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巴斷交的重大意義

巴拿馬與台灣斷交,只是意味著要來的終究要來。雖然以對世界的影響力而言,巴拿馬是目前台灣最重要的邦交國,然而大多數台灣人對此都有思想準備,因此沒有慌亂,不會害怕骨牌效應,而是同仇敵愾。吃癟的只是朝野中的傾中與親中政客。雖然口頭上的親中有兩個類型,一個是作為對中國鬥爭策略的欺敵之舉,一種是心眼裡真正親中。這兩者如何區別,除了需要一定時間的觀察,最主要是看他們的行動。

一場斷交,牽動台巴支美四國

然而這次斷交不止牽動台巴支(不是台巴子,而是台灣、巴拿馬、支那)關係,更把美國也牽進來了。這不僅是中國攪動的台海現狀損害了美國利益,更是中國影響力深深進入美國最重要的後院!因為巴拿馬運河掌控美國東海岸與西海岸海上交通的要衝,通行的船隻也以美國最多。如果巴拿馬運河被中國掌控而封殺美國,美國東西岸的海上交通必須繞道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不但曠日費時,而且合恩角隔德雷克海峽與南極洲相望,屬於次南極疆域,是世界上海況最惡劣的航道,有「海上墳場」之稱。如果中國能以金錢收買巴拿馬與台灣斷交,那麼中國有無可能以更多的金錢收買巴拿馬來反美,切斷美國東西岸的海上交通?

鑑於這種形勢,台灣可以在與美國取得默契的情況下進行必要的反制。目前透露出來的訊息,是台灣今年將正式提案申請加入聯合國。這應該是在WHA被拒以後可能採取反制政策的腹案,經過台巴斷交,更應該下最大決心進行。而且必須沿用「台灣」的名義:

第一,用「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名義都面對中國同樣的強力反對,何不採用「台灣」,爭取更佳效果?在國外「正名」後,國內更好辦了。

第二,美國有《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因此用「台灣」的名稱更是名正言順,也便於美國出面支持。

第三,用「台灣」的名義也便於在辯論時避免扯上「一個中國」的歷史糾纏。台灣就是台灣,是台灣土地與人口組成的國家,是台灣人民民選出來的政府,與蔣介石的代表或毛澤東的代表無干。

謀定而動,台灣內部必須團結

雖然台灣手裡的牌沒有必要一次打光,但是因為事關重大,除了申請入聯,還應該有其他動作。因為入聯是長期才能實現的事情,因此還必須有立即能夠做到的事情拿來做。中共即將召開十九大,對台灣的動作,中國的反應不可能太大,除非他們的十九大不想開了。當然,台灣的反制必須有理、有利、有節。這都需要當政者的謹慎評估,也檢視他們的領導技巧。

最重要一點是台灣內部必須團結。這將再一次檢驗國民黨及其政治人物是否還想在台灣生存下來。要外交部長下台,也必須在這個事件上查有明確疏漏,否則中國還可挖掉台灣20個邦交國,難道台灣也必須換20個外交部長?那不正迎合中國施壓的心意?

原文刊在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