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眾生不單靠口水,和尚燒槍才是正經事

 

在下日前網絡流連時睇到呢張附圖——和尚燒槍,我第一反應是爆笑的,和尚+手槍呢個配搭違和感太高,應該笑立即笑馬上笑。然而我幾秒鐘後諗深一層,和尚配手槍並不膚淺,箇中蘊藏活智慧。

這個時代太平太久,左翼大愛走火入魔,「和平理性非暴力」由陳義太高變成政治正確,加上Nanny State褓母政府盛行,文明社會的人從原本不囿於政治正確與否惡即斬的尚武精神,退化為凡事看指引等救兵怕揹鑊的人棍。

一葉知秋,我想起幾年前一宗荒謬的人禍:記得屯門蝴蝶邨當年曾經發生一單小孩離奇遇溺意外,那水池只有六七十厘米水深,就算真有小孩溺水,隨便一位成年人出手相救,一手就拿起小孩,焉有幾十大人眼白白看着小孩送死之理,然而現實就是比小說更荒謬,場地保安員「跟指引做事」,只是報警卻不出手救人,花生友們旨意保安員「執行職務維持秩序」,一大班成年人你眼望我眼,推卸責任兼漠視人命攸關,結果這是一場冇人犯錯但有人溺斃的人禍。

一味迷信指引和權威的迂腐社會,就會不斷衍生弱智的判斷和愚昧的人禍,想當年英國首相邱吉爾力排眾議一力帶領不列顛人民抵抗已經征服西歐的納粹德軍侵略,邱氏那有什麼「指引」「專家意見」「數據統計」去支持抗戰呢?一切但憑臨危求生動物本能,靖難當前,惡即斬,熱愛和平的人更要掄刀自強,沒有武力作籌碼的和平只是虛妄的海市蜃樓烏托邦。

觀乎吾國香江,中殖帝國主義的幽靈如鬼魅奪舍,中共殖民主循政經商教甚至語言文化全方位超限戰,明明國事早已水深火熱,嗚呼主流吾民仍然溫水蛙泳紙醉金迷醉生夢死,居然還有所謂知識份子文化人呼籲被侵略的人還要大愛包容侵略者。

活在如此癡撚線時代,放下屠刀不可能成佛,誰還一味販賣大愛精神鴉片,活佛都變泥菩薩,面對喬裝的邪惡,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唯有立地成戰鬥佛,拿起自衛自強的手槍,射佢老母的稀巴爛,才是莊敬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