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公民+城邦派 VS 山達基邪教

 

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最近被仇思達公開一段十七分鐘的錄音,揭發他聲稱因為三萬元的資助而與其恩師黃毓民反目,且侮辱香港市民為「白痴」,並以粗口責罵青年新政成員梁頌恆和游蕙禎「應讓去死」。

其實,熱血公民為教派之實,本人在文章《熱普城教》經以述及。然而,本段錄音所反映的,顯示了熱血公民對香港的嚴重禍害,是一個必需盡早清除的邪教。

不少人,例如黃毓民,形容熱血公民是「黑社會」。個人認為,與其形容熱血公民是「黑社會」,不如形容之為邪教。黑社會是利益群體,成員能夠從中獲利。但是熱血公民的成員不見得能在熱血公民中獲得任何利益,因此該稱熱血公民為邪教。

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邪教,有些邪教會散播末日思想,亦有些邪教只為謀財。個人認為,熱血公民與起源自美國的邪教山達基教會十分相似,兩者均對社會造成不可磨滅的修害,是社會的「大毒瘤」。

熱血公民的行事作風,其實與山達基邪教十分相似,均以教主為首,絕對服從教主。

熱血公民中,黃洋達是教主。所有教徒均必需以黃洋達為馬首是瞻,不得違抗黃洋達的立場與指示。如果教主與其他原本的友好人士發生衝突,例如黃洋達與黃毓民發生衝突,教徒在立場上必需站在教主一邊。因此,鄭松泰、水泥隊以及以三國時期人物為名的熱血公民成員均即時轉變立場,與黃毓民反面,全力支持黃洋達。就算鄭松泰是因為黃毓民才能當選立法會議員,又說自己支持「黃毓民主義」,也因為其教徒身份而要立即找藉口與黃毓民反面。

同樣地,山達基邪教以其教主L‧羅恩‧賀伯特為尊。一切教徒均以教主為尊,服從L‧羅恩‧賀伯特以及其繼任人的指示。在L‧羅恩‧賀伯特創立山達基邪教的初期,原有不少經營自然療法的友好組織。然而,該些友好組織對L‧羅恩‧賀伯特經營邪教的行為有所保留,結果多與山達基邪教反面收場。教徒當然由支持該些自然療法組織變為反對該些組織。

另外,熱血公民以及山達基邪教均以升級制鼓勵教徒捐款。熱血公民在其課金系統中,以草根金主、中產金主、貴族金主稱呼捐款人。山達基邪教亦會要求信眾捐錢給教會換取所謂的「覺醒」,即在教會的地位。這種模式的目的旨在令教徒不斷進行捐款。通過給予信徒不同的稱號,以滿足他們的虛榮心。城邦派的陳云根經常為其支持者設立不同封號,例如昭明公主、忠烈公等,亦是同一原因。

山達基教會以及熱血公民同樣會隔絕教友與外界以及前成員接觸,熱血公民前成員「法國佬」由於不滿熱血公民多行不義,退出熱血公民。他在熱血公民的朋友,包括教主黃洋達,均立即和他絕交。在仇思達的節目中,「法國佬」指他出席一次在黃毓民家舉行的聚會,黃洋達伉儷因他的出現而避席,同時他在熱血公民的朋友亦再不願與他談話。另外,黃洋達伉儷亦被指干涉成員的社交,限制熱血公民成員的社交自由。山達基教會亦有相似的規則,不准成員與非教徒交往。以荷里活藝人,山達基教徒湯‧告魯斯為例,山達基教會因為不喜歡其妻子妮可‧潔曼的父親,因此派人離間兩夫妻的關係,並派一名山達基教徒作為湯‧告魯斯的新妻子。這種方式的目的旨在令教徒難以離開教會,避免成員流失。只要成員離開教會,他們就會失去了他們的社交圏子。

 

 

山達基教會對其教友十分差,對教友十分苛刻,有教友因為對教友不忠誠而被教會命令用牙刷刷廁所。熱血公民與山達基教會一樣,亦對教友待遇差劣。若有成員犯錯,黃洋達會在網台節目公開進行批鬥,着犯錯成員公開認錯。同時,山達基教會和熱血公民均不理教友死活,只顧自己利益。熱血公民成員言某(真名楊家倫)被港共政權迫害,判監四年零九個月,但熱血公民卻沒有全力幫助他。又有熱血公民成員柏洋被迫害,但熱血公民沒有幫助他請律師,結果他只能申請法援處的律師。山達基教徒麗莎‧麥克弗森,在教會中接受治療後死亡,後來被發現山達基的所謂的治療,過程並不專業且具有虐待性。由此可見,不論熱血公民+城邦派抑或是山達基教會均對教友非常差,並不關心教友,只顧自身組織的利益。

山達基教會為了確立其威信,經常對反對者進行訴訟。教會曾控告時代雜誌,邪教預警網路,以至一些批評該教會的評論員。同樣地,山達基教會會組織一些由教徒擔任「調查員」的調查組織,不擇手段地騷亂反對者。這些「調查員」無惡不作,曾經為了報復一名法官不利山達基邪教的判訣,殺了他所飼養的牧羊犬。同時一名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亦因為批評山達基邪教而被這些「調查員」跟蹤和騷擾。這些「調查員」常常強調自己不是山達基教徒,以達到混淆公眾視線的效果。

熱血公民實際上亦有這類以打擊反對者為己任「調查員」,普遍被人稱為「水泥隊」。「水泥隊」這個名稱由仇思達提出,意即以集團式的網絡帳號,像水泥般將真相埋葬。熱血公民的「水泥隊」以及「水泥隊」所開的臉書專頁,永遠不承認自己是熱血公民成員。不少明顯屬熱血公民的專頁,例如「一圖論述」、熱血公民成員譚諾行所開的「仇幼聯」以及城邦派所開的「廢除雙重國籍行動」,均不斷強調自己與熱血公民無關,意圖為熱血公民推卸責任。同時,熱血公民亦大規模以三國人物的名稱開了大量的假帳號來騷擾反對者,以壯大聲勢,團結教眾,確立威信,行為與山達基教會無異。熱血公民批鬥黃毓民,目的亦是確立黃洋達至高無上的威信。因此就算黃毓民有恩於黃洋達,為了教派利益黃洋達仍要指令熱血公民攻擊黃毓民。

為了教派利益,黃洋達的立場由「邊個搞毓民,我同佢死過」變成「邊個搞毓民,我同佢打邊爐」一點也不稀奇,教派利益是教主賴以生存的本錢,大於道義,大於一切,「搞毓民」對教派有好處,黃洋達有此行為絕對是意料之內。

同時,為了令教徒時刻進行捐款,山達基經常散播末日預言,以令教徒因恐懼而繼續其信仰。山達基的行為在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得到充份體現,皆因城邦派常常以「永續基本法,保住你層樓」訛稱2047年時港共政權會收掉全部業權,以恐嚇港人支持永續基本法。兩者是以末日預言來製造恐懼,令人繼續其邪教信仰。

山達基教會為了提升信眾的榮譽感以及對教會的歸屬感,經常將非教徒視為次等生物。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侮辱香港市民為「白痴」,目的旨在令其「正白旗」組織下的教徒得到榮譽感,認為自己因信奉熱血公民而不是「白痴」,行為與山達基教會一模一樣。

山達基教會,在很多國家包括德國、法國、英國以及希臘均已被定為法定非法組織。熱血公民的行經與山達基無異,是香港社會的一個大毒瘤,若不清除之將會後患無窮。

民陣召集人區諾軒曾說過熱狗不滅,社運不興,若熱血公民繼續肆虐,香港的本土運動將會續受傷害,甚至壽終正寢。因此,香港人有責任立即消滅熱血公民以及與其同路的城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