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最令我最難忘的一幕,不在九二八,而在九二九

藍皓 攝

 

雨傘革命最令我最難忘的一幕,不在九二八,而在九二九。

如果大家記憶力仍好,應該記得九二八是星期日。

九二八放完催淚彈,晚上都在演藝附近,當時的大聲公不停有人宣佈飯民呼籲罷工罷市,每次大聲公說完,都有人呼叫和應叫好。當香港已經去到這個位,香港人真的要選擇自己的前路,罷工其實是應有之義。香港只要威一次,自主的苗就會種下,大家的命運就會改變。

但當然,作為一個對人性已沒有半絲懸念的社會派推理小說作者,犬儒的自己已知道,香港人已作出了他們的「抉擇」。

佔領區域由金鐘擴至旺角、銅鑼灣,九二九早晨披著疲累的身體到達旺角佔領區,是佔旺區的第一個早晨。我到達時應該是八點多吧。匯豐總行門外被截停的巴士仍在,朋友都說要去「捉鬼」,就是監察那些不停挑釁旁人的古域人士。我和妻子沒有膽量,只敢在匯豐門外的彌敦道靜坐。我最難忘的,竟然就是這一幕。

位處彌敦道,那處又有匯豐銀行,旁邊又有大量的辦公室,這個位應該是旺角最多人的位置吧。星期一早上八點半,聲勢最浩大的,不是初興未艾的佔旺人士,也不是仍未有藍絲稱號、不停在旁邊咒罵「讀屎片」的大叔阿嬸,而是趕上班的人潮。

有討厭政治的中層西裝友和套裝女士低著頭,不與我們直視,假裝看不到眼前的佔領事實,恍惚一切都與我何干,直行直過,以準時趕到辦公室為之要緊。有時我回想,我寧願他們出聲屌佔領人士阻礙上班,也好過對眼前的事視而不見。你敢屌,最少證明你們是一個人,心靈未至於冷漠到對身邊的所有事物沒有感覺。

也有極少部份心窩沒有這麼封閉的 OL ,會對住佔領的人群豎起手指公,或者叫一聲「加油呀」之類的。

我旁邊有個素未謀面的女子,每次有人對著佔領人士說加油,都大喊「只說加油沒用的,一起罷工加入我們壯大力量對爭取民主才有作用」。此女子喊完,原來在旁叫加油的 OL ,表情遽變,又變成與其他不理眼前事實只埋頭返工的大多數。

這就真的是香港人的命運自主了。大部份人扮演無論眼前發生甚麼事都要準時返工的角色,當然這亦選擇了香港人全體的命運。不要再說甚麼鳩坐沒有作用了,絕大部份人只要鳩坐是在星期一至五九點至五點,是連去都不會去。我們沒有改變的勇氣,亦有太多由資本家加於我們身上的責任。我想,如果訪問一下為甚麼撐佔領的人士仍會選擇上班,他們會有幾乎千篇一律的說辭,例如罷工會被裁,裁了就沒錢交租供樓讓子女上補習班之類之類。

香港人對工作非常盡責,值得欣賞。但勞工的權益,卻就在官商勾結和工賊欺騙之下,變成不存在的空中樓閣。看看敢去罷工的一群國泰航空員工,他們的尊嚴就是這樣的爭取過來。每天準時返工放工,時常怕會被裁,被不同的枷鎖緊緊困著,成為金錢的奴隸,難道這就是「活出尊榮」,有尊嚴地生活?

今天六月一日,我們回歸了「正常生活」已經過了半年。每天早上上班擠在地鐵車廂,人與人之間不揪不睬,只埋首眼前的智能電話,都在在提醒我在九二九的那個清晨。香港人命運已定,一切已再難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