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羅夫斯克怪遇記——與陌生人同住hostel 雙人房?

 

哈巴羅夫斯克在海參崴北面,但有點遠,坐火車要12小時。火車就是大陸的那種臥舖車,上中下三層。我睡最上層,下面是一群俄羅斯大媽,完全不能溝通,只能指手畫腳,嘻嘻哈哈,她們亦跟著嘻嘻哈哈。

因單人床賣光了,所以這次在Hostel訂的是雙人房,於是很好奇同房的是甚麼人,而一開門,答案便揭曉了,是個很多鬍子的中年俄漢。俄漢不會英文,於是down了個翻譯app,勉強聊了幾句,他便不耐煩了,跑去洗澡。只知道他是開的士的,不知為什麼要住一晚,明天一早就走。

我就整理一下東西。過了一會兒,突然間,他竟打開浴室門,赤條條跳了出來。我一驚非小,愕然望著一絲不掛的他,只見他在笑,而正好電視在播一Punk Rock MV,他竟跟著節奏在跳!事出突然,我也不知所措,只好望望電視,然後又望望他,跟他Yo了一下。還好,他跳了一會兒就回去了。我一頭霧水,又是驚訝,又有點害怕,心想,大概俄國男人是比較熱情奔放吧。

過一陣子,他穿了衣服出來,就開始弄冷氣機,不知他是冷還是熱,氣溫調高又調低,最後把窗戶打開了,西伯利亞的寒風吹進來,冷得嚇人!我有點詫異,但再想想,又不知道詫異在哪裡,人家覺得熱,打開窗戶吹吹風,也不算犯法吧?好吧,我也不管了,你喜歡吹風就吹吧,我去洗澡。哪知道,可怕的事發生了。打開馬桶,只見密密麻麻的擠著一堆用過的針筒,顯然是想用水冲走,但被卡住了。

OH NO!原來如此!一下子心中轉過了幾十個念頭:這顯然是個俄羅斯道友,萬一他突然毒癮發作,會不會發瘋?發瘋了,我能擋住嗎?不,如果他是同性戀,那要怎麼辦?他看起來力氣很大……不,不,剛才他鬼鬼聳聳地往窗外偷望,難道是個逃亡中的殺人犯?俄羅斯罪案率一直很高……怪不得一直不對勁……他的外套裡面漲漲的,難道藏有手槍?OH,我又不會俄文,報警也有理說不清,這要怎麼辦?

但驚慌是不能解決問題,當下洗洗臉,冷靜下來,立刻計議已定:我的床較接近門口,大概只有兩三米距離,一個箭步就到了,等一下我不鎖門,有甚麼事馬上奪門而出,我跑步還蠻快的……就算他想拔槍射我,手槍藏在外套,他肯定不夠我快……

之後我一直避免跟他有眼神接觸,他一時玩手機,一時在哼歌,沒多久倒頭便睡。我哪裡敢睡,一直打起精神,秘密裝睡,實則眼睛半開合,一有甚麼風吹草動,隨時準備拔腿而逃。但可惜,舟車勞頓下,熬了一兩個小時,最後還是抵不住睡魔,眼皮掉了下來。

一醒來,頓感不妙,先罵一句:真大意!竟然睡著了!慌忙摸摸脖子,還在!再抽抽褲子,還穿著!再看看錢包,還在!再望望他的床,只見一堆凌亂的被鋪,掉到地下的枕頭,還有旁邊那半開掩的窗戶,哪裡還有人?

西伯利亞的寒風又湧進來了。

我到底做了些甚麼……