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身不壞的藝術

人類與其他生靈不同之處,
就是太喜歡禁室培慾,
凡有所鍾愛的東東,
都把它金屋藏驕。
像出土文物,
就放進博物館,
濕度溫度防霉防菌,
完全和甚麼甚麼遠古智慧的木乃伊一樣,
就是要你沒有得來生轉世!
就是要你沒法順天承運與天地同亡了!
這種拜北斗延壽的看家本領,
人類愛屋及烏,
簡直寬懷博愛,
普及到萬事萬物之中!
平時,
不是好友邀請或順應世情,
我從不會發心去博物館看展覽。
我比較喜歡在路過某處,
站在寫生的畫家背後去看一張畫,
或路過fb,
看一段實描紀錄,
或剛好新鮮熱辣,
剛畫完攝影完寫完做完,
下一秒就放上來,
以至最好是,
現場直播的東東!
我不認為有甚麼甚麼規條的藝術,
我認為藝術只是生活的眨義詞!
最慘還要高調推廣這種A貨,
成為甚麼甚麼超越生活本尊的東東。
我,
註定不入流的了!
況且我自動向下流,
要幾下流就有幾下流!
我喜歡蹲在東大街看譚公誕大巡行,
我喜歡躲在觀塘工業區後巷的大排檔發呆,
喜歡走在水貨區黑點,
看本來是橫街臭巷忽然變成水貨集中地那種時來運轉的暴發咀臉,
然後再看著它們一一消亡。
導賞?
你能為我導甚麼賞?
告訴我這裡那裡的典故,
關我啥事?
典故?
一離開事發現場就沒有甚麼典故了!
為什麼不看正在呼吸的東西,
而去看千年古屍?
我連聆聽自己的心跳還不夠時間,
還要聽你甚麼甚麼獅身人像的古文明?
涼風有信,
秋月無邊。
生活還用由你來枱舉?
真是有點自不量力吧?
正值炎夏,
漫天蟬嗚。
告訴我,
你怎樣去導賞,
這種活生生,
而不是被封滿防腐劑,
在博物館美術館中,
金身不壞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