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短篇】看見死亡時間的女孩(二)——中三那年,全年都在下大雨。

 

上集(一)

 

我對於生存的渴望一向都不算特別強烈。長大的過程中沒大病大痛,近乎死亡的經歷更是不曾有過。許多在鬼門關徘徊過的人總對生存有深刻的感受,並以此為傲。每一次累到不行想要私自竄改頭頂那日期時,我都會問自己:「你有什麼很想做而未做的?」。若我能想出「生存」或「死亡」以外的答案,那就繼續活下去吧。

中三時班上有一個性格非常開朗,長得很可愛的女孩,花名叫唯唯。我和她不熟,應該是因為性格太迥異,相熟不了。不過,她和每個人都能做朋友。我挺喜歡她,所有人都喜歡她。她沒有讓人討厭的理由。若封她為「友誼小姐」,實屬當之無愧。我一直不想知悉她的死亡日期,但在一次小組討論時不得不和她對視幾秒,由此看到她的死亡日期。

我第一次為一個人的死亡日期驚訝,無非是俗不可耐地認為,這麼好的女孩值得擁有長壽啊。大家都愛說「好人有好報」,何謂好報?長命百歲似是其一。那次我非常懷疑自己的閱讀能力是否出了差錯。論人品,她比我真的好太多。隨後我不敢和她再有接觸。她每笑一下,我的心都暗自摺縮一下。

在一個月後,她就開始缺席課堂,老師沒交代明確原因,只說她病了。我隱隱有種犯罪感,彷彿我不和她對視,死亡就不會發生一樣,又或是死亡日期就會不同一樣。不過我很清楚,我只是死亡的讀者不是作者。再過兩星期,老師帶我們全班一起去醫院看她。千紙鶴、幸運星、四葉草、慰問咭,一切有祝福喻意的禮物都帶齊了。

她看到我們來了之後,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但難掩疲態。若她是明媚的陽光,那麼那天我們看到的是烏雲密佈的天空。陽光想照出一縷温暖,但周遭的黑暗冰冷將她吞沒。我問了她一句:「你有什麼很想做而未做的?」

別人白了我一眼,他們都覺得她一定會康復,認為我問這種類似遺願的話是非常不吉利的。不過她依然保持着燦笑,用充滿希望的語氣回答我:「我想嫁人。」這句回覆和她的表情還是會時不時出現在我腦海。

我無法形容當時的心情,直到現在我都無力覆述。非常抱歉。不過我很肯定她這句話在我心中比他人一句「我要努力生存」紮實許多。

我只記得她的好友們當時在聽到她的回答後都在打氣鼓勵,甚至約好要一起當她婚禮的姐妹。三個星期後,我們全班出席了唯唯的葬禮,這成了我們這三十八個人心裏的一道傷痕。直到現在,我都沒再和他們聯絡。中三那年,全年都在下大雨。

 

下集(三)——其實長期被陽光眷戀照射的人,身後的陰影才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