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旨意」與「耶撚」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manjeev)

 

從古至今,世上有一班人,他們自稱「基督徒」,以把「神的旨意」奉行在人間為己任。究竟「神的旨意」是甚麼?很奇怪地,不同時代的基督徒有不同答案。難道神的旨意會隨着時代不同而改變?還是前人把「神的旨意」理解錯了?

基督徒最樂於奉行的就是:「除了我外,不可有別的神。」由神把以色列人從埃及接出來送到應許之地,在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時,神已清楚明白地告訴以色列人這一點了。因此,在以色列人在遷往應許之地時,一遇上信奉其他宗教或神祉的民族,立即對其進行滅族或屠城。假如有以色列人膽敢從這些該死的異教徒手中取過一瓜一碗,就會立即被同族人用石頭擲死。「神的旨意」神聖不可侵犯,乃是非對錯的最高標準。基督徒也許是激於義憤,往往對違反的人處以嚴厲得可怕的懲處。在往後的日子,基督徒對信奉其他宗教的人的態度也大同小異。當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就設立「異端裁判所」逼害他們口中的「異教徒」。「異教徒」所涵蓋的範圍廣泛,當然包括穆斯林,也包括只信神但不信耶穌的猶太人,還有被指施行「巫術」的人,甚至提出「日心說」的科學家,這些違反神的旨意的人。基督徒口中喊給「為神而戰」,發動十字軍東征,意圖奪回落入穆斯林手中的聖城耶路撒冷,結下數百年不能解的仇恨。這些悲劇發生的的原因也無他的,不也是「神的旨意」?不也是人打着「神的旨意」的旗幟發動的嗎?在今天香港,這也見於基督徒堅持把黃大仙區改名為「慈黃區」。基督徒也喜在天后廟或清真寺前唱聖詩傳教,對其他宗教沒有多少尊重。

「神的旨意」當然不只「不可有別的神」。還記得夏娃的故事吧。一個由男人的一條肋骨所製造的女人引誘了男人吃下禁果,被神懲罰要受男人管束和生產時受痛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這是聖經一再強調的。「你們作妻子的,應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一樣。」基督教的婚姻誓詞中一直也有「服從丈夫」,直到戴安娜王妃拒絕在婚禮宣讀服從丈夫這一段內容為止。此外,女人一直不能參與宗教儀式、不能成為牧師,直到近代宗教傳統敗給了男女平等才解禁。更可怕的是,有衰心病狂的牧師質疑無痛分娩是否違反了神的設計,質疑女人的本質只是一條肋骨,應該沒有靈魂……

近年香港人聽得最多的「神的旨意」是甚麼?當然是「婚姻是一男和一女的結合」和「同性婚姻不符合神的旨意」。然而有趣的是,對人類歷史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這亦非長久以來也是「神的旨意」。反之,是最近幾十年才突然被強調、不知哪裏冒出來、在歷史上角色並不怎樣重的、比較年輕的「神的旨意」。相比之下,在歷史上,「異族不得通婚」以「神的旨意」的身份出現的次數似乎遠遠較多。聖經中有千奇百趣的婚姻制度,如弟弟繼承亡兄的妻子、一夫多妻、還有不少人根本沒有結婚。「一男一女」反而少被提及。然而,「婚姻是一男和一女的結合」和「同性婚姻不符合神的旨意」這等近年在香港常常被引用的「神的旨意」之可怕之處是,它們合理化了所有基督徒對同性戀者的壓迫。同性戀者不能結婚,就不能享有結婚制度所包含的權利。不能享有免稅額、不能申請公屋,這也罷了。在伴侶病危時不能為他/她寫名做手術、死後不能領回遺體。近日在立法會還被狙擊,在骨灰龕場倒閉不能領回其骨灰。這令我想起十年前基督教團體如何大張旗鼓地反對家庭暴力條例保障同性同居者。這也難怪。反對同性戀成為神聖不可侵犯的神的旨意。基督徒做甚麼都不過份。既然是神反對的,當然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無庸置疑,基督徒反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熱誠遠遠比在其他社會議題上的大。

其實,所謂的「神的旨意」,在時代巨輪前根本一文不值。「女人不得參與彌撒」、「女人要服從丈夫」、「女人不得做牧師」、「奪回落入異教徒的耶路撒冷」、「十字軍東征」、「殺異教徒」、「殺女巫」等「神的旨意」被時代巨輪一輾而過後,除了一個又一個的歷史包伏,還為基督宗教留下了甚麼?「基督宗教」輸給了「宗教自由」;「創造論」輸給了「演化論」和「大爆炸」;「地心說」輸給了「日心說」,被教廷殘酷迫害的科學家所提出的理論一個又一個被證明是正確的。普世價值一個又一個地打倒「神的旨意」。今天我們回頭看一看這些「神的旨意」和所引發的後果,我們得到一個怎樣的結論?

引用聖經只不過是一個鬥搬龍門的遊戲而已。聖經那麼厚,我要找一兩句句子支持我的所作所為有多難?以色列人進攻應許之地時動輒就屠城,難道基督教支持種族滅絕?神因夏娃偷吃禁果,懲罰女人要服從丈夫,必須受丈夫管轄,不能再婚, 難道基督教反對男女平等?耶穌叫人離開他們的父母去追隨他,人家想先去埋葬剛死去的父親也不能,我們何以見得基督教愛家?更別說亞伯拉罕燒自己的獨生子祭神、耶弗他燒自己的獨生女兒、羅得的女兒迷姦父親以幫他留後等匪夷所思的故事。若以聖經作為標準,要把一切不人道的事合理化有多難?引用聖經有甚麼了不起?事實上很多時是一種被濫用的武器,用以佔領道德高地來攻擊他人。法利賽人不又是以用聖經指責耶穌安息日治病?魔鬼試探耶穌時不又是引用聖經?

筆者不明白,為何基督徒在回答社會的問題時,不去了解問題的始末和背景,不考慮社會實況,在現實中尋找答案,反而到聖經去尋章擇句,說甚麼甚麼是「神的旨意」,並以聖經一兩句句子論證之。比如說,當社會討論是否佔中時,大家忙着討論為何佔中、社會的問題何在、佔中會有甚麼影響、是否有效時,基督徒對這些議題都沒有興趣。他們卻番開聖經,找到這一句句子:「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馬書13:1-2)就覺得「神的旨意」就是反對佔中。

當基督徒討論社會上的議題,就此表示立場時,能不能「着地」一樣,先說一說此議題的社會的利弊、影響、可行性等等,說一說閣下是基於甚麼原則得出這個結論?若真的想把「神的旨意」奉行在人間,總也要告訴我們為何閣下口中的神的旨意適合行於現今社會。把聖經章句加諸於社會是因為它們適合於現今社會,還是因為它們是「神的旨意」?若是後者,基督徒怎能不離地?事實上,假若您能以理服人,把閣下想奉行於社會的事之利弊和原因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又何需動用聖經?用「神的旨意」作為包裝?難道是因為您不能以理服人,才只好引用聖經,不得不借助聖經章句把「人的意思」包裝為神聖不可侵犯的「神的旨意」以提高其權威而已?就像「神叫我參選」一樣。這對信徒也許有用,對非信徒而言卻非常的荒謬。

筆者寫這篇文章,主要是為同性戀者和其他性小眾向基督徒求一個情,您們可不可以對他們公平一樣?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不同,只有異性才能給異性戀者的感覺只有同性才能給同性戀者,這才是同性戀的定義,而非以性行為定義。您們反對同性婚姻,就像我反對您們和異性結婚一樣。他們和我們一樣在社會上有同樣的義務,為何沒有對等的權利?另一個目的是提出我對「神的旨意」的上述意見。最後就是問一個問題:究竟您們知不知道為何您們會被稱為「耶撚」和被指「離地」?究竟您們知不知道教會外的人在沒有基督徒在場時是怎樣談論基督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