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要建立「民主發展」論述

過去幾年,政府製造了一個所謂「發展和保育」的矛盾,讓建制派佔據了「發展的道德高地」,民主派被抹黑為不理市民房屋問題的離地保育人士。可惜的是,民主派內部又在有意無意之間分成兩個派系,一邊是民主黨為首的「支持發展派」,剩下的就進一步被標籤成「為反對而反對」的搗亂分子。

連結的新聞透視中,唐英年是這種扣帽子立場的典型,一個出名離地的有錢前高官,可以在發展議題上聲稱代表大眾利益,要求小眾遷就大眾,世界上還有比這更遠離事實嗎?

政治論述的爭戰,千變萬化,必須不斷更新,才能對應時代。十年前我們可以透過社會邊緣群體(市區重建被逼遷戶、鄉郊發展被逼遷戶)的被規劃遭遇來打開民主規劃的思考,到了今天,那套論述的政治能量已被梁振英和建制派的「增加土地供應論」抵銷。任何對「增加土地供應論」的質疑都被等同為反對任何發展。民主派在立法會財委會的努力也被一再抹黑為無意義的拖延。

正如以商界利益優先的統治集體不可能給香港人勞工和福利保障(大家看標準工時和全民退休保障的結果就知道),由地產商、跨國工程企業和政府聯手建立的「天價基建→開發土地出售填數→地產商控制房屋供應→炒家樓奴社會」惡性結構,是絕對不能為普羅大眾帶來有尊嚴的居住環境。

因此,唐英年口口聲聲「為大眾」的洗腦發言,只是幫政府和建制派掩飾了香港城市發展的核心問題:他們總是聲稱發展是為香港好,但永遠不肯將如何發展的決定權還給香港人。民主派應該把握住這個核心問題,建立「民主發展」的清晰願景和政治目標,揭破建制派的「賣香港人豬仔」的真相,將他們從「發展的道德高地」拉下來。

「民主發展」可以圍繞以下三方面展開:

1﹞減省基建開支,不容每年千億基建投資繼續綁架香港公共財政

2)將規劃和土地行政的決定權還給香港人(城市規劃委員會應全面由選舉產生,地政總署的賣地決定要經公眾討論和立法會批准)

3)大幅增加可負擔房屋佔總供應的比例。政府在東涌東填海區將五成二的住宅用地撥歸私人發展,比例上完全脫離市民的能力。在貧富懸殊愈來愈惡化的香港社會,市民期望政府將珍貴的土地資源來全力做可負擔房屋,而不是繼續將土地商品化,造旺地產市場。民主派在樓價比天高,隨時掉頭倒冧的時候,有責任提出一套經得起經濟學考驗的民主房屋政策,大幅增加可負擔房屋的土地供應比例,以免冧市後又跌入另一次輪回。

至於在立法會內,民主派也可向政府具體提出三個要求,以回應政府和建制派的拉布指控。

1)政府應在討論撥款建議時,將所有委託顧問做的研究報告全文公開,讓討論有所本

2)財務委員會主席和政府,應開放讓議員按會議程序21條,就撥款提出具法律約束力的條件(即是有條件地贊成),而不是只有贊成和反對兩個選擇

3)政府在推動工程項目時,應使用「挪威模式」,同時提出另類方案和不發展方案的選項,交公眾和立法會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