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完好人卡仲有售後服務嘅女仔(完)——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 . . . .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ichell Zappa)

 

上集(——

阿琪被我派咗好人卡

 

「阿俊阿俊,你呀,做乜都咁掂,對住中意嘅野認真咁去做就唔掂。就係因為你太無自信喇,成日以為自己無能力,一緊張就做錯曬啲野呀!你好似平時嘻嘻哈哈咁正常發揮就得架喇!」
「哦,係咩。」
「阿俊阿俊,我……」
「你換咗夾住頭髮果舊野呀?」
「係呀係呀!話咗你細心架啦!但係果舊野叫髮夾呀哈哈哈哈!」

阿琪做咗我軍師之後,雖然最後都係追唔到阿希(或者阿琪根本唔想我追到,我亦都唔忍心問),但係我地有咗更加深入嘅了解———應該話,我響阿琪嘅幫忙底下,對自己了解深入咗好多。之前認為自己一無是處嘅我,因為阿琪嘅鼓勵同循循善誘(係,真係好似教學生咁教我),我知道咗自己嘅長處,當然亦都包括咗我無為意過嘅短處。

「阿俊阿俊,我好快就同你分開喇……臨走之前你可唔可以比個kiss我……」
「Sorry……」

呢段「亦師亦友」嘅關係,隨住阿琪中學畢業之後去外國讀書而結束咗。直到而家讀大學,我都無對其他女仔心動過。但係我知道,佢令我成為咗一個更加好嘅人。

如果家下嘅我,時光倒流返返去中意阿希果個時候,唔知結局會唔會唔同咗呢?可能結局都係比阿希拒絕,話曬對手係高大靚仔又識講野嘅肌肉型男。但係而家嘅我唔會因此頹廢,可以盡力去追然後坦然接受失敗,唔會留低一個到今日依然存在嘅遺憾,甚至當年佢未答我嘅「我響佢眼中嘅長處」都可以知道。

後來現充朋友同我講,阿希就嚟結婚,請埋當年我地班同學去婚禮。我諗住唔去,橫掂我又唔係咩重要嘅人,何況見到面只會諗起當年嘅事,更加尷尬,不如就咁封印咗呢段回憶佢。

直到一次搭車撞到佢。

果時我搭緊地鐵出旺角,去緊毒撚聖地。我企得近車門,佢一上車就同我撞到正一正。地鐵鬼死咁多人,郁都無得郁,想避都無得避,我焗住打個招呼:「hi……」阿希打一打個突之後,就用(望落)好真摯嘅笑容同(聽落)好輕鬆嘅語氣講:「好耐無見喇喎!」

我問佢:「你去邊呀?」
「返屋企囉。」
「你唔係同我一樣住新界西架咩?搬咗?」
「唔係呀……我返去我老公舊屋果到。我無同你講我結婚喇咩?」
「無呀,恭喜曬喎,有個高大靚仔嘅老公。」
「你識我老公咩?」
「唔係果時果個?」
「吓,唔係呀……呀,你會唔會嚟我地婚禮呀?介紹比你識呀。」
「好呀,𥄫下你老公都好嘛。」我一路笑笑口咁講,一路心諗我邊有可能睇住你同人結婚?
「佢同你幾似樣架。」
「吓?」
「係呀。」

同我好似樣?咁你不如揀我?

當然我無講到出口,人地都就嚟結婚,容乜易比人當係性騷擾?於是乎大家都無聲出,相顧無言,惟有玩手機。隔離啲阿叔阿嬸撞嚟撞去,周圍啲人講野此起彼落,我地就咁靜咗幾個站。就嚟到旺角站嘅時候,阿希忽然間問我:「咁你有女朋友未呀哈哈。」

果一刻我都唔知係咪死要面,我居然答佢「有呀,佢仲同你幾似樣添呀。」佢即刻追問:「你追人定人追你呀?」「我追人囉。」點知佢好似即刻鬆咗口氣咁,仲話「咁就好喇。」我唔係幾明,呢個問題有乜意義?當我見佢好似想講下一句嘅時候,架車埋咗站,我同佢講:「我到站喇。」

我側身穿過前面果堆隊都唔撚識排嘅人,心諗至少響呢個極可能係人生最後一次見到阿希嘅機會都無口窒窒,已經算係大團圓結局。我頭都唔回,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R一R春袋,不帶走一片雲彩……

「你手機number有無轉呀?」佢大大聲咁叫住我。
「吓?」我即刻拎返轉頭。睇嚟我都係扮唔到徐志摩果類男人。於是我大大聲咁答返佢:「無呀!」佢笑住向我揮手bye bye,我就係咁意揮一揮手,今次終於不帶走一片雲彩咁走咗。

過咗一陣,我手機震咗幾震。打開一睇,居然係短訊,仲要連續幾個。

「仲記唔記得果時你問我你嘅長處係乜呀?我家下同你講。可能無機會再當面同你講。」

我響向前行緊嘅人群裡面停低咗。

「你好開朗,又夠細心。中意我之前你成日講笑話,又對身邊人同事嘅變化好敏感,但係中意咗我之後就成個人變曬。」

我終於知道咗答案。佢講嘅野,同阿琪講嘅一模一樣。我睇住阿希嘅短訊,就好似睇住腦海裡面阿琪講野嘅字幕咁。

「我覺得自己令你變差咗。我果時想你做返自己,唔需要去迎合我,唔需要自卑。你話自己又醜又怕醜,但其實你一啲都唔醜。」
「我知之後阿琪同咗你一齊,我睇到你慢慢變返以前咁。佢改變到你,我覺得阿琪先至適合你。希望你同阿琪幸福啦哈哈。」
「雖然咁講好衰,但係可以比我揀嘅話,我會揀比你遇到阿琪先。咁我就可以同真正嘅你一齊。」
「記住對阿琪好啲呀哈哈!」

我苦笑。我袋返手機落褲袋,繼續向前行。我同阿希嘅故事,唔係甜故,唔係出軌故,唔好作多餘嘅幻想。中意阿希嘅,只係當年嘅我。

記住對阿琪好啲?

哈。

痴線,我女朋友唔係阿琪。我女朋友同你好似樣架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