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短篇】看見死亡時間的女孩(終)——你有甚麼很想做而未做的?

 

 

上集(四)

 

我交過四個男朋友,他們的生日日期沒記牢,死亡時間倒還有點印象。我記得最長命的是傷我最深的一個。我把這想成是活着的報應,當作那段時間療傷的藥。自從唯唯死後,我便放棄相信好人會長命。

現在,我連那男的何年何月何日何時死亡都淡忘了。

我在他們生日時會很掃興地問:「生日值得慶祝是因為離死亡又靠攏一年了嗎?」

他們當然想掌我嘴,至少我沒遇到一個男生在聽到後給我好臉色看。

我不知恥地接着問:「如果人能提前知道自己死忌,那他們會不會就懂得慶祝每一個今天?他們又會不會懂得只記着每一個昨天裏最快樂的事而不再斤斤計較?這不是比慶祝生日好嗎?」

「你能不能別句句死死死嗎?是多想我死啊。」其中一個曾忍不住爆發。

「好好好,我閉嘴。生日快樂喇!」我以撒嬌化解他怒氣。

若我有能力多提一個名字幾次,就讓那人快死一點,也許我現在每天都會提你名字好幾百次。

我在兩個月前遇到一個令我心動的男孩。我在和他對視第一眼後就確定他會是我此生最愛。他跟我談了很多理想,談了很多抱負,他是我見過最有生命力的男孩。他是燃亮漆黑的火柴,像我這麼晦暗,很難不往光源飛近。我愛他那雙神采飛揚的眼睛,怎麼看都不厭。

我很快就把我問那些男生的無謂問題問他一遍。

「生日值得慶祝是因為出生那天永遠是我們離死亡最遠的那天。每一年要慶祝生日,可以是提醒自己要好好珍惜生命。」他回答得不花力氣。

「若能知道自己何時離開這個世界,聽上去好像能省去許多人生浪費的時間,每天就可過得有意義。但我覺得浪費是充實的土壤,悲傷是快樂的影子,遺憾是人生的水份。」

「你說得那麼豁達,好像早已看破了人生一樣。」

「瞎說從來比實踐容易。就像錯過了你會是我人生的一大遺憾,可我無法只把它化作一行淚就撒手不管。」

我愛他那雙神采飛揚的眼睛。從六歲起,我從沒試過可以一直入迷地盯着一雙眼睛,像看一面湖一樣平靜。湖中的倒影,是忘我的我。

他在昨天離開了我,突然地,永遠地。我並沒有在他身邊。我從沒為一個人的死感到如此措手不及,人的死亡時間於我而言,都是意料中事。

他留給我一封信,信中他告訴我,他是能看見死亡時間的男孩。他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卻一直想着如何令人沒有遺憾地過每一天。

在和我眼神接觸的第一瞬,他遲疑了一下,心中盤倨着想繼續凝視又不想看到我離世時間的糾結。然而,他沒有看到任何時間,只看到那忘我的自己。

我擱下他的信,問自己: 「你有什麼很想做而未做的?」

然後我提筆寫下這一封信,告解我們之間心領神會的感情。不過我和他不同,他試圖燃亮置身黑暗的人,作一點搖曳的火光,我默默陪伴置身黑暗的人,暈開更多黑影。俗一點說就是,他無私而我自私。若論功德,他不該先走一步。但世事往往是離經叛道的極致,而人的身心總愛畫地為牢,所以才有那麼多意想不到。

之後我再問自己: 「你有什麼很想做而未做的?」

 


 

女孩的死亡日期是男孩死亡日期的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