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俾我揀,我寧願唔同佢拍拖,做番毒撚

 

「我叫阿俊。」呢句就係我同佢既第一句話。

我係一個毒撚,一個連女仔朋友都無識過既毒撚。縱然口中如何瀟灑,講到單身有幾多好處,其實啞仔食黃蓮--有苦自己知。所以我一直都想脫毒,一直都想有女。而個一日,我就鼓氣勇氣同佢講野。

「我叫阿俊,你叫咩名呀?」
「我做咩要話你知姐?我又唔識你。」

我同佢既單方面對話,並無因此而結束。

「今日天氣好好喎。」
「小姐你偷我野喎!你還返個心比我!」
「仲記唔記得我呀?」

以上既對話,我全部都試過。直到有一日,我見到佢去文具店買畫筆。

「你好鍾意畫畫架?」

呢一句改變左我人生。諗番起黎,我寧願無講過…

「咦!又係你呀陳生。喂,我急要人呀,半祼o唔ok呀?」

我未比得切反應,就比佢拖住隻手跑。呢個時候毒撚一定會開始佢既FF,再開始諗埋啲士多啤梨定超薄好。

「阿欣你揾到model啦?快啲埋位啦,趕住開工。」

原來只係人體素描。就算係咁,只要能夠望住阿欣,阿欣又望住我,我已經好幸福。

「不如你執下個look,型啲畫起上黎會好feel啲。」
「吓…得係我…唔係好識點樣著衫--咪住先,姐係你肯比我做你model?」

就係呢個時候,我成功左。阿欣為左幫我轉look,每個禮拜都會同我行男裝店。同其他女仔唔同,我無同佢行過女裝。不過個時第一次拍拖,無諗到咁多野。就係咁,我由一個格仔裇毒撚,變成一個正常人。唔知係咪我個樣正常番,終於識到有女性朋友。

好快到左聖誕節,我同佢都係學生,無咩閒錢買禮物食大餐。我地買左外賣壽司再加多支紅酒,係阿欣屋企慶祝。雖然食外賣係頹左啲,但能夠同阿欣一齊已經好滿足。況且,個晚我借醉拎左佢既第一次。
個晚之後,阿欣成日打電話黎問我係邊,似乎我擔心我有第二個。慢慢我已經分唔清係佢變本加厲,定係我開始唔耐煩,嗌交成為日常。我開始諗,我
地應該冷靜下,但係我唔想做開口個個。

隨住新學期既開始,班上出現新既面孔。而其中一位,係讀Y3既Apple。佢同阿欣唔同,性格成熟好多,我諗佢可以比到足夠既私人空間我。
漸漸,我同室友一齊既時間少左。取而代之,就係同Apple既時間。我室友曾經提醒過我,Apple係個player,落畫快過港產片,我個時不而為然,甚至覺得無手尾跟仲好。

同一個大學入面,點會有秘密?我同Apple既事,好快就比阿欣發現左。因為阿欣太痴身,我果斷咁選擇左Apple。可惜既係,Apple無揀我,我係仲快過寒戰落畫。慢慢,我就開始變得盲目,無期望就唔會失望。
April、阿彤、Catherine、Lily…已經多到數唔到。無錯,食女好自由又開心,但係我凝住差咁啲野咁,硬係無當初既感覺。為左揾番當初既感覺,我決定揾番阿欣。

一年後重逄,見到既已經唔係當初既清純學生女,而係衣著性感既少女。我同佢見面之後又起番埋一齊。或許大家都想揾番段感覺。唔知幾時開始,我已經好自然咁上人屋企,而當日亦都係咁。

同年幾前相比,阿欣既屋企無咩點變。除左多左啲藥丸之外,就係少左我同佢既熱情。以往咩都唔識,到依家雙方都技術純熟,反而無以前咁刺激。

「以前我地咩都唔識,反而仲浪漫。」
「回憶係美好既,係因為人會不自覺美化記憶。不過如果你想揾番記憶既話,試下佢。」

阿欣遞左粒藥丸比我。我當然知道唔係藥丸咁簡單,但係我都吞左落口,我想揾番個時既感覺。然而,無論食幾多粒,我都係揾唔番初戀既感覺。我同阿欣為左保持新鮮感,開始愈食愈多,勉強維持到愛情。因為我同佢都知道,無左藥丸,我地一定會散,要維持段關係唯有食落去。

三月二十四號,我同阿欣嗌左交。為左咩嗌交?已經唔記得。我同佢鬥氣,一人對左十幾粒藥丸。我依稀記得,有天使黎迎接我,不過九成都係幻覺,我啲咁既人只配落地獄。

醒番個時我已經係醫院,足足係床上面半死左兩個禮拜,先可以落到床。我趁住無人發現,向住阿欣既病房邁進。每行一步,都有痛楚隨之而來。更痛的係,我諗番起同佢既回憶。去到病房門口,

「咦,我係咪識你架?」
「係呀。」
「你叫咩名呀?」
「我叫阿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