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水相逢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teve Slater)

 

這一兩年開始,有個想法愈來愈清晰,就是知道這一生遇上的人和事,以至一草一木,都不過是萍水相逢,終究都會各行各路。記得中學畢業那時,總會為別離而惆悵,惆悵該如何維繫每段友情,然而往往結果都是苦了自己,難為了他人。一天驀然發現,時間是會選擇的,能陪著你走的人自然會留下,這叫做緣。再不相干的,也就頭也不回,雖然難接受,但這也是緣。

一年前在Brisbane時,住在一個叫Julie的婆婆的家。她由第一天起就對我很好,每天為我煮早餐,sunny side up又或scrambled egg,每天不同。有時她更會弄French toast,有時又會不給我吃蛋,因為怕我吃太多膽固醇過高。我跟她都對家裡的排序都極有要求—普通匙羹﹑湯匙和吃甜品的羹都要放在指定位置,而且都是從左面拿起的。而當她看到我掛衣服是由左至右,厚至薄,衣架的勾子一定要向左的時候,她說我是她遇過最整齊的學生。

基於這點,我們甚為投契,在那兩個月期間無所不談,我跟她說過的話比我親婆婆還要多。兩個月如白駒過隙,臨別那天,剛好有三個新的學生入住,她由上星期開始就為他們打點一切,了解他們的飲食習慣。我知道,她會對新來的學生很好,她給新生的關心,不會比我少。

我就知道,當我踏出Julie的家開始,我和她的關係也就完成了。這兩個月所建立的感情,也就只是兩個月的期間限定。就這樣,我沒有帶著太多的不捨去了Sydney旅行。

如我所料,我和Julie再沒有聯絡,我和她的緣份就在那兩個月完成了。我不會說「完了」,「完了」有意猶未盡的感覺,好像很捨不得,輾轉反側。我會說「完成了」,就是一開始你就看到這段緣份的終點,然後互相很努力在期限內付出,好好地完成你們的相遇。每次我想起Julie,回想起那兩個月,我都很開心。

這想法令我更會珍惜。在日本留學的半年期限,遇到了很多很多親切的人。而我時刻記住,我和他們的相遇就只有這半年。

種種相遇,不也是美麗而又短暫的萍水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