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杯調酒,每一個不同的愛情故事】05. Vodka(四)

 

 

我又一次送花到他的家中,剛好蘇子軒放假不用上班,我又藉著送花的名義到他家中作客,跟他聊天。

他如以往一樣一邊喝著Vodka一邊認真地聽我說話,看著他把透明的液體一口又一口地喝下,我又禁不住好奇心問:「好喝嗎?」

「妳要試試嗎?」他看到我好奇的視線,就拿了另一個酒杯把冰塊放進去,然後倒了少許Vodka便把酒杯遞到我的手上。

我仰頭喝了一小口,剛開始入口清涼,有一種特別的香氣在口腔蔓延繼而帶來灼熱的感覺。我不禁皺了皺眉,這樣好像在喝酒精的感覺。

「對了⋯⋯其實收花者是誰,為什麼每次你來訂花都不說出收花者的名字?」藉著酒精我把一直藏在內心的疑惑向他提問。

蘇子軒聽到我的疑問露出好看的微笑,他放下了酒杯靠近我,認真道:「妳真的想知道?」

我緊握著酒杯緊張地點了點頭。話畢,他把一旁的花束放在我的手上,我望著手上的花束心臟不停地亂跳。正當我想開口時,蘇子軒已經開口解答了我的疑問:「那是為了見妳的藉口。妳開花店應該知道七朵玫瑰花的花語吧!」

那花語是我偷偷愛著你⋯⋯

此刻的時間好像停頓了一樣,我跟他互相凝視對方。良久,他低下頭吻了我,從他的嘴裡嚐到酒的香氣,好像喝醉了一樣沉醉在這氣氛中。

在那之後我跟他發生了關係,更發展成戀人的關係,每次放假我都會跟他一起出外看電影,到餐廳吃飯,我本以為我們的關係很穩定,可是我沒有想到在一次街上的偶遇被我發現了他跟一個長相漂亮溫柔的女人在一起,而且他們牽著一個小女孩,更看到他手上戴上一枚我從沒見過的戒指。

我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做人第三者,原來自己是這麼的愚蠢,送花都可以送上床的愚蠢女人⋯⋯

 

* * *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走到我跟蘇子軒昔日經常一吃飯的餐廳,一進到餐廳待應生就把我領到一個獨立的包廂前,一推門就看到他坐在餐桌前手中捧著一束玫瑰。

當他看到我的出現就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我一語不發地坐到他的對面。

「想吃什麼?」蘇子軒翻開了餐單道。

看到他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就冷淡道:「我今次來不是跟你重拾舊好,不是跟你吃飯。我來的目的是叫你不要再找私家偵探查我,還有我們完結了。」話畢,我就離開座位,蘇子軒見狀就快步走到我的身邊拉住我。

「敏妍,不要離開我。」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呆在原地,我沒想到此刻他仍然有臉說這句話。

我掙脫他的雙手退後了數步,難以置信地望著他:「我怎麼不能離開你?你騙了我!你可是個有家庭的男人,這樣下去是錯的。」

「我跟我老婆沒有感情的,我只要妳。每個月我可以給妳生活費,妳可以請幾個員工替妳工作⋯⋯」不等他把話說完,我已經從餐桌上拿起一杯清水潑到他臉上。

蘇子軒整個人呆在原地,預料不到我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清醒點蘇子軒!我已經不是那個會主動送花到你家中的蠢女人,我不需要你包養!還有請你戴回你的結婚戒指。」

看到他為了見我,手上沒有戴上戒指令我打從心底感到厭惡。

而且我更厭惡自己,是因為自己主動送花到他家中,如果我沒有這樣做,沒有被他吸引,沒有先了解他背景一切的話,也許不會落得如此田地。

他賤而我更是犯賤!

他看到我露出厭惡的樣子就淡然道:「是因為那個叫游梓軒的男人嗎?妳不是把他當作我的代替品嗎?」

我就知道他調查了有關我的一切,可是我沒料到他會知會游梓軒的事。聽到他的名字讓我想起了他來花店找我的那天,他對我就的那番說話。

一想起我的心就抽痛起來⋯⋯

「我沒有把他當作代替品⋯⋯」

我撇開臉不再看他:「請你不要再糾纏,我們早就完結了。」

我拿起手袋往門的方向走去,我告訴自己不要回頭,要跟過去那不堪的感情告別,而跟游梓軒的事則是在那之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