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務管制越少越好? 市民︰對地產商最好

「澳門講場」探討租務管制問題,節目受邀嘉賓地產發展商會副會長管小立,以及律師何金明一致認為,租務市場市場應有自由浮動,行政干預越少越好。有致電發言的市民則一面倒表示,現時澳門房鋪租金高昂導致百物騰貴,不利本澳社會穩定發展,要求政府出手加強管制,認為租務市場若有適度監管,可防止出現泡沫。建議以通脹作為租金管制的指標,亦有市民建議參考德國,由政府設定租金調升系數。市民張先生表示,不少澳門人深受捱貴租之苦,希望業主減租根本是痴人說夢。他說︰「地產商坐擁大量物業當然不希望租務管制,因為對佢哋既利益有損害。」 正在立法會審議的租務法法案建議建立租金調整機制。管小立表示,若本澳要限制租金升幅,將沖擊自由市場經濟。他認為,租金限制與保障租住權是兩回事,正如近年市場下滑,租金已跟隨回落。租務市場應自由浮動較合理,不應由法律及人為干預。他又說,業界並不希望市場大上大落,希望盡可能由市場調節,又稱租金加幅未能追上樓價升幅,更反問對投資者是否公平。管小立稱,租金調整機制會有雙向性,未必鼓勵物業出租,他認為做好權責處理等,反更有利釋出單位。 律師何金明則表示,行政干預市場越少越好。他稱,近年居民薪酬加幅追不上不動產市場升幅,一個地區的租務成本不應該高於居民收入的四成,但社會需討論以司法領域加強行政干預到底有何好處。何金明又稱,修訂租務法案最初文本顯示,調整系數似乎只適用續租,新租約沒有此限,他希望立法會檢視有否偏離方向。 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報告顯示,澳門每月租金中位數為6,489元,而2011年的租金則為3,204元,短短五年間增幅達一倍多。市民曾先生表示,現時租屋住的市民捱得好辛苦,政府應該要監管租務市場。他說,現時新口岸有很多空舖,由於商戶要捱貴租導致百物騰貴,「搞到民怨好犀利,有錢佬、高官梗係無問題啦,黎民百姓好辛苦!」他認為,政府要作出平衡,租務市場不能超出市民的負擔能力,租金管制應以通脹作為指標。 市民李小姐引述巴黎副市長曾說過︰「我們顧及的是大多數人的居住權利。」她說,規範房租才能穩社會。她又批評地產界十分自私。自己有難時就要求政府出招補貼,現時坊間要求管制租務市場對其利益有損害,就稱要市場調節。李小組說︰「特首崔世安雖然是由小圈子選舉選出,但都要為全澳市民著想,難都係要行,澳門人已經好乖,如果係第二個地區,十幾年升十幾倍的房價、房租,政府不出手管控的話,社會已經暴動。」 馬先生則表示,自己的弟弟一開始交5,000元租金,一年後,業主就加至8,000元,再之後升到1.2萬元,不租就要走。他說︰「地產個個發達,住客就陰公。政府要干涉,私人嘢乜都唔搞得,乜都唔敢理,咁做咩政府啊?由得啲人瞓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