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遊戲(四)——德普勒

 

上集——船上

 

就這樣我和嘉莉又互不理睬了大半天,船泊岸了,鐵箱一個一個地卸下到一個碼頭上,由T1至T6排成一列。時間已經是晚上了,碼頭上的燈光不多,我沒法知道這碼頭的實際位置。碼頭後面泊了八輛車子,十幾個糾察隊員站在那邊等待我們的鐵箱被放到碼頭上。

三個拿著機槍的糾察隊員來到我的鐵箱前面,其中一個站在中間,用槍頭指著我,另一個正在解鎖閘門,而最後一個則在門外等待。

「把手舉高,慢慢走出來。」拿槍指著我的糾察隊員說。

我照他的說話去做,走到鐵箱外面。六個鐵箱中的人都在做著同一個動作,舉高雙手,被機槍指著。
T1裡面是一個中等身材的老伯,看起來相當健碩;T2是一個女人,大約三十歲左右吧,身型還蠻好看的;T3是我;T4是嘉莉;T5入面是一個瘦弱的青年;T6而裡面則是一個長髮的戴眼鏡少女。

「叫到你名字的請答『是』。」後面一個拿著文件,明顯是帶頭的糾察隊員說。

「古斯達夫.赫斯」

「是!」T1的老伯答。

「加夫列菈.米斯特拉爾」

「是!」T2的女人回答。

「艾雲.薜丁格」

「是!」我答。

「瑪莉.居禮」

咦?不是應該輪到嘉莉嗎?名字怎麼變了?而且姓氏也不是普朗克?

但是沒有人回答,不論是嘉莉,還是T5和T6的人也沒有回答。

「瑪莉.居禮,在嗎?」

「…是…」嘉莉,不,應該是瑪莉,最後還是回答了。這小渾旦竟然從頭到尾也沒說過真話。

「下一位,占士.查域克」

「是!」T5的瘦弱男生答。

「莉莉.薩克斯」

「是!」T6的眼鏡女生答。

「好,今天來到德普勒服役的新人就你們六位,現在會為你們先上手扣,然後會分發你們到各自的房間去,明天早上開始會有簡報會,下午就會正式開始工作。」帶頭的糾察隊員一邊說,一邊示意其他糾察隊員為我們上手扣。

上完手扣後,糾察隊員示意我們向前走,我回頭看了瑪莉一眼,她也正在看我,雙眼水汪汪的,好像在懇求我原諒的樣子。而我在眼光剛好對上的一剎那後,快速地轉移了目光。
為甚麼瑪莉要說謊呢?我弄不明白。

而更重要的是,這個叫「德普勒」的地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服役設施呢?尼爾老師說我第一步成功了,現在要在「背叛遊戲」中生存下來,那麼我可以假設「德普勒」就是進行背叛遊戲的地方吧,但「背叛遊戲」究竟是甚麼呢?

我被三個糾察員看管著,一個拿著槍從後面指著我,另外兩個站在我的兩旁,他們把我押上了車上,我們六人就這樣被分開六輛車子被運送。

車子大約開了三十分鐘左右,途中糾察隊員們一句話也沒有說,然後車子來到了一個被燈光照得彷如白晝的地方。

這裡被大約三米高的鋼鐵圍牆圍著,牆入面高樓林立,一幢幢白色的高樓,最少也有七層高吧,中間用縱橫交錯的行人通道連結起來,感覺一點也不真實。

我們從圍牆中間的大門進入內部,然後停泊了在一個像是廣場的地方。我被趕下車,走進了其中一幢白色建築物內,在裡面走過了幾條曲折的通道,還有三個要用安全卡解鎖的門口後,我終於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個房間也是純白色的,比鐵箱還要小,天花板上安裝了大量的光管,牆上鑲著一部電視機,電視機上顯示著現在的時間是九時三十分;另一邊是一張單人床,塑膠的材質和單薄的床褥;床邊有一塊貼在牆上的鏡子;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這裡一整層你都可以自由活動,但要在晚上十時前回房間睡覺,洗手間和浴室在走廊的盡頭。如果有特別事情會在電視上通知你。」那個拿槍指著我的糾察隊員一邊解開我的手扣,一邊快速地說完他要說的話。

解開手扣時,另一個糾察隊員粗暴地幫我戴上了一條項圈,然後幾個糾察隊員一起關門離去了。那個項圈厚厚的,感覺裡面藏起了精密的電子儀器,我到床邊的鏡子前察看,項圈上還寫著我的全名「艾雲.薜丁格」。

門沒有上鎖,我隨手就能拉開,門外的走廊通向一個大廳,大廳的牆上掛了一部大電視,大電視前有幾張梳化。大廳中間是一張大餐桌,餐桌旁邊有幾張看起來挺舒服的椅子,另一邊有一部飲品料理機,還有一部相信是送餐用的小型升降機。升降機旁邊是一個控制台,控制台上面的按鈕寫著各式各樣料理名稱,甚至有「炸豬排飯」、「焗秋刀魚」這種超昂貴的肉食料理。
控制台上面有個小顯示屏,顯示著「請選擇料理。」。

我在「芝士雜菜飯」的按鈕按了下去,顯示屏卻出示了「等級不足,請先升級。」的字樣。再按其他按鈕,反應也是一樣。

大廳內有三個人,一個在看電視,另外兩各則各自吃著東西。他們完全漠視我的存在,連正眼也沒看我一眼。

我走到飲品料理機前,上面有著各式各樣的飲品按鈕,我逐個地按下去,果然也是出現「等級不足,請先升級。」的字樣。直到我按下「清水」的按鍵,機器卻突然動了起來,在飲品出口的地方倒了一杯清水給我。

我拿起清水,走到桌子邊坐了下來。在吃東西的兩人連看都沒有看我,他們穿著和我一樣的白色制服,還有戴上了項圈。

我看過去電視那邊,電視上正放著一些類似綜藝節目的東西,但我卻從來沒看過這個頻道。他們好像一直在玩一個卡牌遊戲,但我對綜藝節目興趣不大。

突然,有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好,我叫華納.海森堡,你叫我華納就好了。你是艾雲.薜丁格吧?」一個長得很高大的男子指了指我的項圈,說。

「你好。」我還未回過神來。

「要不要我請你吃點東西?你剛剛來,甚麼也沒吃過吧?」華納說。

「不…不用了…」被瑪莉完全騙倒後,我開始有了點戒心。

「別跟我客氣啦,你的肚子在叫了。」華納走到制台前,按了幾下按鈕。

「多謝。」究竟他為什麼要叫我呢?我想不通,他應該沒法從我身上得到任何好處吧?

「放心,我只是來和你打個招呼,交個朋友罷了。如果你覺得我不可信的話,直接回房間就好了,我不會怪你。」他坐在我旁邊,繼續說:「但你剛剛來到,應該有不少問題想問,我看看我知不知道答案好了。」

他好像看出了我對他有懷疑,這很正常呀,沒可能就這樣相信一個突然來搭訕的陌生人吧,特別是來到了這個地方之前,已經有太多奇怪的事發生了。

我沒作聲,捧起了水杯喝了一大口。

「例如,為什麼大家都沒理會你,但我卻來搭話,這很可疑吧?」華納連續不斷地說:「因為新人的死亡率很高,你大概明天就去坐電椅了,沒人喜歡和將要死的人說話。但是我不同,我很喜歡和別人講話,算是種特殊的興趣吧。」

「等等,你說『新人的死亡率很高』?」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他這句話引起了我的興趣。

「沒錯,新人的死亡率很高,每四個新人,只有一個能在這裡存活超過兩天。」華納手舞足蹈地說。

「那你在這裡多久了?」我問。

這大廳內現在有五個人,即是如果以統計學來說,這裡除了我之外,其他全都是老鳥了?

「大約三個星期吧,放心吧,只要捱過頭幾次,習慣之後就比較簡單了。哈哈!」華納說。

這時候,送餐的升降機的門打開了,入面放著一個盤子,盤子上面有一碗叉燒拉面和一對筷子。華納興奮地走過去把盤子捧過來給我。
我們家每年能分配到的肉都很少,一年能吃兩三次肉也就算很幸運了,想不到現在華納只是輕輕地按一按,就能吃到如此豪華的料理,這裡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吃吧!今次是我請的!如果你明天就要坐上電椅的話,這也是你的最後一餐晚餐了!」華納一邊說,一邊微笑。

我不知道這會不會是陷阱,但是美食當前,我已經想放棄思考了。拿起筷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這比起之前的白色漿糊狀物體實在好吃太多。

「多謝。」我一邊吃,一邊說。

「在你吃的時候我多說一點吧,明天早上你就會去參加說明會,說明會會跟你說明遊戲規則,還有讓你們體驗一下,下午就會開始你的第一場遊戲。」華納的機關槍嘴巴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說著:「第一場遊戲也是新人最難過的一關,因為同一場遊戲內,最多只會有兩名新人。如果只有你一個新人的話,老手們就會聯合起來對付你,那你就沒有任何機會了;只有兩名新人的組別,新人才有機會生還。」

「慢著,遊戲是甚麼?輸了就要坐電椅嗎?」我吞下了一大塊叉燒,說。

「明天說明會你就會知道遊戲是甚麼啦,不用心急。而且說明會也會告訴你輸了的懲罰是甚麼。所以這兩個問題都不重要。」華納稍為停頓了一下,吸了一口氣,說:「重要的是,如果你想活下來的話,記住我這一句:『第三回合決勝負。』」

「第三回合決勝負?」我重覆完後連隨吞下了一大口麵條。

「對,記住這個就好。如果你明天下午能活著回來的話,我們成為朋友吧,好不好?艾雲.薜丁格先生。」華納一邊說,一邊向我鞠躬。

「多謝你的拉面。我一定會活下來的,只是我還沒有完全相信你。」我很誠實地說,我覺得我沒必要說謊,也沒必要在這一刻討好他。

「哈哈,我喜歡你,你千萬不要死哦!」華納說。

我沒有回答他,繼續努力地吃著拉面。

「那你慢慢吃吧!明晚見嘍!真的千萬不要死哦!」華納轉過身去,一邊揮手,一邊回去他自己的房間。

吃完拉面後,我回到房間,仔細地想華納的說話。

他的說話和尼爾老師的口訊不謀而合,要我在「遊戲」中生還過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遊戲輸了的話就會是死刑。亦因為如此,所以這個監獄才如此自由,因為囚犯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思考逃獄,而心思都放在如何從遊戲中取勝,繼而生存下來。

而最簡單取勝的方法,莫過於欺負第一次接觸遊戲的新人,所以除了華納之外,其他人都無視我的存在,他們認為我明天就會代他們被處死刑了。

華納的說話中提過,同一組最多有兩名新人,即是說遊戲不是一對一進行的,而是團體戰或者小組戰。明天不知道我會和甚麼人一起編在同一組呢?會見到和我一起被送過來的幾人嗎?會見到瑪莉嗎?

想到瑪莉,不知道她那白色制服下面究竟有沒有穿內衣呢?

還有加夫列菈.米斯特拉爾,她的身材真的很棒,讓我都不敢正視她。

莉莉.薩克斯也長得很可愛,脫下眼鏡之後一定會讓人神魂顫倒吧!

豈有此理,現在是想這些的時候嗎?

為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我到浴室去淋了一個冷水浴。浴室出面有幾個衣櫃,裡面放著可以不同尺碼的白色制服,衣櫃旁邊是鏡子和洗手盤,上面放著各種梳洗工具。

換了新衣服後,我回到房間就睡了,為了明天的一切,我需要充份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