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亞方舟

 

 

K君是一個末日論者。

更貼切地說,K君是一個相信世界曾經一度毀滅的人。

「大洪水總有一天會再來臨,相信我,那時一定要跑往後山,挪亞方舟就在那裏!」

「都二十歲了,還在這扯什麼天方夜譚的鬼話啊。」理所當然地,身邊沒有一個人相信K君的說話。

K君所說的後山,指的是他小時候還未搬家時,一座離當時的住屋約一小時車程的深山。

那是一座再普通不過的深山。

然而,在後山的一次經歷,卻使得K君長大後成了末日論者。

即使隨著年紀漸長,記憶開始模糊起來,但K君對於那一天的事情依然記得一清二楚,目賭世界被摧毀的那一天。

當時,K君一家人時不時會趁著假日到後山露營,感受一下大自然的寧靜,放鬆疲憊的身心。

早已把後山當作私人遊樂場的K君,每次到後山都會雀躍不已。一想到可以通山四處探險,往往讓K君在出發前一晚期待得難以入睡。

還記得那是和家人玩捉迷藏的時候,本已對後山的地形駕輕就熟的K君,卻在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片陌生的大草地。

少說K君也環遊了後山不下數十次,但他對眼前這個地方卻一點印象也沒有。更奇怪的是,後山的路筆直綿延,十分易記,可K君卻怎麼也回憶不起自己是如何走到那片草地上。

「這裏是哪裏?」K君不禁懷疑自己是否仍然身處後山。

雖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K君並不害怕,甚至沒有感到一絲的恐懼,反而更像是發掘到秘寶似的,臉上的興奮神情想掩也掩不住。

正當K君穿過樹林,想一腳踏進草地之上時,一個老人的身影映入眼簾。

一個平平無奇、佝僂着背的老人。

老人正彎下身子,拾起草地上一顆彈彈球般大小的珠子。

「咦?」K君這才意識到,腳下的一整片草地遍佈了大大小小的珠子,紅的、黃的、綠的,什麼顏色都有。不知是因為陽光折射還是什麼,那些珠子彷彿有生命般,一閃一閃地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同時,K君還察覺到,還好自己因為注意到老人而停下腳步;否則,便會一個不小心踩上那些珠子。

老人拿起珠子後,或許因為視力不太好,把珠子靠得很近。端詳了沒幾分鐘,又把珠子拿近了耳朵,像是在聽着些什麼似的。

老人緊接着別過身子,一直走一直走,K君沿着老人移動的方向看去,發現不遠處原來還有一艘木船。

年幼的K君並沒有深究為何會有一艘木船出現在山上,對木船的感想不過就是它很大罷了。

不過,說是很大,也只是看在童年的K君眼中而已。現在回想起來,那只是剛好可容納兩三個成年人的大小。與其說是木船,更像是一艘木舟。

後來老人又重複了同樣的動作好幾次。唯一不同的是,老人有時候在把弄完珠子後,會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然後把它放到木船隔壁的木水桶裏。

要問為什麼K君離那麼遠也知道那是水桶的話,那是因為老人每次把珠子放到裏面,都會傳出「噗通」的聲音。

清脆的落水聲迴盪在靜謐無風的草地上。

雖然還另外伴隨着一些雜聲,但即使K君拼命回想,卻怎樣也記不起那是怎麼樣的聲音。

眼前的奇妙景象自然燃起了K君的好奇心,然而,他始終沒有向那神秘的老人搭話。K君的雙親雖然任由他在附近走動,但千叮萬囑要他避免與陌生人接觸,這是自由活動的交換條件,K君牢牢地記住了這一點。

只是,K君看着腳邊遍佈一地的珠子,還是忍不住拿了一顆看個究竟。

K君拿起的,是一顆散發着淡淡藍光的珠子。即使事隔多年,K君仍然沒有忘記那美麗至極的湛藍色彩。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原本只對收藏玩具有興趣的K君,自然而然地將珠子放進隨身包內。現在回想起來,或許是基於小孩子的好奇心驅使,看到其他人做什麼便想仿傚的心態吧。

那麼,老人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是因為迷上了它們絕妙的色彩,所以想將他們永遠地收藏起來嗎?

還是說,另外有什麼原因?

K君內心的疑問只是升起了一瞬間,就在他還在思索放進船上和掉進水桶的珠子有什麼分別時,隨身包內傳來一陣雜聲。

K君馬上意識到,那是像剛才老人把珠子放進水桶時傳出的聲音。雖然還不確定是否同一種聲音,但K君也想聽清楚那到底是怎麼樣的聲音。

正當K君想拿出珠子到耳邊聽個清楚之際,眼角處倏地閃過一道身影。

猛一抬頭,老人已站在面前,並往前伸手抓向K君。

只是那麼一瞬間,一切都發生得毫無預警。

在這之後,K君便失去了意識。

K君還記得在昏過去之前,最後映入眼簾的,是老人詭異的咧嘴笑容,和那雙瞪得老大、充滿血絲盯着他的眼睛。

根據K君所言,他之後好像還聽到「噗通」一聲。

關於K君那段奇異經歷的記憶,就在此後中斷了。等到K君恢復意識時,已是在歸家途中,躺在父親車上的後排座位。

醒來後他便急不及待地把自己的遭遇告訴雙親,但奇怪的是,當K君說是因為和父母玩捉迷藏,才會迷路走到那片草地時,父母卻露出愕然的表情。

因為K君完全沒有離開過他們的身邊,更沒有玩過什麼捉迷藏。

「硬要說的話,大概只有你鬧肚子痛的時候,上了二十多分鐘廁所吧。」父親笑着補充道。

最後父母理所當然地認為K君只是玩得太累,才會發了一個奇妙的夢。

但K君對於所發生的事深信不疑,他十分肯定那絕對不是夢境。

草地特有的氣味,滿地的珠子,甚至連抓着自己的神秘老人,都是真實無比的。

「珠子!」K君想到只要拿出放在隨身袋的珠子,父母便會相信他。可是,無論K君怎麼找不着。

他想起了最後聽到「噗通」的聲音。

那顆湛藍色珠子或許已經被放進木水桶了吧,K君心想。

說起來,到底放進船上和木水桶的珠子是有什麼差別,K君還是沒有弄個明白。

就這樣,K君帶着滿腦子的疑問離開了後山。

後來K君也有和家人到後山露營,雖然他試着尋找,卻到處也看不見那片大草地,更別說那些珠子和老人了。

這起事件使K君對神秘學產生了興趣,隨着K君於這方面的認識愈深入,他便開始聲稱當日看到的就是傳說中的挪亞方舟。

每個認識K君的人聽過這個故事後,都只是一笑置之,可K君卻依然對這段童年時的記憶深信不已。
因為,K君至今也忘不了老人瞪着他笑的詭異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