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白痴,我投過鄭松泰

 

有白癡民眾,才有白癡政渣

是日行文前,在下首先要告解,我誤判,罪己行山,因為我去年立法會選舉時投過新界西候選人熱血公民鄭松泰一票,而且還遊說過若干真·好友落搭,自己當白癡也罷了,連累好友,當真內疚。

話說本周末有匿名者循網絡名人網台報料,熱血公民鄭松泰大博士在閉門場合的真情對話錄音,以下為牠的精華節錄「屌你老母呀,咩梁游呀?呢班撚樣去死啦,陷家剷啦!但係喺公眾面前我咁樣講唔得呀嘛,我要同佢地扮friend㗎嘛,啲公眾白痴嚟㗎,等佢哋以為我地係本土派呀!」。

老實說博士爆粗又點呢?又唔會好聽啲,在下不嬲口沒遮攔,粗口當常餐,當然不會聽到有人屌老母就打尿震,大博士罵青年新政梁游係「撚樣」呢,冇錯丫,「冚家鏟」已經包含咗「去死啦」,得罪大博士原來要死兩次,合情合理喎,得罪講句,青政呢兩位人才加上該黨那位負責得罪全世界嘅軍師,唔冚黨鏟都冇天理。

至於鄭大博士威力最大那句「公眾(係)白癡嚟㗎」,都冇錯嘅 —- 冇咁白癡嘅五萬天真嬌,又怎會飬養出呢種又要攞你票,又要笑鳩你嘅咬春袋狼狗呢?幾萬人冇梗粒丸,係悲劇嘅。

Perception is reality,老實說,鄭大博士當時演技好,玩RPG了得,電視論壇爆seed罵何君堯,威風凜凜大義凜然,那一幕的確殺多幾錢貴為爛仔黨唯一疑似正常人,好戲量地賺了五萬幾票,選民如我撐鄭一刻心甘命抵,怨不得人,現在亟欲行山,蝕了一票還被罵小白,悟今是而昨非,精神上雙失而已,胃口還是不錯,也食得落飯,被騙徒奚落一句半句事小,普羅選民絕望中一片丹心皎潔如明月卻照溝渠事大。

古語有云「寧俾人知,莫俾人見」,查實個「見」唔單只身體力行嘅,謹言慎行,有些說話無論開門閂門都唔應該講,心嗰句留返喺心就算 —- 係呀,我講緊政治正不正確,難聽難受但事實,鄭大博士作為民選議員,選票就是飯票,家下佢證據確鑿地真·屌票,佢呢次同HJ2Q吳生有乜分別呢?吳生HJ幾多Q尚且只係對老二和老婆交代,喂阿博士哥,你背負着五萬幾位你口中嘅「義人」的期望,你而家一句話撻着五萬人,威力堪比「賓周都損」,對不起,你已經是一個政治上的死人了。

熱血公民呢個流氓組織早已惡名昭著,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由前首領到嘍囉,心不正劍則邪,網上網下整人攪人含血噴人屢見不鮮,鄭大博士暨議員疑似該組織唯一正常人,原來也是近墨者黑,該組織中人之行徑的確無恥冇極限。

做人別太鄭松泰,鄭匪松泰,祝貴黨早日冚家富貴,謹屌你老母,願你俾心機繼續荒腔走板,我作為五萬份之一的白癡衷心祝福貴黨和閣下趁早滅亡,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