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冷飯的「民主自治」——重溫六十年代的人和事

民陣今年遊行口號為「一國兩制 呃足廿年 民主自治 重奪香港」。

其實早在六十年代,就有群人嗌出相同口號,果真「五十年不變」。

 

香港工商日報,1963年10月18日,第6版,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1963年10月18日,香港工商日報披露了政府批准「香港民主自治黨」,一個現在看來非常正統大路的名字。註冊人有鄧漢齊(律師,六七十年代捲入數宗刑事審訊)及馬文輝(先施百貨太子爺)。工商日報是一份親國民黨報章,文末指出政黨通訊地址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銀行內」,似乎在含沙射影這個組織是中共勢力延伸。

 

香港工商日報,1963年10月25日,第4版,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一個星期之後,「香港民主自治黨」,香港歷史上獲官方批准之第一個政黨,未成立即內鬥,原因是向新聞界發表未經同意和不合事宜的聲明,馬文輝和南非教師曾健士(K. Hopkin-Jenkins,文中翻譯為鶴健魯堅斯)被解除主席職務。其實香港政治組織,特別是眾多「協會」,只是上流社會玩意,而且分裂頻繁。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民間政治,要成為政府外的一股勢力,符合現代政黨模式的話,尚在起步探索階段。

 

工商晚報,1964年1月6日,第4版,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香港民主自治黨人馬相當混雜,難以界定它是屬於什麼政治光譜(甚至是陳義過高)。上為孫寶剛脫離民主自治黨。孫寶剛是中國江蘇人,曾修讀於東吳大學及日本仕官學校,後來參與中日戰爭。孫寶剛較為左傾,卻並非親國民黨和共產黨,而是所謂的「第三勢力」(關於這段歷史,可以參考《五零年代香港第三勢力運動史料蒐秘》),例如中國民主社會黨。四九年中共掌權後,部份人沒有跟隨國民黨到台灣,南下流落到香港居留。他另立民社黨,名字思維其實是延續傳統,明顯地與民自黨的其他相對精英階層人士存在距離。孫寶剛為人悉知的,並非政治,而是武學,他在香港傳授八卦掌,是傅式八卦門的老師傅。

 

香港民主自治黨章程 來源:維基百科

 

香港政治格調單一枯燥,從「民主自治」口號,到「自治城邦」(不過是英聯邦)的字眼,由此可見。

 

香港工商日報,1964年7月23日,第5版,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香港民主自治黨,含有反殖意識,在當年而言,乃是非常前衛的見解。這篇報導有兩點要注意:民治黨不是搞香港獨立,其次是鄧漢齊和曾健士籌組勞工黨,再次分裂徵兆?

 

民治黨成員的社會地位相當高尚,除了上述提過的,我們可以見到

史潔頓(Kennedy-Skipton),他在二十年代以官學生身份來港,擔任過無數公職,包括衛生署,南區理民官(Southern District Officer)及戰前時代的市政局主席。於日據時期利用愛爾蘭身份躲避拘禁,與香港佔領地政府合作,促進農業發展解決燃料糧食問題,一年後逃到中國廣東惠州,返回英國,因涉嫌與日本同謀而被解除職務。戰後從事社會運動,包括組織政黨,參選議員(惜落選),從事教育身任校長等工作。他曾在五十年代與馬文輝聯手推廣租務運動,抵抗加租法案。

張六師,就讀北京大學,日本明治大學,陸軍大學。多次辦報及任教,如主理北京「北京民國日報」,重慶「大中華日報」「商務日報」,曾於重慶,四川,華西大學,抵港後,在珠海,華僑等書院教學。

 

六十年代民主自治運動鍛羽而歸,如果對香港歷史多點了解,再對比今日政治後進翻炒冷飯,一模一樣,可以預期他們做不出什麼成績,很快便會落入歷史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