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夢中相愛──談《夢鹿情緣》

剛過去的四月,正是一年一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舉行的月份,我從幾百部參展電影當中,選了二十二部心頭好觀看,當中我最喜歡的,正是這部匈牙利導演 Ildikó Enyedi 的作品《夢鹿情緣》(On Body and Soul)。 《夢鹿情緣》的背景設定很有意思,男主角Endre是屠房的部門主管,年齡估計大約五十歲,單身未婚,左手像是癱了,他早已對愛情沒甚麼期望,女主角Mária則是剛入職屠房的品質檢測師,年齡約二十多歲,雖長得漂亮但似乎從未嘗過愛情滋味,皆因她有嚴重社交溝通障礙。他們二人都是在屠房工作,而屠房正是一處既冰冷又無情的密閉空間,但我們每天享受的甜美鮮肉卻又是從這無情的地方而來。 Endre和Mária兩人之間一直沒有交流,直到有次他們無意中發現,他們每晚都發著同一個夢,夢裡是冰天雪地的森林,Endre化身為一隻雄鹿,Mária則變為一隻雌鹿,兩隻鹿在夢裡倒像是一對情侶。也因為大家在深夜都不約而同進入同一夢境,在現實生活裡他們便開始有所交流,互相嘗試走近對方的心靈。 在現實生活裡,愛情好像刻意迴避他們二人,但在夢裡,他們卻化身為一對「情鹿」,導演為甚麼會選擇他們夢見自己變成鹿?而不是馬、羊、牛、虎?翻查一個以出生日期計算自己所屬動物的愛情占卜網站,裡面提到,如果屬鹿的話,就會這樣:「單戀和苦戀是鹿兒常有的愛情基調,習慣以寫信或是將愛情放在心中自我咀嚼,這是因為鹿兒戒心重,又缺乏自信。如果想讓苦戀出頭天,一定要徹底改變被動的性格。」 Endre 和 Mária 就如鹿一樣,對感情缺乏自信,特別是Mária,二人性格都十分內斂,起初對彼此都存有戒心,不自覺地在身上裝了防護網,就像鹿子頭頂上彎彎曲曲像樹枝的鹿角一樣,既神秘,又難以讓人接近。 但後來,當他們知道彼此每晚都發著同一個夢,在夢裡他們是一對鹿情侶,便開始嘗試走近對方。有人說,夢境是發自人內在的潛意識,或許他倆其實一早已把對方放在心中,只是鹿兒戒心重又內斂,也有人說,夢境是上帝給世人的啟示,告訴他(她),你的情人就近在咫尺。 他們開始嘗試走近對方,起初或許是因為純粹好奇,每天上班時,都會互問對方昨晚發夢的內容,接著,他們會相約同一時間睡覺,好讓彼此在現實裡不同的空間一起進入夢鄉,一起在夢裡做一對夢鹿情侶,或許在現實生活裡,他倆早已厭倦做寂寞人,希望在夢裡能享受愛和被愛的滋味。 《夢鹿情緣》的英文片名叫「On Body and Soul」,在夢裡,他們的靈魂走在一起,在現實中,他們卻各自在相隔很遠的睡房內做夢,後來Mária提出,不如一起睡吧! 所謂的一起睡,是他們在旅館的雙人房內,各自睡在兩張不同的床上,雖然兩張床是隔開,但相比以前,他們二人的身體是靠得最接近了,在夜䦨人靜之時,甚至聽到彼此的呼吸聲和心跳聲,過了獨居生活多年,實在不慣跟人同房,於是兩個人都睡不著,雖然夢裡的靈魂 (Soul) 可以合一,但現實中的身體 (Body),卻仍然習慣孤身走我路。 《夢鹿情緣》的夢境,可比喻為網絡的虛擬世界,某人沉醉在虛擬世界(夢境)裡,跟可能是假帳號的虛擬情人談情說愛,跟可能是假帳號的「親政府支持者」爭辯甚至吵架,跟可能是假帳號的鍵盤戰士一起勇武,跟可能是假帳號的「法官」對某嫌疑人或受害者進行「審判」…..但在現實中,某人卻不懂面對面跟人溝通。 Endre內斂及身有殘障,Mária不懂跟別人溝通,二人都過著獨來獨往且帶點無聊的孤獨生活,同樣都在冰冷無情的屠房工作,當彼此想進一步靠近對方時,卻被心裡那虛無的牆阻擋著,這境況其實很村上春樹,也很日本,還記得導演 Ildikó Enyedi 也有應邀到香港出席電影節,在影片放映完畢後的大師班映後分享會上,有現場觀眾問她,這部片在日本上映時觀眾的反應如何?然而導演回答,這部片還沒有在日本上映。 我覺得,日本觀眾對這部片應該很有共鳴,導演似乎喜愛東方世界的含蓄意境,兩隻鹿在冰天雪地的山林眾裡尋他千百度,在現實裡,Endre和Mária之間的相處也頗含蓄,我特別喜歡Mária被Endre拒絕後在浴缸割脈自殺,鮮血在染紅浴缸之時,Endre突然來電,說很想見她,Mária隨即替自己包紮傷口及衝去醫院急救再去會Endre,這段戲,導演處理得既是含蓄,又是整部片的高潮所在。 影片到結尾時,Endre和Mária終於睡在同一床上,身體和靈魂終於合一,然而在醒來後,大家都發現昨夜一直沒有發夢,或許,他倆已從夢境走出來,美夢成真,成了一對實實在在的情侶,就如結尾的畫面一樣,同樣是夢境中的冰天雪地山林,但那對情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