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口熱飯

 

喜歡看男人大口大口地吃飯,明明那一盒只是普通的叉雞飯,但看着他們用白色的塑膠匙盛起沾有蔥油的飯,放進口中,用力地咀嚼着,咬合時力度之大令咀嚼肌顯現,像咬緊牙關那樣,讓吃飯的過程變得佬味濃濃的,讓看着他們吃飯的旁人,都覺得那盒飯特別美味。

夏天的時候,大多男人專注尋找街上有多少熱褲美腿。偶然間,我卻想起一個工作過後,作短暫休息的男人在吃着飯盒的畫面。他是個維修汽車的師傅,身穿一件連身淺藍工作服,年約三十多歲,剷青時髦髮型,雙眼炯炯有神。烈日當空下,他仍專注地睡在燙熱的地板上,聚精會神地檢查車底,一出一入,有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他滿身是汗,衣服被汗水沾濕的關係,由原本的淺藍,變成較深的藍。

終於完成半天的工作,他爬出車底,用毛巾抹一抹臉上的汗水,然後把毛巾搭在肩膀上,坐到路邊的石壆上,抬頭看一看天空,原來太陽正熾烈,把人曬得掙不開眼睛來。這天工作異常繁忙,平日會到茶餐廳坐下來吃飯的他,選擇到附近的燒臘店買一個飯盒,是叉燒拼切雞飯,配一罐冰凍的可口可樂。

買到飯盒後,他沒有考慮太多,把可樂放在行人路上,自己就坐在仍舊發熱的路磚上,左手拿着飯盒,右手拿着膠匙,打開飯盒,開始吃飯。雖然有大廈遮擋部分陽光,但高溫仍令他邊吃邊出汗,他用力的咀嚼着食物的時候,汗水亦不注地流過他的臉,通過他的下巴,滴在飯盒裡。

不知道沾了汗水的蔥油飯會否增添一份鹹味,他利用搭在肩膀的毛巾抹一抹汗,然後繼續吞嚥着,吃了幾口飯之後,他拿起汽水灌一口,汽水通過喉嚨時,喉核會很明顯地脹大,散發一種男人的不羈。只吃了十分鐘,飯盒的飯已變空,叉燒和雞也吃光,可樂則在扔掉飯盒時還有一口,然後沒有休息,繼續他的修車工作。

每個人都知道,真正辛勞過後的一頓飯,特別有味道。我這個以寫字維生的人,無論春夏秋冬,冷暖風霜,大多在恆溫的室內工作。即使是肌餓的時候,也不會很用力地去咀嚼,不會有那種如上文提及的他的熱飯感,但自偶然看到戶外工作的男人吃飯,總會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我知道,地盤工人吃飯時也特別用力,有時候在茶餐廳看到他們穿着沾滿泥污的工衣,瀟灑地坐着點一碟豆腐火腩飯,叫一杯凍檸茶,與伙伴說幾句粗口,大口大口地吃着飯。那份滋味的確感染旁人,很想像他們那樣,把平平無奇的碟頭飯吃得津津有味。

這班戶外工作的男人為工作、家人和社會付出的勞力和汗水,比起任何一個白領都要多,要他們在戶外吃午餐不可以成為理所當然的事。然而,曾經有大學拒絕讓地盤工人進入有冷氣的飯堂吃飯,亦有大人帶同小孩路過工地時,刻意訓示小孩要好好學習,不要日後做苦工在戶外吃飯。

這些人也許不懂,其實只有付出最多汗水的工人,才真正吃得一口最美味的熱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