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新衣

古有「國王的新衣」今日「中共的新衣」,現實故事荒誕的程度更勝童話故事。由銅鑼灣「消失的書商」開始,僅僅兩年先後有港人基督徒分別在羅湖橋宣讀零八憲章及計劃傳遞球星簽名卡給劉曉波遺孀,前者被公安以「尋釁滋事罪」帶走,後者更直接被中共駐港「城管」擄走毒打和恐嚇。一地兩檢沒有公眾諮詢下將被強行通過,屆時西九總站劃出超過十萬平方米,實施中共法律,由公安跨境執法,定必把荒誕推向高潮。同時,一國兩制與港人將掉入絕境。

假昏庸真暴君

原著「國王的新衣」的國王只是一個純粹受騙的昏君。然而,港版「國王的新衣」的國王卻是主謀,包括買兇擄走港人和扮演騙子的「裁縫」也是由國王任命蒙騙國民。不論銅鑼灣書店、羅湖橋、砵蘭街港人被消失也有一個共通點,便是涉及習近平為核心統治階層的醜聞甚或罪行。自習近平加強集權和打壓內地維權人士,香港書商貨品因論及習近平私生活也不能幸免。不論羅湖橋或砵蘭街港人被帶走,關注對象是因起草零八憲章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劉曉波,這是中共高層最關注和直接決策的事情。銅鑼灣書商和砵蘭街港人被擄,明顯是有組織和預謀的行動,沒有可能是「強力部門」越權自把自為。

欺世盜名的裁縫

一旦一地兩檢在香港境內西九總站實施內地法津,並由公安執法,現時中共「跨境犯法」勢必變成「境內執法」。不論童話或現實「國王的的新衣」裡不甚聰明的「裁縫」也足以欺騙多數人民。據港大民調顯示分別有 53 % 支持,35 % 反對一地兩檢。童話故事的「裁縫」利用人民的愚昧無知,現實的「裁縫」同時利用市民急功近利的心態,誇大高鐵利潤,隱瞞高成本低效益、斷送司法獨立權和執法權等無窮後患,但求一時瞞騙市民。

沉默的幫兇

故事和現實裡明知「國王的新衣」是假貨,選擇袖手旁觀的人不比為了私利附和權貴的人小。這些旁觀者或為了自保、期望假手於人、一時安逸等不同私利…即使眼見當權者的惡法和暴行仍然默不作聲,對當權者而言,與默許無異。沉默的幫兇還包括以世界警察或文明自居的美國、英、法等大國,香港對比內地最大優勢是法制,足以讓這些國家放心投資。他們心知肚明,今日西九總站實施內地法律先例一開,其他地方淪陷只是時間問題,長遠定必破壞營商環境,但為了眼前與中共貿易的利益關係,選擇向邪惡低頭。

一釘二鳥

林子建計劃傳送球星簽名卡給劉曉波遺孀,慘遭中共毒打和用釘書機在林的雙腿釘上多個「十架」,目的是恐嚇全港市民。林沒有強調以基督徒身份行動,中共卻先發制「基督徒」。除了想打擊林行動的決心,還想打擊民間對抗惡法的基督徒,以及超越個人利益的精神,阻止人民把當權者暴行公諸於世。南韓、台灣的民主運動、印度反抗帝國主義運動,以及世界各地人民的信仰對堅持和推進運動,起了重大作用。中共當然不希望出現類似馬丁路德金或甘地等…政治領袖帶領運動。因此,劉曉波等義士和國內的基督徒才遭中共毒手。從國內拆十字架,以致送港人「十字架」正是中共一貫作風。短期內基督徒應到林子建遇襲的砵蘭街,為中港兩地的民主和人權舉行祈禱會,並收集市民簽名向美斯致謝,以示不向強權低頭的精神和決心。

堅守小伙子的心

現實世界表揚童話故事裡小伙子揭穿謊言,最後喚醒人民和國王的人多,但實踐的人少。好明顯中共迫害劉曉波等維權人士,是當權者最不想人提的罪行,也是中共得不到國際社會真正尊重的主因。由於中共無心改過,唯有把指出中共暴行的人消失,以為便可以掩飾罪行。公民社會應把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得奬日定為「劉曉波日」,並在香港各個關口和日後西九總站,派發零八憲章和「我沒有敵人」,中共強行把愈多香港地方劃為內地關口,我們便在更多地方傳承憲政精神。愈黑暗的日子,愈要赤子之心,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