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可打破好萊塢的性別歧視嗎

1917年,當電影才剛誕生時,在美國有一部叫做《避孕》(Birth Control)的默片上演,這是一部宣揚女性主義的電影,但不久後就被禁了。

一百年後的今天,一部關於女超級英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且是由女導演拍攝的電影,不僅在美國和全球都有非常好的票房,而且比起其他英雄電影更獲評論界肯定,因此引起熱烈討論,被認為可以打破好萊塢或者電影圈長久以來的性別歧視。

有趣的是,這相差一百年的兩部電影有著緊密的聯繫。

1917年時,正是美國婦女從十九世紀末開始爭取普選權、避孕權利運動,以及推廣女性主義思想的高峰。(美國在1920年賦予女性普選權。)

根據哈佛大學教授Jill Lepore研究,電影《避孕》的演員之一桑格(Margaret Sanger),就是一位非常活躍的女性主義者,甚至發明了「生育控制」(birth control)這名詞的人。她強調女性自主決定是否要成為母親的權利是女性主義的基礎。

《神力女超人》這漫畫角色是在1941年誕生的,其創造者是一位哈佛心理學博士叫馬森(William Moulton Marston),他不僅深受當時的女性主義運動影響,甚至後來和桑格的姪女戀愛:雖然當時他已經有了一個妻子,但他們決定共處一室,多元成家。

1938年《超人》漫畫誕生,隔年《蝙蝠俠》誕生。1941年,第二次大戰正熾烈時,馬森博士創造了《神力女超人》這個漫畫角色。當時新聞稿說,「神力女超人是由馬森博士所創造,建立一個強壯、自由、勇敢的女性形象,以對抗認為女性劣於男性的觀念,並啟發女孩子在被男性壟斷的各種職業和體育運動上更有自信心和成就感……因為文明的唯一希望是女性在所有人類領域都有更大的自由、發展和平等。」馬森博士本人更直接地說,「我相信女人應該統治世界,而神力女超人就是這種新型態女性的心理宣傳。」

一年之後,《神力女超人》因為被認為違反善良風俗而被禁。在國會聽證中,更被指控煽動女同性戀。

後來雖然繼續出版,且神力女超人和兩位男性超級英雄一起加入了「正義聯盟」,但……女超人卻成為聯盟秘書,負責在總部收發信。這讓當初創造者馬森相當失望。

在後來至今的數十年間,女性權利和女性意識當然在社會上有很大進展,不過神力女超人老戰友們超人和蝙蝠俠都已經好萊塢拍了無數電影,只有她還沒有。
好萊塢不敢投資女性超級英雄電影是擔心男性不會願意買票去戲院看強大的女英雄,2004年的《貓女》和2005年的《幻影殺手》(Elektra)票房失敗,對他們來說就是證明。不過,前幾年的《飢餓遊戲》雖然不是漫畫改編的超級英雄,但是女主角是強大、獨立的領袖,且也獲得很好的票房。

好萊塢的性別問題當然不是只有對於超級女英雄。

就在上個月,女導演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她是史上第二位女性。奧斯卡金像獎至今更只有一位女性Kathryn Bigelow得過最佳導演獎。《紐約時報雜誌》在2015年有一個專題報導顯示,在2013和2014年,前一百部賣座電影中,只有1.9%是女性導演。而根據另一個媒體「The Hollywood Reporter」,在2015年,賣座前兩百五十名的電影中,只有9%是女性導演。好萊塢不只太白,也是太「男」。

因此,《神力女超人》的成功或許可以鼓勵好萊塢大片廠願意支持更多女性創作者,尤其這部電影的票房,幾乎男女各佔一半。

這部電影在川普時代的成功當然更具意義:政治版的女超人希拉蕊去年落選了,歧視女性的川普當選了。但其實沒贏得普選的他,似乎不知道世界已經有所改變:去年女版《魔鬼剋星》電影上映時,他說:「現在魔鬼剋星只有女人嗎?發生了什麼事?」

原文刊在台灣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