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司機

六呎四為了趕回家,在排骨仔和叉燒妹睡前見一面,決定在大學站的士站轉的士:「司機,唔該XX花園。」

司機;「咩話?」車廂空氣凝住了。

六呎四奇怪,難道自己講唔清楚,於是重複:「XX花園,YY花園隔離。」
司機;「你過隔籬搭綠的啦!」

六呎四開始明咩事,但詐傻;「綠的去唔到㗎喎。」

司機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以訓示語氣:「呢度過海㗎,你去截過第二架啦。」
六呎四也不是省油的燈:「喂,阿哥,呢度從來都唔係過海的士站……」

「我排咗成個鐘喇,你截過第二部啦!」司機明顯久經戰陣,立即插話,訴諸同情。

六呎四:「阿哥,呢度係的士站,附近是不能上車,你部車單線的士站排頭位,我點搭第二部車呀?」

車廂片刻死寂,山雨欲來!

「XXXX!遇著瘟神,都唔X識做人,死都唔落車!XX!」司機一邊怒吼,一邊開車!

過往六呎四遇過不少司機拒載,通常都是不願過海,一係自稱唔識路,一係要交更,再唔係人有三急,通常都無謂糾纏,但今次拒載情節「特別嚴重」,仲惡人先告狀,六呎四決定嚴詞反擊:「你揸的士嘅,梗係有長有短㗎啦!我枝旗都50蚊,唔係好差啦,想淨係做長途,你不如冚旗等長途order囉!咩話,排咗一粒鐘?唔想等,你咪四圍兜客囉,守株待兔,仲嫌隻兔唔夠肥,好心你啦,有生意做,仲要用粗口鬧個客,的士界就係俾你呢啲害群之馬累死!你嫌路程短嘛?去馬鞍山警署定田心警署遠啲呀?你揀!」

司機:「怕咗你喇,XX,唔X講喇!」

六呎四隨即扣緊安全帶,迎接驚險刺激的旅程,只願平安歸家。

原文刊在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