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唔會同現任講「我曾經被EX 中出過」?

 

今日唔講土地問題,講下拍拖。
有啲人覺得,兩個人拍得拖就要坦白,就乜都要同對方講,包括自己啲黑歷史。
我覺得呢啲人真係好自私。

話說,我有個女仔朋友R,因為同居男友偷食,拖拉咗一輪之後卒之都係結束咗將近五年嘅感情。
然後佢就上Tinder識朋友,同唔同嘅男人出街食飯睇戲啦,仲同其中一個上咗床畀人中出咗添。
嗱,我唔係道德撚,男仔女仔都好,只要你落咗床著返條褲能夠瀟灑華麗轉身,玩到龍飛鳳舞都冇所謂,不過最緊要做好安全措施,保護自己。
咁R就唔係呢種啦,佢沉咗人船,但人哋中出完佢就冇乜點聯絡喇。然後佢心底一直覺得一日最衰都係佢前男友,係佢害到自己宜家咁樣嘅(反個白眼先)。

之後過咗唔夠一個禮拜,R就經朋友介紹,識咗個男仔A。
照牌面睇A應該係個好男仔,R同A又好夾,自然就光速接近,都唔太在意嗰個ONS喇。
然後,同A識咗唔知有冇一個禮拜,R就同A講自己同人ONS嘅事喇(反多個白眼),A表示理解及接受(我唔知佢有冇講到無套中出啦,對男人嚟講唔同㗎嘛)。
好喇,我想討論嘅唔係A接唔接受,係R坦白嘅動機。

呢件事係唔係黑歷史呢,就好主觀嘅。
有人晚晚ONS而面不紅氣不喘;有人公開做援交做得理直氣壯,呢啲自然就唔係咩黑歷史。但R唔係咁諗,佢一直都覺得呢件事係一個錯誤。如果佢唔係耿耿於懷,都唔會煞有介事地同A坦白,正如你唔會無端端同個新相好講你上禮拜過馬路衝咗紅燈,因為不值一提。

港女語錄同Cosmopolitan之流會同你講,要對你嘅過去同缺憾照單全收嘅先係真愛。
問題嚟喇,點解自己都接受唔到嘅事,又要求/期望對方接受呢?
喺我睇嚟,講出嚟無非想將份罪惡感同人分擔,又有望符合世間可歌可泣嘅真愛標準。不過,就將件包袱轉嫁咗去對方身上。

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有一段係咁嘅:
實行契約婚約嘅實栗(結衣bb)同平匡(星野源),一直都呃屋企人同朋友真係結咗婚。實栗嘅姨媽百合(石田百合子)呢,又待別錫呢個姨甥女喎,久而久之實栗就覺得好似背叛咗佢啦,想一五一十同百合坦白,平匡聽到之後,就講咗一段話--
「⋯⋯把事情都告訴百合的話,你或許會感覺輕鬆,但她就要變得痛苦了不是嗎?她如果知道了真相,就必須對自己的妹妹小櫻說謊,這就是讓百合代我們承擔罪惡感。我們的罪惡感,只能我們自己承擔不是嗎?」

一個對感情認真、未到30歲嘅男人,理智上明白呢件事點解會發生,係唔係就代表情感上想接受呢?
如果一齊咗之後,R作為女朋友唔係好到無可代替,過咗頭幾個月求偶期,呢件事會唔會喺A腦海度浮返上嚟呢?
我個人而言,就唔想知太多男朋友過去嘅關係,無謂自尋煩惱。(首先⋯⋯)
喺坦白情史上,我都覺得--「逃避雖可恥但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