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杯調酒,每一個不同的愛情故事】05. Vodka(三)

 

 

聽到蘇子軒的話我難以置信地瞪圓了雙眼,立即搖搖頭說:「不用的!真的!我現在可以叫的士走,所以⋯⋯」

我拒絕了他的好意,因為我沒有理由進入客人的家中,可是當冷風吹過我打了一個冷寒,冷得直發抖。

他看我冷得直發抖就笑著道:「不用怕,先進來吧!而且剛看新聞離開這裡的路上地下水管爆裂又水浸了,應該會封路好一會,現在還下暴雨,妳還是先在這裡待會吧!」

我有點遲疑可是我還是走進他的家內,因為直覺告訴我他不會對我出手,如此有外貌,又富有的男人一定不缺女人。蘇子軒走進了房間內,只剩我一人尷尬地站在客廳,眼見他好一會都沒有出來,我就打算轉身離開。

正當我想離開時,他已拿著毛巾跟衣服走到我的臉前,交到我的手上。

「妳先到洗手間整理一下,這是我妹妹的衣服,妳先穿上吧!妳身上那濕透的衣服待會弄乾才走吧!」

我接過他手上的衣物然後走進洗手間內整理,把濕透的衣服扔進乾衣機中,最後把衣服掛在衣架上。當我走出洗手間時蘇子軒就走過來接過我手上的衣架掛在暖氣機前。

「謝謝⋯ ⋯」

我跟著蘇子軒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我四處張望卻不見一個人影:「你的妹妹呢?」

他拿了一個酒杯,在杯裡加了一些冰塊:「她偶爾會來這裡。」

「現在家中只有你一個⋯ ⋯」

「對。傭人放假了。」話畢,他看了我一眼,當他看到我整個人僵直了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

「放心吧楊小姐。」他把透明的液體倒進酒杯中,然後輕輕搖晃。

望著那杯酒令我有點好奇:「你在喝什麼?」

「我?」他自然地看了看手上的酒杯道:「Vodka。」

「不混其他酒一起喝,不會很難入口嗎?」

蘇子軒聳了聳肩,然後仰頭喝了一口酒:「不會呀⋯⋯」

在那之後我們開始聊天,什麼話題都聊過一遍,不知不覺就聊了一整晚。

在那次以後,每次他訂花我都會親自去送花,如果他剛好在家,每次我都會逗留在他家中許久,跟他聊天。

這個情況維持了整整半年,我從來都沒有問過他每次訂花的收花者是誰⋯ ⋯

 

下集:(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