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執行長 Travis Kalanick 無限期休假,醜聞纏身的公司重新開機

REUTERS/Kim Kyung-Hoon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36Kr,INSIDE 授權轉載

Uber CEO 離開了。

上周日,Uber 董事會召開會議,討論公司 CEO 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去留問題。董事會想讓卡蘭尼克休息一段時間,同時解除卡蘭尼克幾個親信的職務。

今天,卡蘭尼克向全體員工發佈內部信,稱自己會離開一段時間,思考如何打造一個世界級的管理團隊。信裡沒有提到回歸時間,也沒有指定新的管理者。

一天前,卡蘭尼克的朋友、公司商業副總裁艾米爾·麥克 (Emil Michael) 已經因為董事會壓力而離職。董事會正在逐步替換卡蘭尼克的親信高層,以限制卡蘭尼克。但因為公司的治理結構,卡蘭尼克仍然沒有失去管理公司的權力。

今年以來,Uber 持續捲入負面新聞中,包括震驚科技圈的性騷擾事件。而這次董事會議的主題,正是審議前司法部長小艾力克·霍華德對公司文化的調查和提出的建議。

卡蘭尼克塑造了 Uber 的企業文化,其核心是成長與擴張。這文化讓 Uber 成功進入七十多個國家,並成為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但也將 Uber 帶到成立以來的最深重的危機當中。

卡蘭尼克的離開,意味著 Uber 開始重新塑造自己的文化。

「前進,前進,不擇手段地前進。」雖然在執掌 Uber 時,卡蘭尼克不會讀過《三體》系列小說,但這句話依然是他風格的寫照。

「特拉維斯最強的能力就是哪怕需要撞穿一堵牆也要達成自己的目標。特拉維斯最大的缺點也是哪怕撞牆都要達成目標。這是對他最恰當的形容,」達拉斯小牛隊老闆、指導過卡蘭尼克的億萬富翁投資人馬克·庫班(Mark Cuban ) 這樣描述卡蘭尼克。

卡蘭尼克駕駛著 Uber,行駛在道德和法律的灰色地帶,無視現有的慣例和法規。

2009 年,UberCab 在舊金山成立,它標榜自己是一家新的計程車公司,但事實上,它並沒能拿到相應的許可和執照,也並不滿足計程車的營運規定。但政府作事沒那麼快,在它阻止之前,卡蘭尼克已經鋪開宣傳,大肆擴張。2010 年 10 月,在收到舊金山禁止令後,公司才更名為 Uber。

隨後,Uber 變得更加靈活。Uber 在程式中添加一個按鈕,可以幫助用戶和司機聯繫當地官員。此外,Uber 還開發了投票軟體,可以在市政調查中自動支援叫車服務。

Uber 還會使用「灰球」來哄騙執法者。這項技術可以識別執法者,並對他們展示虛假內容,隱藏司機和車輛的位置。在一些地區,Uber 依然被視作非法,這技術可以避開執法者。今年三月,《紐約時報》曝光這技術,Uber 宣稱會禁止員工用這個工具來對抗執法。

「成長高於一切」,這是卡蘭尼克的信條,對其他事情他都漠不關心,無論事關道德法律,還是危及公司形象。

之前,Uber 已經爆發過幾次公關危機。

2013 年,美國東海岸遭遇暴風雪,Uber 的動態加價系統遭到用戶抨擊,但卡蘭尼克卻用一些術語回覆批評,認為自己的做法符合經濟學規律。

2014 年,印度一名 Uber 司機性侵了乘客,一些人公開批評 Uber 在確保乘客的安全方面做得不夠。這起事件發生後,德里政府在本地區禁止了 Uber 服務,但公司之後恢復了經營。

2015 年,蘋果 CEO 蒂姆·庫克(Tim Cook)找到卡蘭尼克,批評卡蘭尼克竊取 iPhone 用戶數據,並欺瞞蘋果工程師,並說倘若 Uber 不停止這些行為,將把 Uber 從蘋果下架。卡蘭尼克很快妥協。

這些新聞都沒給 Uber 帶來實質性傷害,公司在 2016 年也獲得了 680 億美元的估值。

但二月的性騷擾事件,卻成了 Uber 危機的導火索。

今年二月,Uber 一名員工公開公司內部的性騷擾事件,震驚了科技圈。但最開始卡蘭尼克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大不了,他依然繼續參加好萊塢的奧斯卡派對,直到事情發酵開來,才下令緊急處理。

這只是今年 Uber 一系列負面新聞的開端。三月份,《紐約時報》曝光 Uber 採用 Greyball 技術,欺騙執法部門;同樣在三月,theInformation 曝光卡蘭尼克和其他高層與 Uber 員工光顧了韓國的一家應召酒吧,在酒吧裡,客人可以花錢請人陪酒;近日,倫敦發生恐怖襲擊,人群疏散時候,Uber 依然採用了「峰值加價」策略,被指責為趁火打劫。四月,媒體曝光 Uber 在 Lyft 中植入間諜程式,設法從 Lyft 那裡拉走司機,獲取更多的訂單。

高層團隊開始動蕩。近 20 位高層先後離職,不少人正是受到過去醜聞的影響離開。六月份,Uber 解雇了亞洲業務副總裁艾力克・亞歷山大(Eric Alexander),他向 Uber 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等人捏造了性侵案受害女性的醫療記錄 ,認為這起性侵案是由 Uber 競爭對手捏造的。而這只是 Uber 近來解雇的十幾位高層中的一員。

顧客和司機在流失。今年二月「deleteuber」成了推特熱門,據稱有 20 萬人刪除了 Uber 程式,那一周,Uber 訂單數量銳減 10%,Lyft 下載量也短時間內大幅成長。最終,卡蘭尼克宣佈退出川普咨詢委員會,並承諾給相關司機補貼,穩定了局面。

公司經營也面臨困境。2016 年之後,Uber 沒能再拿到新的融資,司機也對自己的待遇表示不滿,而 Uber 重金投入的無人駕駛技術,被 Google 起訴,稱他們竊取了 Google 的商業機密。

近來的醜聞已經影響到不少投資人的決策,有外媒稱,Uber 的估值也已經跌落到 500 億美元,降幅達到 15%。不論董事會還是外部觀察者都認為,Uber 應該重塑公司文化,以應對近來的負面新聞,也為將來的上市做準備——一家混亂的公司可能保持成長,但很難在二級市場有所作為。

頂級管理和咨詢公司 A.T. Kearney 主管邁卡·阿博恩(Micah Alpern)說:「在我看來,他們需要的不只是一種文化上的改變,而是要從頭開始創建一套全新的文化。」

董事會開始逐步替換卡蘭尼克的親信。阿里巴巴董事龔萬仁(Wan Ling Martello)將進入 Uber 董事會。此外,Uber 還聘請哈佛商學院管理專家佛朗西·弗雷(Frances Frei)擔任領導和戰略高級副總裁,重新組織公司結構。前蘋果高層波佐瑪·聖·約翰(Bozoma Saint John)也來 Uber 擔任品牌長,幫助修復 Uber 的公眾形象。

但想改變 Uber 的公司文化,首先要改變卡蘭尼克,這沒那麼容易。

Uber 董事會採用的是「親創辦人」管理結構,董事會九名成員中,有七名持有「超級表決權股」(super-voting shares),這些人大多是卡蘭尼克的親信,這讓卡蘭尼克有能力否決掉任何不利於自己的董事會決議。

在過去幾個月裡,儘管風波不斷,但卡蘭尼克和他的親信依然能夠安然無恙。

不過,上個月,卡蘭尼克母親邦妮·卡蘭尼克(Bonnie Kalanick)過世於船隻失事,卡蘭尼克的父親也因此受重傷,此後卡蘭尼克一直在洛杉磯陪伴家人,以至於董事會會議也從舊金山移到了洛杉磯。這起事故可能讓卡蘭尼克更想休息一段時間,多和家裡人在一起。

最終,Uber 完成了這次公司成立以來最大的調整。

動蕩中的 Uber 依然在成長。今年第一季,Uber 營收達到 34 億美元,依然保持成長,虧損 7.08 億美元,數字雖然驚人,比去年同期已經有所下降。不論中國區的受挫,還是最近的醜聞,都沒阻擋 Uber 擴張的腳步。

Uber 的顧問塔斯克(Tusk)說:「顧客只關心自己。如果 iPhone 很驚艷,哪怕蘋果公司讓人惡心,也沒人會在乎這事。」

不過,它也在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Uber 的競爭對手正在迅速成長。去年,它在中國敗給了滴滴,今年,美國對手 Lyft 也正迅速成長。2014 年,Uber 還能以傲慢的態度來和 Lyft 談判收購協議,但現在,Lyft 的市場份額已經從年初的 18%漲到了 25%,公司宣稱,一些忠誠的 Uber 用戶,儘管他們大部分時間還在使用 Uber,但在 Lyft 上的開銷也在上漲。兩個月前,Lyft 完成了 6 億美元融資,估值達到 75 億美元。

Waymo 與 Uber 的官司還沒結束。Waymo 主要業務是研究無人駕駛汽車,是 Google 的兄弟公司,它控告 Uber 竊取了自己的專利技術。此前,卡蘭尼克將無人駕駛視為 Uber 的未來,沒有它,公司將很快失去競爭力。在這個領域裡,Uber 的競爭對手有 Google、特斯拉等公司。一旦訴訟失敗,公司在無人駕駛上的努力很可能付諸東流。

但 Uber 當務之急,是要填補卡蘭尼克離開的空缺。

Uber 正在招聘 COO。此前他們一直在招募,但始終沒有確認最終人選。董事會希望 COO 能成為 CEO 的夥伴,專注日常營運和 Uber 公司內部的文化與組織建設。招募其他高層地工作也正在進行當中。

創辦人卡蘭尼克可能依然是公司的 CEO,但即便他回歸,公司也不會再是他一個人的天下,草莽時代結束,經理人時代來臨,董事會與投資人將擁有更大的話語權。

附卡蘭尼克郵件全文:

致公司團隊:

過去八年我的生活一直都圍繞著 Uber,而最近發生的事件讓我重新意識到家人比工作更重要;同時意識到我需要從日常工作中抽身出來,花時間去哀悼我的母親,她已在上週五下葬;我要去反思,讓自己恢復過來,以及專心建設一個世界級的領導團隊。

我們走到了什麼地方,又為何會走到這一地步,這些都是我的責任。當然,很多事情值得驕傲,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改善。如果「Uber 2.0」想要取得成功,那麼我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建立一個領導團隊。如果我們要做好 Uber 2.0,那麼我就要選做好「特拉維斯 2.0」,成為一個公司需要、也值得你們擁有的領導。

在這個過渡階段,公司的領導團隊,即我的業務主管們,將繼續運營公司。在需要作出重要戰略決策時,我隨時待命,同時我也將權力授予給其他人,他們可以大膽而果決地推動公司迅速前進。

很難說過渡期有多久——可能比我們預期的更短,也可能會更長。失去至親讓我十分煎熬,我需要好好告別。我收到你們的成堆的慰問信箋,這些衷心問候讓我能夠堅強下去,但幾乎所有結語都是「我能做些什麼嗎?」我的答案很簡單。做好你們的日常工作,完成我們的使命。這樣我就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以人為本,這是我媽留給我的遺產。讓 Uber 2.0 變為現實,世界將見證你們那些激動人心的工作,也將見證正是你們這群激動人心的人,讓 Uber 變得偉大。

再見。

特拉維斯

這篇文章 Uber 執行長 Travis Kalanick 無限期休假,醜聞纏身的公司重新開機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