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內衣偷走的 8000 個組件,讓蘋果變身情報機關般保密防諜

REUTERS/Michaela Rehle

原文刊登於 愛範兒 ,INSIDE 獲授權轉載。

在消費電子領域,新產品的各種資訊被提前洩露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就拿 iPhone 8 來說,離最終現身還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但各種照片和傳聞早已經滿天飛了。

不過,當人們每每對著新鮮出爐的洩露圖津津樂道的時候,蘋果實際上已經為洩露問題煩惱了好幾個世紀。

國外媒體  theOutline 獲得了一份來自蘋果的內部簡報,簡報的主題就是 Stopping Leakers – Keeping Confidential at Apple」,直譯過來就是 阻止洩密者,保護蘋果的機密

在這份簡報中出現的蘋果人士可能並不為大眾所熟知, David Rice 是蘋果的全球安全主管,全球調查主管 Lee Freedman,以及全球安全通訊和培訓團隊的 Jenny Hubbert。對於蘋果來說,這三位的重要性可能不亞於  John IvyIvy 負責設計產品,他們負責保護產品。

如果你想知道蘋果對機密洩露問題有多在意,看看這些人的履歷就知道了, Rice 曾在美國國家安全局工作和美國海軍工作過, Freedman 則曾在美國檢察官辦公室擔任電腦駭客犯罪事務主任,但即使是這樣 有背景 的組合,也難以完全防止蘋果機密的洩露。

胸罩裡的 8000 組零件與金錢的誘惑

蘋果歷史上較為嚴重的一次產品洩露事件,可能要數 2012 年的 iPhone 5 了。當時 iPhone 5 的部分組件突然出現在各大科技媒體,後來經查明這些組件是盜自中國的蘋果代工廠,而後還流入了黑市。

Rice 在簡報中表示, TSA(安全接入審計系統,監控內部人員伺服器操作行為的系統)每天所監控到的人員操作動作的高峰值是 180 萬,而蘋果檢測到僅 40 家中國工廠的人員操作,每天就有 270 多萬次,當蘋果開始生產產品時,這個數字會攀升到 300 萬之多,雖然所有這些人在進入和離開工廠前都要被檢查,但很難說沒有漏網之魚

Rice 看來,這些員工中,大多數人都能做到保密,但是那些渴望得到些機密的人會向員工提供非常大的誘惑。

99.9% 的工人來到蘋果都是因為他們相信在這裡能找到一個好工作,可以賺到錢,賺到錢後能夠做些其他的生意;但也會有人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

很多時候,雖然將機密洩露出去的是這些代工廠的工人,但蘋果難以防範的,是為這些工人提供高價收購蘋果零組件誘惑的黑市買家,他們可能會開出相當於三個月甚至是一年工資的條件,這對於一些工人來說,是難以拒絕的誘惑。

因為根據中國勞工觀察組織的一份報告顯示,目前蘋果代工廠的工人平均每月的收入大約為 450 美元,約合 3071 元人民幣,賣些零組件可能一年的工資就賺到了,這種吸引力對這些工人來說是非常巨大的

對於那些買家來說,最有價值的組件是 iPhone Macbook 的金屬後蓋, Rice 說:

過去曾發生過女性員工將一些零組件藏在胸罩內偷走的事情,而以這種方式被偷走的零組件高達 8000 多個。

Rice 顯然不是把這件事當作一個笑話來講,因為他緊接著說:

這些被偷走的東西不僅僅是一個個零組件,而是我們籌備多時將要發表的新產品。

保密這事庫克比賈伯斯還要在意

在這個蘋果內部簡報中,有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被提及,那就是華強北。那些被盜的蘋果產品組件,很大一部分都流入了華強北。在蘋果的認知裡,華強北是全球最大的電子產品市場,這個市場中的 50 萬人每年就能帶來 200 億美元的收益。

Rice 說, 2013 年也是蘋果 最痛苦 的一年,那一年蘋果發表了新產品線 iPhone 5c,雖然這款產品反應平平,但卻為蘋果的保密工作敲響了警鐘。在 iPhone 5c 即將發表前,有約 19000 個零組件流入了市場,蘋果只能花重金將它們買回來,而在 iPhone 5c 正式開賣前,又有 11000 個零組件被盜流入市場,蘋果又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買回防止它們被洩露。

不過,也正是這次嚴重的洩露,讓當時接過史蒂夫·賈伯斯大旗的提姆·庫克更加重視保密工作。庫克在 2012 年一次技術會議上就曾首次提出要重視產品的保密工作,而在經過 iPhone 5c 的風波後,庫克更是承諾在保密力道上加倍。

庫克對保密工作的重視也確實收到了成效, Rice 在簡報中說:

我們在 2014 年只有 387 個組件被盜, 2015 年則下降到 57 個,而到了 2016 年,在蘋果生產的 6500 萬個裝置外殼中,只有 4 個被盜走,也就是說,這是 1600 萬分之 1 的損失率,已經很不可思議了。

而在賈伯斯時代,雖然蘋果也曾有過類似保密工作的團隊,但由於不夠強硬,當年 iPhone 4 事件,機子被外國媒體 Gizmodo 拆了個精光後,才得以歸還,當時賈伯斯還親自打電話給 Gizmodo 的編輯:

你們這是在掩護犯罪。

在蘋果工作有著 CIA 探員的體驗

對於洩密,庫克認為,這直接損害了蘋果的底線。但 Rice 強調,雖然蘋果遭受了如此多洩密的影響,但公司並沒有因為對保密工作的過度關注而轉化為恐懼。

不過,在整個簡報中,幾位負責人對於保密工作的談話,讓蘋果像極了 CIA(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很多電影中,CIA 的探員都被刻畫成生活與工作嚴重脫節,家人甚至不知道他的真正工作。

在參加公司簡報的人員中,也有公司一些其他部門的員工,其中有些人就認為,他在蘋果的工作和自己的生活已經脫節:

我不能和我的妻子、孩子以及其他家人和朋友談論我的工作,我覺得我的生活正經歷很多的麻煩。

不過 Rice 回答說:

我沒有讓你斷絕那些人際關係的意思,但你知道要如何處理。

此外, Rice 還在簡報中提到,蘋果員工除了要在自己的辦公室內防範洩密的可能,在蘋果總部中還有一些 red zone」,在這些地方是不能隨便交談的。由於擔心公司的機密被意外洩露,一些新員工在加入蘋果後都選擇刪除他們的 Twitter 帳號,高級安全調查員  Jonathan Zdziarsk 在一加入蘋果後,其 Twitter 帳號就被封鎖了。

當然,蘋果對洩露事件的深惡痛絕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過度的洩露和媒體報導會影響眼前產品的銷量。在最近的一次電話財報中,庫克就譴責頻繁的新 iPhone 報導已經對上市未滿一年的 iPhone 產品線造成了影響。

這些不斷出現的關於新 iPhone 的報導或許也是蘋果舉辦這場內部秘密會議的原因,雖然蘋果在保密問題的處理上或許過於謹慎,但 Rice 在最後也說到:

蘋果會給在這裡工作和生活的你非凡的權力。

有意思的是,這份蘋果內部的簡報,也是被洩露出來的。

這篇文章 藏在內衣偷走的 8000 個組件,讓蘋果變身情報機關般保密防諜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