的畫上畫了很多圈圈,她感到相當失落。於是她準備了一場晚宴,邀請了所有成員到她的家用餐。晚餐過後,她把所有的繪畫用具放在架上推到客廳,希望那些畫家能對畫上的紅圈作出修改,然而,卻沒有人敢這樣做。

近日有位朋友在群組中不斷發表偉論,評擊時下的「瘋氣」。他把自己塑造得像榮格似的,認為所有女人都是心理變態。他說跟富有男生結伴的女生都是「雞」,跟窮小子結婚的女性就是不標緻的,而秀色可餐又跟平平無奇的男生走在一起的,就是驚覺自己快老了,要找毒男「埋單」。

其實他這樣說是沒有問題的,畢竟沒談及我。但他太調皮了,他縱下的火最後竟燒到我。他接著說主動的男生都是「MK」或是「flirt精」,而被動的男生都是沒條件的宅男。天阿,我躲在家中看書又被說是成是宅男,跟女生聊聊又說成是「MK」,怎麼不乾脆發表一下當聖人的標準,讓我效法一下?

在古希臘,有一群精通文學和演說技巧的佈道者,被稱為詭辯家。由於民主的興起,政客會花費金錢請他們說服群眾,柏拉圖直接的稱他們為「智妓」。他們看起來很有智慧,但知道的智識都很表面。他們以高超的演說技巧,不停反對不同的事物,令群眾認為他們很聰明,開始崇拜他們,更甚有意成為他們的學生。從蘇格拉底跟他們的辯論中看到,他們言論上的重點不是把好事說是壞事和反社會,而是他們的言論根本沒有任何立場可言。

由此可見,只要不斷反對事物,只破不立,是最容易令自己看起來很有智慧。我不介意您想顯得自己看破紅塵,但假若這位師兄能看到這文章,希望您能放過小弟。說了那麼多,算了算了,我承認我是御宅了。我只想求求您,既然您沒有揶揄蘋果教主是宅男,能否把上lecture坐在後排的我美化成高冷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