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的曱甴

 

由於在下現在的家只是區區幾樓,通常我都會行樓梯出入,在某層樓轉角處,有一尾曱甴⋯⋯的屍體,我記得牠已經曝屍梯間超過一星期了。

這尾已經沒有生命的曱甴,或許牠也有牠的家庭,卻落得客死異鄉,令我聯想起那些已經令香港人麻木的新聞標題 —- 「獨居老人家中逝世多日,屍體發臭鄰居揭發才曝光」「露宿者伏屍麥當勞餐桌,店員翌晨才驚覺,列為屍體發現案」「長期無人出入塵居傳出惡臭,內裏竟有一失救老人」,人和曱甴,在生死關頭跟前其實沒差。

這些寂寂無名的生命遽然消逝,對各位來說或許只是一個名字、一粒數字、一段文字,正如蘇俄暴君斯大林所言:世上死一個人是名字,死一百萬人是數字,我們這個高度發展又人太多的世界,每天被報導的都一大籮悲劇,被湮沒的慘劇更是何足道哉,可能閣下還會反唇相稽 —- 我本身都在悲劇 ing,顧不得別人有幾慘,常言道鬥慘也有快感。

生有涯但悲慘無涯,在下並非鼓勵大家學習左膠式偽善大愛,但推己及人,多關心身邊人,就算萍水相逢的網友也不吝好心,盡力普渡眾生,莫以善小而言不為,不啻好生之德。

話說回頭,剛才我落街買早餐又路過那個樓梯轉角,那尾曱甴還是在那裏不得善終,待會我再上街時,順手帶多一張紙巾,替牠安息吧,畢竟也是一條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