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醜聞夾擊的 Uber,也許不得不犧牲創辦人走出低潮了

REUTERS/Shu Zhang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作者光譜,INSIDE 授權轉載

今天,估值已經達到 700 億美元的叫車軟體公司 Uber 將面臨又一次公司組織重大調整。這一次,是 Uber 下坡路的結束,還是亂局的再次升級,目前還很難判斷。

《紐約時報》援引三名知情者爆料稱 ,一次 Uber 董事會特別會議正在洛杉磯召開。會議的發起人是 Uber 董事會請來調查該公司道德醜聞和公司文化問題的特別調查官,前美國司法部長小艾立克·霍爾德 (Eric Holder Jr.)。報導稱霍爾德將在本次會議上宣佈長達數月的調查結果。

會議的一項核心討論內容,是對公司高層艾米爾·麥克 (Emil Michael)、共同創辦人特拉維斯·卡拉尼克 (Travis Kalanick) 的處理結果:霍爾德將會建議 Uber 開除艾米爾·麥克;卡拉尼克則將在會議上提議以「休假」為名離開公司三個月。

麥克是一位美國企業家,前政客,曾擔任美國國防部長特別助理。在 Uber,麥克的頭銜是業務資深副總裁 (SVP of Business),負責 Uber 全線具體業務的管理工作。儘管不是公司創始成員,麥克卻和卡拉尼克有著多年的交情,是後者在 Uber 的最重要親信。

當媒體開始嘗試揭發 Uber 內部嚴重的公司文化問題時,麥克可能是他們打開的第一個缺口。

▲ Emil Michael

2014 年,科技媒體 Pando Daily 的創辦人薩拉·蕾西 (Sarah Lacy) 公開撰稿並在社交網絡上抨擊 Uber,而麥克在一次晚餐上當著卡拉尼克和一眾紐約媒體的面,表示願意出資 100 萬美元成立一個團隊,專門去調查和污蔑蕾西。派記者出席了那次晚餐的線上媒體 Buzzfeed 後來揭發了此事,麥克被迫出面道歉。但他並未被公司開除,也沒有受到其他任何形式的懲罰。

自此,Uber 成為了媒體監督的座上賓,該公司使用的灰色甚至違法的營運方式,被媒體抓住不放。去年,Uber 在沒有取得加州車管局許可的前提下於舊金山強行上線一批數十輛自動駕駛汽車,結果被好事者拍下了這些汽車闖紅燈和魯莽駕駛的畫面,導致該公司只得把自動駕駛測試計畫撤出了加州。

一些從公司內部洩露出的截圖顯示,Uber 開發了一個名為「上帝視角」的工具,能夠對每一輛 Uber 汽車進行詳細的追蹤,本應該被匿名處理的乘客詳細資訊,包括名稱、性別、手機型號等,在這個工具中則是完全明文顯示的。一名 BuzzFeed 記者使用 Uber 自行叫車前往 Uber 辦公室採訪,下車時卻發現 Uber 紐約總經理已經在樓門口等候,還告訴她,「我剛才在追蹤你。」

但 Uber 的問題遠不止營運違法違規,它糟糕的公司文化問題也備受「關照」。

2014 年,Uber 高層到韓國出差,和當地營運團隊聯誼。卡拉尼克和麥克帶隊前往一家帶有色情性質的歌廳娛樂,並接受女性陪酒人員的服務。一名當時在場的 Uber 女性員工後來向人力資源部門舉報,麥克則多次教唆該員工不要「亂講話」。

2017 年,Uber 的違規營運和公司文化問題開始向火山一樣爆發。過去六個月的時間裡,Uber 沒過上一天好日子。

在「上帝視角」基礎上開發出來,Uber 已經使用多年的反釣魚執法工具「灰球」在今年 3 月被曝光出來。具體來說,Uber 會在釣魚執法問題嚴重的城市派營運團隊去電子商品店,記錄廉價智慧手機的編號;會在社交網站上查找當地政府官員的姓名和電話,記錄到系統裡;還會在當地警察和交管部門旁邊設置一個虛擬的「地理圍欄」。被「灰球」記錄在冊後,政府官員叫不到車,或者只能叫到「鬼車」(沒有真車,卻會顯示在 Uber 應用的地圖裡)。Uber 以城市為單位的營運團隊,曾在多個國家使用過「灰球」。

也是在今年,Alphabet 旗下的 Waymo 公司(原 Google 無人駕駛汽車團隊)將 Uber 告上法庭,起訴其收購的新創公司 Otto 創辦人,前 Google 員工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 (Anthony Levandowski) 竊取商業技術機密。萊萬多夫斯基前不久被 Uber 解雇,關於這起商業間諜案時間的調查仍在進行中。

上週二,Uber 突然以違反操守原則為名開除了 20 多名員工,Uber 亞洲業務總裁艾立克·亞歷山大 (Eric Alexander) 的名字赫然在列。2014 年,一名印度女性乘坐 Uber 時被司機性侵,在當地引起軒然大波,亞歷山大懷疑這起事件由 Uber 在印度的競爭對手 Ola 所設計,於是他開始通過各種手段證明這個想法——就像自己的老闆和多年老友麥克曾經設想過的那樣。這存在嚴重道德風險的行為,直接導致他被解雇。

一名已經離職的 Uber 前工程師蘇珊·福勒,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曝光了 Uber 內部令人難以接受的「混蛋文化」。在她的描述中,Uber 技術經理在女性員工面前「開黃腔」,而人力資源部門不但無動於衷,反而以威脅的口吻表示,如果她舉報,經理年底可能會報復性給她打差評,公司也不會阻止。福勒撰寫的技術書籍曾被 O’Reilly(歐美最大電腦科學書籍出版商之一)出版,技術水準出色的她仍然避免不了被經理歧視。

蘇珊·福勒的舉報事件,成為了外界開始討伐 Uber 公司道德問題的導火線。隨後,卡拉尼克宣佈聘請霍爾頓、他的合伙人塔米·艾爾巴蘭一起組建調查委員會。卡拉尼克的忘年交,Uber 董事會成員兼《赫芬頓郵報》創辦人亞利安娜・哈芬登也加入了委員會,但和調查相比,她反而對卡拉尼克的管理能力更花心思。

然而再多的輔導可能也無法起到效果了,卡拉尼克的精神現在面臨著常人難以承受的壓力。幾周前,卡拉尼克的雙親遭遇遊艇事故,母親過世,父親重傷,這段時間卡拉尼克一直在洛杉磯料理家事。休假三個月的想法,也是他在這段時間形成的。

Uber 董事會將在這次特別會議上就卡拉尼克和麥克的未來命運進行投票。

此前,坊間一度傳聞 Uber 董事會正在考慮找一位新的 CEO 替換卡拉尼克。其實,和大多數規模較大的知名科技公司一樣,Uber 的股份採用的是 A/B 股架構,董事會 9 人中 7 人擁有超級投票權,包括卡拉尼克、他的共同創辦人和好朋友蓋瑞特·坎普 (Garrett Camp)、著名矽谷風險投資人比爾·格雷 (Bill Gurley) 等。也就是說,如果卡拉尼克的盟友和他行動一致,他便能夠繼續保持對公司的實際控制,無論休不休假。

不過,至少卡拉尼克不能再繼續保護他的親信麥克了。此前 Uber 的董事們就曾經建議麥克辭職或休假,都遭到了他的拒絕。這次卡拉尼克若還想保住在董事會的威望,或許只能「斷臂」以求自保。

這篇文章 被醜聞夾擊的 Uber,也許不得不犧牲創辦人走出低潮了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