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吃清的美意

剛好吃清的美意
看日劇孤獨的美食家,
主角到了陌生的地方,
在不熟悉的食肆叫東西吃,
有時被牆上目不暇給的菜式吸引著,
就不期然叫多了幾個菜式。
店老闆帶著詫異問:
「先生不是本地人?」
主角笑著點頭:
「我來自東京。」
店老闆:
「原來如此 ,
那麼我就調較一下食物的份量,
讓客人你可以嚐多幾個菜。」
聽了教人很感動,
那種不動聲色的窩心,
幾乎令人以身相許!
有時,
和老妻兩個人出城,
也到陌生的店舖嚐嚐新口味,
我倆都吃得少,
叫兩味又太單調,
三味就一定要打包帶走了。
當然打包帶走也是個好辦法,
不過,
如果像劇中那些老闆一樣,
就更加令人感到欣喜。
飯香菜熱,
將枱上的食物掃空,
而感覺剛剛好!
那真是,
多麼美滿的一回事!!
人生最美的相信亦不外如是,
萬般帶不走,
半點不隨身。
承讓。
承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