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三週年——一起舉傘一起鳩撐

讀者匿名提供

 

又到928,又一篇年經,「928黃遮黃絲帶」已經被販民主派鑄成另一隻替牠們的仕途議席主義續命的聖牛,呢幾年嚟,每次我見到販民卵翼人士於室內開會扑咪做Show時不忘一人一把黃遮,我就火遮眼——屌你老母,把一件跟貴寶號完全無關(甚至扯後腿)的抗爭行動玩膠玩到當成私產,政工作者當真面皮薄稀來一點都自慚形穢切腹自盡。

室內冇風冇雨更冇催淚彈胡椒噴霧,你班政工作者開乜撚嘢遮啫?

三年前那場928是一場港共政權和人民輪流出銃的笑片:

港共甘於充當中共831決定的走狗,2011年政退方案之中什麼「17年可以普選特首,20年可以立會全直選」,噢,so99y,原來冇人提,已經唔存在,什麼雨散運動公民抗命,全是831決定副產品,沒有梁匪振英政府火上澆油,那來928那個下午幾十萬人義憤填膺?

香港人卻是捉到鹿唔曉脫角,不趁聲勢浩大兼血肉之軀硬食催淚彈道德高地巔峰時以跟港共立城下之約,之後大家七十幾日瞓街都白瞓了,當然,所謂擁有公權力和媒體力量嘅販民主派割蓆和扯抗爭行動後腿,共匪對之亦應記一功。

整件事已經蓋棺定論,勝者為王,歷史不嬲由贏家亂填,黃絲帶佔鐘呢班人係敗寇係動亂份子係雞係公廁,其實不必政權刻意歪曲事實,你看看各塊舔共媒體和專頁的 Like數,還有街頭巷尾市井愚民到底怎看「928」,一葉點只知秋,黃絲+販民=攪攪震+影響繁榮穩定+害港之星,才是所謂沈默大多數人的真·主流意見。

整個社會上下無力感習得——8964北京天安門屠殺後,當年中國的真心知識份子為理想為國為民的下場,不是死於非命,永陷冤獄,就是流亡海外,永續亡國中陰身,那些餘下的沈默絕大多數從此不再也不敢講救國理想,全民加入拜金教,唯利是圖,道德淪喪,世風秒下 ,之後那個令人嘔心的終囯,已經是常識和歷史。

傘後香港,受夠販民+獻世派愚弄的人都知道問題在那裏,解藥是什麼,但更清楚一旦繼續按照這個社會默認所謂的秩序和規則去玩,我們不單徒勞無功,而且會愈戰愈輸得慘,多少人假遮打革命後對整個爛透的社會失望透徹,從此輕則遠離港事,遠則移民遠走彼邦,重則索性放棄原則專心搵共匪富貴,看看近年年輕人投考黑警人數屢創新高,還有那些前學民前社渾小子賣力地為林鄭助吮就知道。

社會中的不公義和荒謬已經多到滿瀉,就算對香港尚未死心之人,面對排山倒海滅港陽謀亦頓感無力,唔郁,係等死,郁,係更快死,大量終囯殖民、貧富更懸更殊、三權合作、黑警更黑、社會賢達不賢不達兼加速賣港、貪官污吏官渣吏滓瘋狂犯法卻不死身、特首繼續被殖民主欽點、中共釋法金手指放題、參選人和民選議員被屈機DQ ⋯⋯ 以上種種全是生而為港人的嘆息之牆,一年來近百學生自殺、中下階層無立錐之地、權貴捩橫折曲無日無之,這種心有餘而力虛空的病態心靈,就是把義士們曾經的救港熱誠拖進蟲洞的天安門病。

更別提仍在抱殘守缺自欺欺人的販民卵翼,由司徒華三十年前樹立的唯一道德圖騰——民主回歸中共論,已隨831決定徹底破產,但他們還是繼續吹噓這個哀求中共恩賜民主的癡線瘋夢,這批佔盡三十年政界便宜的政治綜援戶,混不下去的就當自宮代言人,繼續胡混吃子害子的就含血噴人,不是販民契弟的抗爭者就扣鬼帽子,當販民契弟的就只能當一粒左膠,販賣偽道學麻痺同代青年,整條販民生態鏈根本就是舔共獻世派的一體兩面,沒有中共安排的紅白臉崗位,他們什麼都不是。

黃絲們,別再誇誇其談什麼「公民覺醒」「我要真普選」了,覺醒了的人才不屑陪你們繼續發虛假的跪求民主夢;至於真普選三隻字更是笑到我把口潰瘍,販民卵翼幾個月前才瞓身支持堅定不移支持中共831決定的曾俊華參吮,哪來有篩選的真普選?

香港不切割共產終囯殖民統治,給你一起舉傘舉到2046,也只是建設民主終囯的下場。至於928香港國殤給那些傻癡癡的黃絲白事當紅事辦,在下除了直豎中指,冇乜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