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治理】去中間化,是真的去中間化?還是降低成為中間人的門檻?

APrIGF 主席同時也是 APNIC 總監 Paul Wilson 的 TWIGF 開場錄影致詞

本文作者陳映竹(YingChu Chen),參與過 Open Data 倡議社群,現為開放知識基金會(OK Taiwan)成員。從開放(政府)資料、智慧城市、物聯網應用相關議題的收集,最近沉迷在網路治理與區塊鏈議題上。偶爾將整理的資訊放在 部落格 ,草稿放在 Medium。原文 刊載於此 ,INSIDE 獲授權轉載。

2017 年 06 月 17 日,扛著兩台電腦和朋友共乘計程車前往台大集思會議中心參加這場堪稱第一次以 MSG(Multi-stakholders groups 多方利害關係人團體,簡稱 MSG)機制舉辦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簡稱 TWIGF)」,這次是我辦理與參與會議中難忘的一次經驗。

議題選擇

台灣在資訊相關的展覽與會議活動並不算少,今年的資安年會也都辦得十分盛大,如何在議題上與資安年會或是其他的相關單一議題座談會做出差異化,也是十分的令人頭痛。

台灣網路事件與網路治理議題類別統計

本屆 MSG 成員的來自於各方單位,除了自身的專業領域外,本身也對網路治理相關議題都有高度的興趣,且不少成員都有參與過國際會議的經驗。

自去年參與 APrIGF 的經驗,可以明顯感受到台灣政府與民間,對於網路治理議題較不敏感。所以這一次的舉辦是透過 MSG 成員提案再投票選出。不同於前面兩屆隨著時下熱門議題以座談會方式舉辦。

在幾次的會議中,我們定出了三大主軸:數位經濟、網路安全、網路人權。這三大主軸大致上也符合之後由開放知識基金會 — 台灣所整理的「台灣網路事件與網路治理議題」中,台灣歷年來所發生過的網路治理相關新聞事件的統計,這前三大議題類別為:人權、經濟、安全,也顯示出台灣所需要注意的相關主題。

網路治理議題統計

再進一步依照在 NII 所定義的 37 項網路治理議題,統計網路新聞,可得知台灣在網路治理議題裡需要關注的前三大議題為:隱私與資料保護、電子商務、網路安全。在網路治理議題中,這三大議題也是台灣媒體較常報導的,其他較新興或是具技術性的議題並不常出現一般大眾媒體報導中。

另一個特點是,台灣在女性上網權的議題是偏低且為 正面報導的新聞 ,也顯示了台灣的女性在「上網權」有較高的評價,較無需擔心性別不平等的議題。

參與會議的感想

IGF 本身就是一個以「討論」為主的活動,重點在於各界、各方人士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在這樣的場合中集中意見討論,不見得會有什麼「解決方案」,但藉由這樣的交流可以有不同的所得。

雖然我曾經憂心選出來的議題還是太過狹礙,但常參與國際間 IGF 會議的友人表示「Local IGF 正是應該反應出當地在網路治理上的實況,再進一步加以討論。」才稍微釋懷,畢竟我也沒參與過其他國家的 IGF ,區域型的 IGF 也只參加過一屆,還很挑食的選了自己有興趣的:資訊安全、人權、數位經濟相關議題。

當然,在這次的 TWIGF 裡,我幾乎都在轉發 twitter 轉播及注意 twitter 上的反應,中間又去參與了 TechGirls,直到三點才回到會場,較有專心參與的會議大概只有三場:從去中心化來看各行業及法規衝擊與人才需求、台灣網路交換中心的議題與挑戰、如何讓更多人理解網路治理議題。

從去中心化來看各行業及法規衝擊與人才需求

「Decentralization」這個字在中文可以用三種字義來解釋:去中心化、去中介化、分權化。在目前很夯的區塊鏈(Blockchain)議題裡,就是主張「Decentralize」,透過 Blockchain 技術去除擁有過多資訊、操弄資訊落差的第三方驗證機構,試圖重新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從去中心化來看各行業及法規衝擊與人才需求講者合照

在國外的群眾募資平台、P2P 借貸平台,這些都是目前大家較所知道的直接金融,不需要再透過銀行或是其他身份、信用驗證單位去驗證身份,而是直接借貸。

由於台灣的法令著重於保護善意的第三人,於是建立了許多難以跨越的門檻或是扼住了國內業者生存空間的法規,在許多創新服務需要大展身手之際,因為這些法規而綁手綁腳。

儘管想要藉由不同的方式,台灣的確在「創新服務」上落後其他國家許多,除了直接金融、叫車服務的開發之外,還有跨境電子商務的貨物進出口、關稅與貿易條件的協商與談判、倉儲物流的利用與開發,都落後東南亞國家與中國合作的速度。

原以為電子商務已經是可以進入點對點直接交易,然而它還是在國際貿易的領域中,在各國的關務及法規間有許多無法跨越的障礙。

最後在這場工作坊中,還談到了區塊鏈的應用,在 Don Tapscott 和 Alex Tapscott 所著的《區塊鏈革命》一書中也提到,以往的網際網路曾經也扮演著讓所有人都能站在同樣的基準線上發言、平等互惠的角色。但當大企業開始反擊,以其龐大的資本掌控網路架構、社會脈動,取得網路的控制權,則造成了現在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Decentralization」這件事。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三所的林所長提到,在目前發展的區塊鏈裡,已有大型的商業資本開始投入相關的研究。區塊鏈的發展需要高度注意,除了私鑰的保存與擁有、公鑰的比對、個人資料的加密、公私有鏈裡對資料的定義、使用者對於自身資料的掌握程度,乃至於政府如何管轄避免不法,都需要高度謹慎注意的面向,同樣在《Blockchain Revolution》一書中,作者也提到了:

If we get this wrong, blockchain technology, which holds so much promise, will be constrained or even crushed. Worse, it could become a tool powerful institutions use to entrench their wealth or, if hacked by governments, a platform for some kind of new surveillance society.

~Don Tapscott & Alex Tapscott,《Blockchain Revolution》, p.24

在這一場工作坊裡除了有四位參與者上台發言之外,也使用了 Sli.do 提供台下不想露臉的參與者提問,共有 14 則意見:

  1. 所以金管會或是銀行談 FinTech 我們可以說他們就是玩假的嗎?
  2. 若去中心化的議題以世界潮流與由下而上的賦權為根本,那麼如何影響、說服政府和傳統利害關係人進行改變或甚至管制開放?
  3. 在提供去中心化發展機會的過程中,有哪些基本的管制原則是必要的底限?
  4. 在現行的網路服務中,我們常認為需要有法令來做服務提供者,與服務使用者的權益保護。但是這樣的保護,應該做到什麼程度?例如之前的金融風暴,其實在現有的法令下,依然無法有效保護消費者。
  5. 所以,其實針對所有的不同創新模式,我們都該先盤點現有服務與管理模式?我們是否該相信,創新的服務是否可以用資訊技術等方法帶來更好的管理模式?
  6. 但是銀行業不就是一種中間人?現在我們要談去中間化時,是真的去中間化嗎?還是降低成為中間人的門檻?
  7. 那,是否金管會本身就該重新改組了?政府除了法令,在制度與組織上真的有準備好要面對這些新的挑戰(競爭者)嗎?
  8. 政策上,可以提供何種機制或流程,協助去中心化的新模式實驗與展開?
  9. 去中心化的結果是指無政府? 會否助團化? 政府角色為何?
  10. 網路帶來的改變,真的有影響到實體法令的規範嗎?Uber 或 Airbnb 不還是一樣是現有法規在規範?新的差異應該只是中間仲介的管理?
  11. 呼叫小黃等於是現有程序的「優化」?在這樣的優化過程中,會跟現行法律有衝突的地方嗎?
  12. 與其說是「去中心化」,或許「多重選擇」會是更好的形容?
  13. 台灣不是第一,是騙人的第一,那是有考題後有人去回答
  14. 開放資料的最大問題是在國家數位化和資料管理上沒有人要處理。結果馬上就要跳到開放資料這一塊。台灣很多問題不也是一樣,都不處理該處理的問題,反而去處理不該處理的。

我整理這些 Sli.do 上的問題時,則想到了在《Blockchain Revolution》一書中,作者們對於「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看法:

Pundits often refer to Airbnb, Uber, Lyft, TaskRabbit, and others as platforms for the “sharing economy.” It’s a nice notion — that peers create and share in value. But these businesses have little to do with sharing. In fact, they are successful precisely because they do not share — they aggregate. It is an aggregating economy. ~P.17

作者甚至認為在未來,這些整合資訊的服務平台將會消失:

Instead of putting the taxi driver out of a job, blockchain puts Uber out of a job and lets the taxi drivers work with the customer directly. ~P.18

這些在未來都會成為「治理」上相關的議題,如工作權、AI 可能會取代人類的工作,這些都有待大家一同討論。上述的 14 個意見也會放在 台灣網路治理論壇的 Facebook 社群 讓有興趣的人繼續討論。

台灣網路交換中心的議題與挑戰

由於參加 TechGirls 的原因,回到會場時已經進行一陣子,且這個場次對我來說這是難度較高的議題。

台灣網路交換中心的議題與挑戰

在我們談論數位經濟、電子商務,甚至是如何縮短數位落差,都免不了要面對台灣網路環境其實不算太好。以幾次透過遠端網路連線參與 MSG 會議的我來說,都要面臨中間會斷訊、無法即時表達自己意見的狀況。這種情況在台灣出現,老實說總是讓我有不可思議感,甚至到現在無法通暢的進行網路會議,是荒謬到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這一個場次裡談的內容,與我平時熟悉的議題已是偏向技術層面,所以我比較難聽懂這樣的議題內容。唯一讓我有感覺得就是:

我就是每年付 800 元台幣註冊 .tw 的笨蛋。

也許有哪位好心人士有空願意在今年的 APNIC 開始之前幫我惡補一下。因為我最近有大多數的時間在學習區塊鏈的知識,所以在這些技術層面的關注時間會少許多。

如何讓更多人理解網路治理議題

這個議題不止是 Local IGF,連 APrIGF 都是大家在討論的議題。在 APrIGF 中,大家討論的是如何讓「政府官員」對於網路治理議題有更高的參與程度,在台灣則是希望能讓全民都能參與,或擴散相關的知識。

如何讓更多人理解網路治理議題

除了上述談到的一些專有名詞讓人卻步之外,網路治理資訊的落差也是一個問題。這也反應台灣的確是個高度自由且對人民高度保護的國家,所以人民在使用網路時,並不會擔心自己的個人資料會如何被第三方使用或是隱私如何被不當的曝露。

台灣最常發生的是個資與隱私外洩的問題,但一般民眾大概只有發現自己權益受到損失時,才會有所反應。歷年來發生這麼多個資與隱私外洩的案件,大概也只有幾次集體求償成功。

是否需要全民都參與?這點我抱持保留態度,如同不需要全民都對政治狂熱一樣,我相信有興趣的人參與,但相關的利害關係人,如政策制訂者、業者⋯⋯等則需要更有熱誠加入其中。民眾該注意的,是如何為自己爭取對等的權益。

訊息發佈管道

由於台灣人不習慣使用 twitter ,而 APrIGF 上除了現場的討論外,在 twitter 上的即時討論 也不算少,所以相較下,TWIGF 大概只有慣用 twitter 的台灣使用者以英語轉播情況或偶有討論。而同樣在 Facebook 上的 討論 較為封閉,加上台灣人使用 hashtag 的習慣不同,較難收集相關的訊息(twitter 上的 #TWIGF#TWIGF17)。

這其實反應了台灣人使用網路服務的情況:對於國際間較常用來交換訊息的 twitter 使用度較低,或集中於某些使用者;台灣一般民眾在封閉性較高的 Facebook 與 LINE 有較高的黏著度,以致於在訊息傳遞上,就更過度集中在這兩個服務平台。

這可以探討的議題層面很廣,例如:

  • 在使用介面上,Facebook 與 LINE 對於非網路治理議題有興趣的人較容易使用?
  • 如果要與國際機構、有所交流,除了 twitter 之外還有什麼服務?
  • 如何突破語言上的限制?在 twitter 上如果要與國際間交流,一定得使用英文,也得使用 hashtag 才能引起注意。以下則是我當天在 twitter 上被轉發最多次的訊息,不是因為 #TechGirls ,而是因為我們在開始之前談了 Blockchain 和如何挖礦,這些關鍵字引起了相關族群的注意,轉發這則訊息或是因這則訊息而 follow 我帳號的人多是與 Bitcoin、挖礦有關的帳號:

Talking about #Ethereum, #Bitcoin, #Blockchain, #miners in #TechGirls pic.twitter.com/97SEBdlsZ2

— YingChu Chen (@yinchuchen) 2017 年 6 月 17 日

未來的期待

今年的 TWIGF 因為時程的關係,來不及整理將這次會議討論的結論送到七月於 泰國舉辦的 APrIGF 中,但 MSG 成員裡也有一些人會以個人身份參與,也許要將舉辦 TWIGF 的時程提前,才能將台灣的會議經驗與結論在該會議中提出。

去年的 APrIGF 中有辦理 yIGF,除了亞洲其他國家有許多年輕學子參與外,台灣也有不少學生參與,也許明年經費允許的話,希望可以開設一場 yIGF,也可以藉此了解年輕一代對於「網路治理」的想像,更可以讓對「網路治理」議題有興趣卻不知該自哪個議題開始著手的年輕人透過 yIGF 來學習相關的知識。

儘管網路上的網路治理相關的課程資源很多,但也不會勉強所有人去聽,畢竟每個人都有各自專長的領域,這樣才會均衡發展,也才能各有所長。

在這次會議中學習到許多,比我以往辦理會議的經驗更為紮實。很難想像區域型的 IGF(如 APrIGF)或是聯合國 IGF 在辦理時,秘書處的工作有多吃重。期待明年的 TWIGF,也期待明年有更多不同的議題可以討論。還有,期待明年有志工可以一起加入。

感謝秘書處的包容和老師們、MSG 成員們的指導,感謝各位講者們在完全沒有給車馬費和演講費的情況下,願意花時間來與大家分享各自專長的領域知識與看法,還有下大雨也願意撥空出席並給予意見的參與者們。

最後要感謝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三所的所長和同事們,願意支持我參與這項會議,所長擔任了「從去中心化來看各行業及法規衝擊與人才需求」的主持人,也讓我有機會全程參與,這樣的感謝是一定要提到的。

部份 TWIGF 的 MSG 成員成立會議當天的合照,還有許多成員不在照片中(2016.09.22)

註:

  • 2017 年的 APrIGF 將在 7 月 26 日至 29 日於泰國曼谷的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舉辦,同樣也有針對年輕學子所舉辦的 yIGF。會議網站:2017 APrIGF
  • APNIC(亞太區網際網路信息中心 Asia 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是亞太區的 區域網際網路注冊管理機構,今年 9 月 7 日至 14 日將在台中舉辦會議,會議資訊可以參考以下網站:APNIC 44

這篇文章 【網路治理】去中間化,是真的去中間化?還是降低成為中間人的門檻?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