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香港人要失望到幾時?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ing Yuin Shan)

 

長毛、大舊、周庭、黃之鋒、周永康、岑敖暉、黃台仰、梁天琦、陳雲、黃洋達、鄭松泰。數之不盡的名字,最初是沐浴於華光下的黃金雕像,剎那墮落,削去身上的金箔,暴露出漆黑而滿佈鏽跡的身軀。

究竟是否如鄭松泰議員所說,我們實在太愚笨?或是我們神化了他們?又或是,世上從來沒有正義的政客?

二零一二年,由於國民教育,眾多對政治冷感的港豬,包括本人,驚覺中共殖民手段迫在眉睫,開始所謂政治覺醒,同時,我們對黃之鋒亦寄予厚望,讚揚其年少有為。及至二零一四年的雨傘運動/革命,黃之鋒所率領的學民,與學聯攜手步上神壇。雨過,天卻未清。放下雨傘後,雙學聲望急轉直下,黃之鋒迅速由新一代政治領袖,變為小政棍,少年泛民,香港眾志更成為網絡笑柄。

二零一六年,農曆新年旺角衝突。梁天琦及其組織本民前乘勢而起,並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為口號,宣佈參選二零一六年的立法會東區補選,當時網絡一片助威之聲,香港從未有一個政治素人有此聲勢,風頭一時無兩,最後雖未當選,得票率卻令各方政治評論員和學者大跌眼鏡。同年九月,立會大選。梁天琦先與其聲稱的偶象黃毓民交惡,選後更消聲匿跡,最近一次受訪問,更承認懦弱,與當年勇往直前的形象大相逕庭,亦令眾多當年的支持者大失所望。

長毛大舊等人,罵名已久傳,自無需本人再述。至於陳雲,黃洋達,鄭松泰等,事跡皆於近日發生,網路上亦有大量評論,在此不敘。

歷年來,我們不斷推舉政治神袛,又不斷將他們推下神壇。我們有如受旱災所苦的農民,每天引頸待昐,祈求青天大老爺大發慈悲,降下那一點點的甘露。我們有如千年來受盡壓迫的百姓,每天念茲在茲,渴望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為我們主持公道。

是的,這種心態實在太愚昧,太港豬。與其求人,不如求己。然而,我們又能做甚麼?每一天我也撫心自問,究竟在個人層面上,我們能做到甚麼。寫寫文章,在同溫層發表偉論,互相取暖,嘲笑港豬,沒有了。面對龐大的政治機器,面對勢力根深柢固的既得利益者,面對這羣如行屍般麻木的羣眾,我感受到的,只有自己的無力,個人的無力。與絕望。

我並不是投降主義者。我不會放棄效法薛佛西斯。只是,這種絕望過於沉重,唯有撰文抒發。亦希望各位有志之士,繼續咬緊牙關走下去。或許總有一天,我們的希望,不會再次轉化為絕望。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