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的罪惡

 

茫茫鬧市中,找不到自己的影子。我往人群的空隙到處張望,叫喊著、疾奔著。商店的霓虹招牌映照著。頃刻,我發覺自己頓成了一個影子,追逐在某人身後,在這二維空間內,找不到自己。

黑與白不能定義我。囚困在影子的身軀,矛盾卻油然而生。快樂和憂傷並非單純的二元對立,情感是一系列的光譜,向我們乏味的心靈塗上色彩。理想如是,關係如是。

天上各式各樣的妝容,影子在平面的地上匯聚、集結。因為交流,從原來只有原色的世界,演化至有著無窮無盡組合的多元。我們從不斷的交流中找尋屬於自己的顏色。

——這是泡沫中的光影世界,彈指可破。

灰的疊加只有黑。作為影子,我們仰望著他人的腳步,跟隨著主人的步伐,營營役役……

影子的交流是醜陋的,我們在物競天擇的社會中,為了一片領土,試圖吞噬別人的財產。更多的黑暗,在陽光明媚的晨光照耀下,格外清晰。

性情如是,名利也如是。

二維空間內尚且如此,隔了密度、質量的現實呢?相隔了一顆心的距離,該如何達到交融、合一呢?

人最值得恐懼的,是人。當影子積聚起來,可怖的黑暗就只會倍增。

要解決影子,不需要血色的匕首,而是絕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