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華人超市辱華事件寄語:加拿大社會其實沒有虧欠你們

 

文:司徒曉生

 

早前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士嘉堡區(Scarborough)的華人超市發生了涉及種族歧視事件,一名坐電子輪椅的白種婦人因為跟櫃檯的華人女工們雞同鴨講發生口角,大呼“This is Canada, It is the law to know English. Go back to China!”(這裡是加拿大,法律上你們要識英文,不懂就回去中國!)加國社會上的英語討論基本上支持和反對參半,一方面排斥婦人的言論涉及種族歧視,另一邊廂則支持婦人的言論只是道出由衷之言,沒有冒犯之處。當然,一段沒有前因後果,而且有人願意為白婦人提供翻譯上協助的影片,很難去對事件作出一個完全一面倒對錯的批判。但是針對完全不講、有能力、亦不願意學習英語的華人移民們卻可以總結出一些現象的解讀。

首先,雖然此等排華的情形在澳洲等其他國家婁見不鮮,但因加拿大是奉行多種族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的國家,所以對涉及種族歧視的事件格外關注。婦人某程度上的觀點是錯誤的,因為加拿大憲法是沒有明文規定去強制要求除政府公職以外的僱員通曉任何一種官方語言的。而且法文也是官方語言之一,所以理論上在加拿大沒有強制學習或要求通曉英文的規定,尤其在魁北克省(Quebec)法語區。

加拿大是相對較開放接受移民的國家。在國家的主權體奉行的公民民族主義(Civic Nationalism)之下,不同種族的人在加拿大百花齊放,各人有各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並且較容易包容並接受他國移民之文化。但是,一個國家的構成關鍵點在於社會上的溝通對話和共同的意識形態。所以開放接受他鄉文化和存在共同溝通的官方語言是非常重要的。現在加拿大人口約有三千五百多萬,其中華人佔總人口的4.3%,約一百萬人。由於華人慣於群居,所以大多眾集在溫哥華、多倫多、卡加利、滿地可等大城市。而華人群居的地方商店食肆林立,非常方便,以致部份華人不需都亦不選擇在其他族種群的地方光顧或工作,基本上用國語廣東話也可暢通無阻。

以語言層面平心而論,香港的語言情況跟魁北克法語區的情況差不多,都是跟整個主權國家風族文化和語言截然不同的地區。粵英合壁的香港面對的是中國的其他省份所操的普通話,而魁北克因為是唯一以法語為主的省份,所以要面對的則是所有其他省份的英語大多數。香港自大清割讓後直接由現今中華人民共和國接管,而魁北克而是從法國殖民地新法蘭西(New France)直接劃歸為英屬北美,其後加入成為省份加拿大聯邦。由於立國之初是由英國人和法國人聯手建立,所以英法兩語享有同等的官方地位(未計各族原住民的不受尊重的歷史)。但是後來加拿大的版圖增至西臨英屬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北至從哈德遜灣公司(Hudson’s Bay Company)購入的西北地區(Northwest Territory),而這些新增的版圖是以英語移民作為大多數。面對英式同化(Anglo-Conformity)政策下的歐洲移民人口不斷增多,法語國民亦只能維持在建國時候的人數。所以之後演變成今天魁北克的法語居民成為少數族裔的局面,從前的法語大城市例如滿地可等亦已經不是法語主導了。有一個社會現象就是,如果你在魁北克英語開口問路,很多人也只願意以法語回答。但是如果先用基本法語為問候句,居民也會樂意用英文溝通。香港亦有同樣的現象,從來的大陸來港遊客都會先用廣東話溝通,或國粵互通地對話,近年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但是,加拿大的法治制度強調一種精神,就是尊重。作為移民,入鄉隨俗是理所當然的事。何況加拿大基本上阻止任何族群弘揚自身文化,亦因尊重各種族的文化而推行各種便民之政策,多數大城市的政府機關有提供英法二文以外不同的語言服務。但是這些母語服務並不是不學官方語言的藉口。加拿大政方針極度重視幫助新移民投入社會的措施,許多的公共機構,例如圖書館或教育局等也有免費提供英文基礎課程。生活在一個社會內,公共性的對話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華僑還把在自己在海外生活當作是人權比較好的中國大陸來生活定居,只留在自己的華人圈子,遵循從前固有的生活方式,與社會整體隔絕的話,那就不是移民,而是殖民。英國就曾經因為有印度人在英國生活20年而未曾學懂英語作為遣返的理由,加拿大政府相對地已經對此較為理解和包容。

操著母語普通話,期待別人在他鄉迎合而到處「任我行」的心態,香港人不領情,加拿大人也會不領情。這不涉及歧視,而是「入屋見人,入廟拜神」的淺白道理。華夏文明崇尚克己復禮,如果不斷嚴人寬己,在香港要求別人書同文車同軌地講普通話,但身在加拿大又不願意學習英語,雙重標準,就只能是偽善。

沒錯,中國海外人口的確人多勢眾,但是如果不會學懂尊重他人文化的話,到處都只會留下惡名。加拿大社會其實沒有虧欠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